動物農莊 動物農莊 评价人数不足

极其优秀的译本

linm
2018-03-26 看过

此版本为好读出版,李宗远翻译,相比台版麦田出版更为优秀,若与国内出版的那十来个版本相比较,无论是语感亦或意境,那真是天壤之别。。。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比是一个小学生和一个大学生在比翻译。。。 本版特别的地方不仅在于翻译优秀,且有针对性的对一些寓意词汇作了特别注释,更不用说在文末添加了当初奥威尔被拒绝出版所做的序,堪称完美!~ 以下截取开头部分的翻译,大家可以做个比较,我想更有说服力些: 原版: Mr. Jones, of the Manor Farm, had locked the hen-houses for the night, but was too drunk to remember to shut the popholes. With the ring of light from his lantern dancing from side to side, he lurched across the yard, kicked off his boots at the back door, drew himself a last glass of beer from the barrel in the scullery, and made his way up to bed, where Mrs. Jones was already snoring. As soon as the light in the bedroom went out there was a stirring and a fluttering all through the farm building. Word had gone round during the day that old Major, the prize Middle White boar, had had a strange dream on the previous night and wished to communicate it to the other animals. It had been agreed that they should all meet in the big barn as soon as Mr Jones was safely out of the way. Old Major (so he was always called, though the name under which he had been exhibited was Willingdon Beauty) was so highly regarded on the farm that everyone was quite ready to lose an hour’s sleep in order to hear what he had to say. 此台版【好读出版-动物农庄-李宗远翻译】 天就要黑了,梅诺农庄的琼斯先生把鸡舍的门一一锁好,却醉醺醺地忘了关上方便鸡群进出的小洞。他提着灯,步履蹒跚地穿过农庄,环状的光影如跳舞般不停摆荡。走到屋子后门时,他双脚一踢,顺势甩掉靴子,接着再从贮藏室的桶子帮自己倒了最后一杯啤酒,然后准备上床睡觉;此时,琼斯太太早已睡熟,还开始打呼了。 待卧室的灯光一熄灭,农庄里其他棚舍的气氛随即变得鼓噪激动。白天时,消息已经传开,大家称之为梅杰老爷的一头获奖名猪,前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想和其他动物分享。大伙皆有共识,一旦确认琼斯先生入睡,就立刻到大谷仓聚会。梅杰老爷在农庄里地位崇高,因此动物们都不惜牺牲一个钟头的睡眠只为听听他想说些什么;对了,尽管大家都尊称他梅杰老爷,但其实过去参加展览会时,他曾经以“威灵顿美人”这般女性化的名字大出风头哩。 另一个台版【麦田出版-动物农庄-陈枻樵翻译】 天色已晚,曼诺农庄的主人琼斯先生锁了鸡舍大门,却醉得忘记关上给鸡走的小洞。他踉踉跄跄地走过院子,手中的提灯闪耀着一圈光环,晃来晃去就像在跳舞。