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路 长乐路 8.6分

美国人眼中的上海

柏舟
2018-03-26 09:50:24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仍然充满了普通居民,充满了市井气息的上海市中心居民区,在过去的30年里逐渐发生着变化,建造时致力于独门独户的石库门,逐渐德恢复了它的本尊。原先散居各层各间的普通市民逐渐地退出,随着拆迁居住到中环外。而如作者这样的欧美驻华企业工作人员、港澳台、东南亚或者国内的中产以上逐渐地搬入原有地区,或居于恢复的独栋石库门,或居于新建的公寓。

于是,有了这本由美国(洛杉矶)经济记者写下的此书。

书里居住在没有拆迁的石库门里的新住户们(外省来沪的小商业从业者),有着实际的人生观,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但鱼肉世上何其多,刀俎固定如法国断头台,总有能躲过去,活下去路吧的安然乐观。同时书里也提到了外省户口学生的读书问题。由于不能在上海读高中,所以大阳失去了上好的大学的路径。(由于外省的理科优势),然而其实更多在上海,外省学生会选择借读,依然在上海完成至少到高二完结的学业(在学校,基本不会因为学生的户口,限制其参与活动,而更看重学生意愿和能力),这样在高中,学生能有很多走出去,放眼看世界的机会,尤其是像大阳那样原先成绩不错的学生。他的语言、策划、管理等等能力会有更好的提升,到高三最后再回原籍考试。这样至少会降低像大阳那样自暴自弃的可能。

而老康、陈市长等被拆迁而不愿离开的上海居民,则有一种古早的上海精神:契约精神。这是自租借期以来就存在与上海的一种世俗认同。一种原自西欧的自由贸易的法律精神,一种朴素的人总要讲道理吧的认同感。所以,老陈的家里总是堆满了文件,堆满了法律条文,所以老陈会坚信在检察院回复他以前,绝不可能有人会动他祖父用十几根金条换来的故居。然而...

在网上评论里,留言最多的是惊讶于本书能够出版上市,并未卜其不可能公开销售过久。也许是因为觉得关于老康、关于老陈,行文有一种“谈国事”的倾向。有些人总是觉得,那些发生在身边的事,只能发生在身边。颇有月亮总是异乡的圆的意味。然而,哪怕只是看看虚构的美剧、日剧我也能感到,同样的事情可能发生在上海的石库门,也能发生在纽约的塞内卡村。

以老康们来说,其实他们并不是真的无家可归,他们可以和其他已经拆迁的居民一样离开市中心,去中环外的公房李生活。如果他们担心的是交通、饮食,其实他们大可不用多虑,那些他们眼里的乡下,也因为居民的增多而无碍居住。虽然是的,他们原先居住的地区市价远远高于他们获得的补偿。然而现实中,新的建筑被建起,毋庸置疑。也许,放下,才可以走出困局。也许

至于CK,虽然他对于父亲颇有微词,但是何尝不是因为他父亲为了他自学手风琴开启他今天的意大利手风琴代理工作起因呢。因为这一层基础,CK才能有余闲开那么家自己觉得有意思(在我看来有点不伦不类)的西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乐路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乐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