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之四季 山之四季 7.9分

走在岩手的山中

一湖海蓝
2018-03-26 13:46:46

图片来源本书

我对于这种描述在大山里,峡谷里,森林里,海边生活的书没有什么抵抗力。

着迷过《瓦尔登湖》《科德角生活的一年》,连《起风了》也被我当作这类书来珍藏。节子死后,男主人公一个人住在山村的小屋里。他回想和节子相爱相识,在病重之际仍然下定决心结婚的点滴,心中涌起痛,甜蜜和辛酸。村庄刮起大风,屋外漫天大雪。

《山之四季》第一篇也是写山里的雪。在开阔的地方刮起风雪来,风会把门窗拍得啪啪作响,如果是木质门窗,你几乎以为门框要被卸下来。如果雪下了半夜,四周的确是超乎寻常的宁静,人们并不外出,动物也都躲避起来,没有风,你几乎怀疑世界静止了,厚厚的雪有一种隔音的功能。雪夜里外出是很危险的,白色的雪覆盖了道路和坑洼,平常清晰可辨的小道和树都仿佛穿上了隐身衣,常常让人迷路。

我是在点着煤油灯的森林屋子里

...
显示全文

图片来源本书

我对于这种描述在大山里,峡谷里,森林里,海边生活的书没有什么抵抗力。

着迷过《瓦尔登湖》《科德角生活的一年》,连《起风了》也被我当作这类书来珍藏。节子死后,男主人公一个人住在山村的小屋里。他回想和节子相爱相识,在病重之际仍然下定决心结婚的点滴,心中涌起痛,甜蜜和辛酸。村庄刮起大风,屋外漫天大雪。

《山之四季》第一篇也是写山里的雪。在开阔的地方刮起风雪来,风会把门窗拍得啪啪作响,如果是木质门窗,你几乎以为门框要被卸下来。如果雪下了半夜,四周的确是超乎寻常的宁静,人们并不外出,动物也都躲避起来,没有风,你几乎怀疑世界静止了,厚厚的雪有一种隔音的功能。雪夜里外出是很危险的,白色的雪覆盖了道路和坑洼,平常清晰可辨的小道和树都仿佛穿上了隐身衣,常常让人迷路。

我是在点着煤油灯的森林屋子里出生的。烧木柴的土灶,饮水从山上用竹子劈开一节节接起来,引流到屋旁,挖了一个蓄水池,大小深度如菜窖一般。蓄水池的一侧还留着小小的孔,用木制栅栏支撑着,让水能够流动起来,保持洁净。

夜晚去邻居间串门,要从半山腰走,点着松节树枝制成的火把。

夏天的时候,仍然路过那条路,却遇到蠖辣子掉在我身上,一种毛茸茸的令人辣痛难忍的虫子。痛得直落泪,永生难忘。

和哥哥一起去森林里伐木,落叶就像厚厚的绒毯,阳光只能点点滴滴地落在森林里,光线迷蒙永远都像起雾的秋天早晨。

还有像熊一样高大,却像猴子一样灵活的少年哥哥,记忆中的他行走在山中,就像鱼儿生活在水中。妈妈说他的性格像他的母亲,说话总是和和气气,温温柔柔的。

是不是这些原因让我对所有自然里的生活都感到亲切、幸福,难以割舍呢?

在程虹《宁静无价》的序里,她说“人类内心的风景是由自然的风景养育滋润的。”

阅读《山之四季》时,的确很像另一个我已经走在岩手的山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之四季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之四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