琼斯先生在后门口甩掉脚上的靴子,又从贮物室的酒桶里装了最后一杯啤酒,喝了才上床。此时,床上的琼斯太太早已鼾声大作。 卧室的灯一熄灭,农庄内的仓舍旋即一阵骚动。得过中等白猪奖的老少校前一晚做了个怪梦,他想与其他动物分享梦境内容。白天消息便已传开,大家一致同意在确定琼斯先生离开后于大谷仓集合。动物们口中的老少校,当初出展时其实被取名为“威灵顿美豚”。他在农庄里德高望重,大家都很愿意牺牲一小时睡眠时间来听他讲话。 --------------------------------------------------------------------------------------------------------------------------- 以下都是国内出版社出品 【译林出版社-动物农场-孙仲旭翻译】 这天晚上,曼纳农场的琼斯先生锁好了鸡舍,可是醉得忘了把鸡舍上的小洞也堵上。他脚步踉跄地走过院子,手里提灯的光圈晃来晃去。在后门处,他踢掉靴子,从洗碗间的啤酒桶里倒了最后一杯酒喝,然后摸到床边。床上的琼斯太太已经打起了呼噜。 卧室里刚一灭灯,农场的棚圈里便一片忙乱。白天已经传开话,说是老少校——即那头得过“中等白鬃”奖的公猪——在前一天晚上做了个奇怪的梦,想跟别的动物讲一讲。大家同意一等到琼斯先生不再碍事,就全到大谷仓里碰头。老少校(大家一直这样称呼他,不过他被送展时的名字叫“威灵顿美物”)在农场里德高望重,大家都很愿意少睡一个钟头,来听听他有什么话要说。 【上海译文出版社-动物农场-荣如德翻译】 庄园农场的琼斯先生,过夜前倒是把鸡舍一一上了锁,可实在因为酒喝得太多,还有好些旁门小洞却忘了关上。他打着趔趄走过院子,手里提的一盏灯的环状光影也跟着晃来荡去。一进后门,赶紧甩腿踢掉脚上的靴子,先从洗碗间的啤酒桶里汲取了这天的最后一杯,然后往琼斯太太已经在那儿打呼噜的床上走去。 卧室里的灯光刚一熄灭,一阵轻微的响动顿时席卷农场里所有的圈棚厩舍。日间就已有所传闻,说是老少校——也就是那头曾经获奖的公猪——头天夜里做了个奇怪的梦,想要讲给别的动物听听。此前已经约定,但等拿得琼斯先生不会来搅局了,所有的动物马上到大谷仓集合。老少校(大伙一直都这么叫他,虽然昔年他参展时的报名是维林敦帅哥)在农场里真可谓德高望重,每一只动物都不惜少睡个把小时,十分乐意来听听他要讲些什么。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动物农场双语版-傅惟慈翻译】 庄园农场的琼斯先生锁好几间鸡棚准备过夜,只是这一天他喝得烂醉,竟忘记关上那几扇小门了。他东倒西歪地走过院子,手中一盏提灯的光圈也随着摇摇晃晃。走进后门,他把靴子甩掉,又从放在洗碗间的酒桶里给自己倒了这一天的最后一杯啤酒,就爬上床去。这时琼斯太太早已在那儿打呼噜了。 琼斯先生寝室里的灯光一灭,农场里各个厩棚就响起一阵骚动和嘈杂的声响。白天的时候,消息早已传开,老少校——就是那头得过奖的灰白色大公猪——头天晚上做了一个怪梦,打算把它说给农场里所有的动物听。大家已经合计好,只等琼斯先生走开,不会再被他撞见之后,他们就在大谷仓聚齐。老少校——大家都这么叫他,虽然当年他参加展赛时用的名字是“威灵顿之花”——在农场里声望极高,所以每个动物都甘愿牺牲一小时睡眠,听听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上海文艺出版社-企鹅经典-动物农庄-李美华翻译】 天黑了,马诺尔农庄的琼斯先生给鸡棚上了锁。但他喝多了,忘了把里面的小门给关上。他提着马灯,跌跌撞撞地走过院子,马灯的光也跟着晃来晃去。在后门边,他把靴子踢掉,到洗碗间从啤酒桶里给自己倒了最后一杯啤酒,然后朝床铺走去。床上,琼斯太太已经鼾声如雷了。 卧室的灯一关,农庄里所有的窝棚就一阵骚动,还有拍动翅膀的声音。还在白天的时候,消息就已经传开了,说得过“中等白毛猪”奖的公猪——老梅杰,前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怪梦,想把这个梦告诉其他动物。大家一致同意,一等琼斯先生不碍手碍脚,动物们都平安无事之后,就都在大牲口棚集中。