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遣队”的罪与罚

赵客
2018-03-26 15:20:14

文/赵客

奥斯维辛,这个二战前名不见经传的波兰小镇,如今被提到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沉重的气息。历史留下的伤痛与记忆,经过了几十年时间的冲刷,仍然刺目锥心。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中被屠杀的人以百万记,而幸存者却不足千分之一。这些幸存者中,能以笔墨记录当时的残酷情景的人虽然寥寥无几,但终究还是流传了下来,让世人得以一窥。

这本薄薄的《逃离奥斯威辛》正文部分不足200页,读来却不易。每读一章都觉得心情无比压抑,无法再连续读下去。匈牙利人米克罗斯·尼兹利医生是幸运的,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经历无法忍受的饥饿、人格的毁灭、繁重的劳动、让人绝望的病痛等等折磨,而是在踏入奥斯威辛之后立刻成为“特遣队”中的一员。

特遣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们被党卫军从集中营中挑选出来,在纳粹的胁迫下合作。另一幸存者意大利化学家普里莫·莱维曾经在他的书《被淹没和被拯救的》中提及:

他们的任务是在……要被送进毒气室的囚犯中维持秩序;从毒气室运出尸体;拔掉尸体的金牙,剃掉囚犯头发,整理和归类衣服、鞋子和行李箱里的东西;把尸
...
显示全文

文/赵客

奥斯维辛,这个二战前名不见经传的波兰小镇,如今被提到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沉重的气息。历史留下的伤痛与记忆,经过了几十年时间的冲刷,仍然刺目锥心。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中被屠杀的人以百万记,而幸存者却不足千分之一。这些幸存者中,能以笔墨记录当时的残酷情景的人虽然寥寥无几,但终究还是流传了下来,让世人得以一窥。

这本薄薄的《逃离奥斯威辛》正文部分不足200页,读来却不易。每读一章都觉得心情无比压抑,无法再连续读下去。匈牙利人米克罗斯·尼兹利医生是幸运的,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经历无法忍受的饥饿、人格的毁灭、繁重的劳动、让人绝望的病痛等等折磨,而是在踏入奥斯威辛之后立刻成为“特遣队”中的一员。

特遣队”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们被党卫军从集中营中挑选出来,在纳粹的胁迫下合作。另一幸存者意大利化学家普里莫·莱维曾经在他的书《被淹没和被拯救的》中提及:

他们的任务是在……要被送进毒气室的囚犯中维持秩序;从毒气室运出尸体;拔掉尸体的金牙,剃掉囚犯头发,整理和归类衣服、鞋子和行李箱里的东西;把尸体送进焚尸炉,并监视炉体的运转,提取和清理骨灰。

同时特遣队也会得到相应的特权,他们衣食无忧,甚至可以和党卫军们踢足球。但是他们的特权有效时限很短,只有四个月。四个月后,他们面临的是和其他集中营囚犯一样的命运——死亡。所以在被挑选之初,他们就已经是活死人了,而他们成为特遣队员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将自己的前任送入焚烧炉。

在这种状态下,很难说特遣队员们是幸运还是不幸,虽然他们免除了身体上的痛苦,但却又遭受着精神上的折磨。有的人浑浑噩噩,有的人徘徊在疯狂的边缘,有的人专注于自己的专业,也有的人尽力去帮助集中营其他的人。尼兹利医生的精神很强大,虽然不得不常常解剖那些不幸遇害的双胞胎,以完成纳粹医生门格勒的研究,但他的求生欲望战胜了内心的痛苦。

后人常常质疑特遣队的道德和伦理,他们是否是纳粹刽子手的帮凶?为什么他们不反抗?不站在他们的角度大约很难想象他们的选择,就如现在的德国人同样样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的祖先曾经那样的残忍毫无人性。长期被歧视、被压迫、被剥削的他们,一进入集中营就被抹去姓名只剩代号的他们,手无寸铁只要反抗就会立即被灭绝的他们。扪心自问,假设我们处在他们的位置,会有不同的选择吗?

我们都是凡人,都有自己的弱点,集中营里的党卫军和特遣队也一样。冷酷无情如门格勒医生偶尔还会显出一丝人性,为尼兹利医生开绿灯让他寻找妻女;被尼兹利医生救治过的党卫军也会对他报以一丝感激之心。那么作为囚犯的“特遣队”就必须是救世主,必须完美无瑕毫无恶意吗?

尼兹利医生战后再没有拿过手术刀,大约他永远也无法忘记作为集中营法医的回忆:那些前一天还和他聊过天,第二天就躺在解剖台上的人。如果说特遣队员们真的犯了罪,那么他们也已受到了惩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逃离奥斯维辛的更多书评

推荐逃离奥斯维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