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幸免 无人幸免 7.5分

《纽约时报》书评:一部将战争报道和反乌托邦题材巧妙结合的佳作

Liang
2018-03-26 15:03:39
奥马尔•阿卡德的小说处女作《无人幸免》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混搭组合,它将不遗余力的战争报道与一种新兴的情节要素结合在一起,读者如果熟悉近日流行的青少年题材反乌托邦系列作品《饥饿游戏》及《分歧者》,那么对这类情节想必不会陌生。凭借这些相去甚远的素材,阿卡德出人意料地创作出一部强有力的小说,就像科马克•麦卡锡在《路》(The Road)中搭建的末日世界,令人无法忘怀……一部将战争报道和反乌托邦题材巧妙结合的佳作。此外,他还对国内重大事件给一个美国家庭带来的负面影响进行了震撼人心的审视,恰如菲利普•罗斯在《反美阴谋》(2004)中所做的那样。

在这本设置于二十一世纪末、二十二世纪初的小说中,阿卡德讲述了第二次美国内战中南北双方斗争的始末,并揭示了其灾难性的后果。故事对当今美国政治生活中已然难以弥合的党派分歧作了推演,思考了这些愈演愈烈的分野终将走向何方。故事描绘了日益加剧的气候变化可能导致的后果,并探讨了一个分裂的美国可能对世界产生哪些显而易见的影响。故事还设想了假如今日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中那些可怕的情形——无人机轰炸、酷刑、人肉炸弹袭击——出现在美国本土,将会发生什么。
  


...
显示全文
奥马尔•阿卡德的小说处女作《无人幸免》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混搭组合,它将不遗余力的战争报道与一种新兴的情节要素结合在一起,读者如果熟悉近日流行的青少年题材反乌托邦系列作品《饥饿游戏》及《分歧者》,那么对这类情节想必不会陌生。凭借这些相去甚远的素材,阿卡德出人意料地创作出一部强有力的小说,就像科马克•麦卡锡在《路》(The Road)中搭建的末日世界,令人无法忘怀……一部将战争报道和反乌托邦题材巧妙结合的佳作。此外,他还对国内重大事件给一个美国家庭带来的负面影响进行了震撼人心的审视,恰如菲利普•罗斯在《反美阴谋》(2004)中所做的那样。

在这本设置于二十一世纪末、二十二世纪初的小说中,阿卡德讲述了第二次美国内战中南北双方斗争的始末,并揭示了其灾难性的后果。故事对当今美国政治生活中已然难以弥合的党派分歧作了推演,思考了这些愈演愈烈的分野终将走向何方。故事描绘了日益加剧的气候变化可能导致的后果,并探讨了一个分裂的美国可能对世界产生哪些显而易见的影响。故事还设想了假如今日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中那些可怕的情形——无人机轰炸、酷刑、人肉炸弹袭击——出现在美国本土,将会发生什么。
        
阿卡德——出生于开罗,成长于卡塔尔多哈长大,随后移居加拿大——曾在《环球邮报》工作,报道过阿富汗战、关塔那摩湾军事审判、以及阿拉伯之春。他对美国反恐战争十分熟悉,这在各个层面上丰富了这部小说,譬如,他不仅对一位主要人物遭受的酷刑进行了令人心碎的描写,而且深知平民为战争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在战争中,这些平民往往会骤然发现自己的家园已经沦为战区,或者被迫进入难民营,变得前途渺茫。
        
《无人幸免》的确存在瑕疵——比如有些夸张的对话,再如一些读来生硬且枝蔓旁出的情节点——但阿卡德却对其笔下角色所生活的世界进行了如此巧妙的想象,在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如此令人难以抗拒的热情,让读者很容易感觉瑕不掩瑜。
        
他在运用细节——其中许多似乎都来自他的记者生涯——方面表现得信心十足,为自己虚构的未来世界赋予了一种令人惊惧的真实。他在写作中大胆而勇于尝试,以一种学院式的手法(利用虚构的新闻剪报、口述历史片段、回忆录、政府文件等)记录了引发美国第二次内战的一系列事件及其发展。

这些事件包括:围绕化石燃料使用的争端不断升级;2073年美国总统遭分离主义人弹刺杀身亡;骇人听闻的无人机空袭、屠杀和游击暴力事件加剧了双方的仇恨;以及,在2095年,正当战争即将以一场再统一庆典收场之际,一位南方恐怖分子释放了一种生物制剂,致使全国陷入一场长达十年的瘟疫,死亡人数达1.1亿。
        
处于《无人幸免》中心的切斯特纳特一家曾在洪水肆虐的路易斯安那州过着平静的生活。小说开篇时,双胞胎姐妹萨拉特和达娜都是六岁;她们的哥哥西蒙九岁。在父亲死于一次人肉炸弹袭击之后,孩子们及其母亲马丁娜流落到佩兴斯营——那是田纳西州边境附近一座专为难民设立的“大型帐篷贫民窟”。他们将在此渡过六年多的时光。
        
尽管《无人幸免》部分内容的叙述者是本杰明•切斯特纳特——西蒙的儿子,奇迹般地逃过了那场瘟疫,但故事主要围绕本杰明的姑妈萨拉特展开。在开头部分,她与几位著名的青少年文学女主人公可谓如出一辙。与《饥饿游戏》中的凯妮丝和《分歧者》中的特里斯一样,她是一个脾气火爆、特立独行的女孩,在她生活的反乌托邦世界中受种种严酷的条件所迫,不得不将自己变成一名战士。她具有反抗精神,足智多谋,甘愿为保护自己所爱的人献出生命。
        
然而,随着故事的发展,萨拉特却在一位学识渊博的男人引诱下走向了阴暗面,这位阿尔伯特•盖恩斯出现在难民营,向她讲述自己在南方各地游历的见闻,宣称这些地方遭到了北方人及其无人机的“血洗”,并表示他在寻找“一些与众不同的人——这样的人一旦有了机会、并得到了必要的工具,就能挺身而出,代表那些不能上战场的同胞奋起直面敌人。”
        
盖恩斯成了萨拉特的老师。他带来书籍供她阅读,教她自然常识,并向她描述在气候变化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之前,世界曾是何种面貌。他向她灌输关于南方的神话——她并不在乎其中有多少真实、多少臆想;“她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同时,他还利用了她的悲伤与愤怒——在她亲历战争灾难、逐一失去亲人的过程中,这种愤怒将不断累积。
        
读者很早就能识破盖恩斯招募萨拉特的目的——实际上,阿卡德在小说中像撒面包屑一样设置了一系列线索,他追踪了萨拉特在经历了佩兴斯营那场令人毛骨悚然的大屠杀之后所作的日益凶险的远行。通过刻画萨拉特的心路历程——以及她被迫作出的可怕选择——阿卡德创作的这部小说不仅展现了暴力给一个女人及其家庭带来的惨痛影响,并且为战争给平民带来的毁灭性后果提供了一则令人担忧的预言。

《纽约时报》书评
文/角谷美智子
2017年3月27日
翻译:齐彦婧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无人幸免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人幸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