老梅杰(大家都这么叫他,虽然他参加展览时的名字时威林顿帅猪)在农庄德高望重,大家都愿意少睡一个小时,来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上海译文出版社-动物农场-陈超翻译】 曼纳农场的琼斯先生在睡觉前关上了鸡棚的门,但他喝得酩酊大醉,忘了关上给鸡走的小洞。他踉踉跄跄地走过院子,手里的灯笼泛出的光圈晃个不停。来到后门那里他踢掉脚上的靴子,从碗碟洗涤间的木桶里倒了最后一杯啤酒,一口喝下去,然后跌跌撞撞地上床睡觉。琼斯夫人早已酣然入睡。 卧室里的灯一灭,整个农场开始喧闹起来。白天的时候消息已经传开了:曾获得“中等体格白猪大奖”的老少校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希望将梦的内容讲述给其他动物听。大家一致决定,等琼斯先生不在,情况安全的时候,就到大谷仓里集合。老少校(大家都这么叫他,虽然他参加展出时的名字叫“英俊的威灵顿”)在农场里地位很高,大家都愿意放弃一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听他讲话。 【天津人民出版社-动物农场-李继宏翻译】 这天晚上,里甲农场的琼斯先生锁上了鸡舍,但他醉得太厉害,竟然忘记关好畜栏的门。跟随着不停晃来晃去的提灯光圈,他跌跌撞撞地穿过院子,在后门甩脱他的短靴,又从洗碗间里的木桶舀起最后一杯啤酒喝掉,接着爬上床铺,琼斯太太正在上面睡得呼呼响。 卧室的灯光熄灭之后,农场各处建筑的动物立刻行动起来。白天时消息早已传开,说是老少校,那头得过奖的中白猪,昨晚做了个奇怪的梦,想要说给其他动物听。他们约好等琼斯先生彻底走开,就立刻在大谷仓召开全体会议。老少校(大家都这么称呼他,不过当年参加展览时,他的名字是“威灵顿之美”)在农场的声望十分崇高,所以大家非常愿意损失一个小时的睡眠,来听听他要说些什么。 【译林出版社-动物庄园-隗静秋翻译】 故事发生在曼纳庄园里。这天晚上,庄园的主人琼斯先生虽然已经锁好了鸡棚,但是由于他喝得酩酊大醉,竟忘了关上里面的那些小门。他提着马灯摇摇晃晃地穿过院子,马灯发出的光也随着一直不停地摇曳。到了后门,他踢脱了两只靴子,又从洗碗间的酒桶里倒出最后一杯啤酒,咕嘟咕嘟地喝了个精光,然后这才躺到床上。此时,床上的琼斯夫人已是鼾声如雷了。 等到卧室里的灯光一熄灭,一阵扑腾腾的声音马上席卷整个庄园。有一件事,还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在庄园中四处流传了:说是老少校,也就是那头得过“中等白鬃毛”奖的公猪,在前一天夜里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想要讲述给别的动物听。当时,大家已经商定,一旦琼斯先生完全不会再来打扰,所有的动物就立即都到大谷仓内集合。老少校(大家一致这么称呼他,尽管当年他参加展览时用的是“威灵顿帅哥”这个名字)在庄园里一直德高望重,所以每一只动物都十分乐意牺牲一小时的睡眠时间,来聆听他准备讲的事情。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动物农场-姜希颖翻译】 庄园农场的琼斯先生锁好了鸡棚准备过夜,可他喝得太多了,竟然忘了关那几扇小门。他步履蹒跚地穿过院子,手中的灯笼泛出的光圈也随着他左右摇摆,他走到后门口,蹬掉靴子,从碗碟间的酒桶里倒了一杯啤酒,算是这一天的最后一杯,之后他便爬上床去,琼斯太太早已在那儿呼噜了。 卧室的灯一灭,农场的各个厩棚里就活跃起来。白天的时候消息就传开了,说老少校——那头得了奖的中型白色公猪——前晚做了个奇怪的梦,想要和其他动物们交流一下。大伙儿合计好,等琼斯先生离开、大伙儿都安全以后,就到大谷仓集合。老少校(大伙儿都这么叫他,虽然当初他参展的时候用的名字是“威林登美人”)在农场里声望很高,动物们都宁愿少睡一个小时,也要来听听他想要说什么。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動物農莊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