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有邪恶 哪里就有抗喊声

freedom
2018-03-26 06:32:50

转自随风绿天涯

正文: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秘密让女人更有女人味。)

这句《名侦探柯南》里的名台词用在岛本的身上再贴切不过了。

岛本的真实身份,究竟是怎么样的?

我觉得,把《柯南》和《国境》联系起来,会是一个不错的突破方向。

理由如下:

1 作品的舞台都在现代的东京。

2 青山和村上都是日本人。

3 绵谷、琴酒组织的重叠性。

4 《奇鸟》和《国境几乎在第一次读完《国境》,我就已经认定,成年后的岛本是东京黑暗组织的一员。

这大概是我的直感吧,又或者是和村上脾性相投,所以推测起来不怎么费力。

这一个黑暗组织,从事贩毒、暴力、暗杀、洗钱等等一系列涉及到社会阴暗面的事件。

所以,岛本一直尽力把初君向她的实际生活圈之外推移,绝不允许初君碰触她心门之内的隐痛。

正如工藤新一始终让毛利兰蒙在鼓里。只要对真相一无所知,小兰就是安全的。

岛本被组织的药物所控制,进行贩毒等活动。这就可以解释以下疑问:

1 为什么岛本在8年前被初君跟踪时那么紧张,抓住初君胳膊的神秘男子显然是组织的人。

2 为什么岛本总是穿金戴银,拥有来历不明的高额收入。

3 为什么岛本在石川县突然陷入昏迷冻僵状态,却靠某种药物恢复正常。

4 为什么岛本在箱根一夜之后突然消失。她是如何离开的。

我的观点是:

1 8年前的岛本正在执行“任务”的途中,对跟踪者当然高度警惕。于是打电话叫来神秘男子。

2 贩毒不是正当的劳动,却有高额的经济回报。

3 黑暗组织对下属人员进行药物控制是很常见的手段。比如《鹿鼎记》里的神龙教,琴酒也携带4869。

4 只要一个电话,保时捷356A立即驾到。岛本要消失是很容易的。她一消失,初君就安全了。

下面探讨一下黑暗组织在村上作品中存在的必然性。

细心的读者想必早已发现,《羊》里的黑西服秘书,《世》里的“夜鬼”、“工厂”和“组织”,

《挪》里的右翼符号,《舞》里的“组织”,《国境》以及《奇鸟》里的恶势力,是一脉相承的。

这其实是村上在作品中设置的一条重要水流。

其起点甚至可以追寻到《风》里的“在新几内亚堆积如山的日本兵尸体”。

村上到底想说什么呢?为什么村上总是对中国人怀有一种复杂的感情。

“不知道为什么,中国人让我想到了死。”《去中国的小船》

再联想起灰原哀想对柯南说的话,“工藤,你不知道这项计划在50年前就已经启动了。”

50年前是什么时候?1945年。1949年,村上出生。

青山刚昌其实和村上春树殊途同归,编织着同样的故事,

那就是把手指指向了潜藏在日本社会外表下的日本式的罪恶。“夜鬼”的巢穴就在天皇的皇宫之下。

日军在中国大陆的屠杀实际上就出于日本天皇的指示。而日本天皇代表着日本列岛的罪恶。

我曾这样猜测,《柯南》里的黑色组织可能就是由日本中央政府一手扶植的。

不知道青山刚昌有没有勇气这样设计大结局。

说回村上来。村上春树生长在日本,凭借他小说家特有的敏锐和博览群书,

他不可能不感觉到这种日本式恶的存在。他甚至为这种恶理清了来龙去脉:

成吉思汗体内曾进入一只奇特的羊,元朝覆灭以后,这只羊到了中国东北,又进入努尔哈赤体内。

清朝灭亡,羊依旧在满洲彷徨,最终以“羊博士”为渡海工具,到了日本。

可以说,现代日本的军国主义乃承袭元、清、旧日本而来。想想忽必烈到底杀了多少汉人,

看看满清屠杀了多少汉人,再算一算日本侵略军屠杀了多少中国人,这其中的联系昭然若揭。

这也就是《寻羊冒险记》一直在暗示的东西。当然,考虑到其敏感性,村上不方便挑明罢了。

正如曹雪芹不方便明说“风刀霜剑严相逼”是什么意思。基于村上和曹雪芹相通的正义感,村上自然无法在日本长久生活,他要在欧美边旅行边写作,

又要在《羊》里把“金额好厉害的支票”还给中国人“杰”,也就不难理解了。

为什么“金额好厉害”呢?是因为真的算不清楚。日本人不但抢中国人的汉字和文化,

还抢了数不清的金银财宝,想想1895年的两亿两白银好了。

现代日本的繁荣,除了日本人的劳动,还有千万中国人的血汗。

为什么村上厌恶繁华的东京,大家也可以理解了吧。

作为一个另类的日本作家,作为一个正义感强烈的真正的写作者,

村上是无法在作品中回避这些东西的。

所以,《国境》和《奇鸟》里必然要出现代表日本恶的黑暗组织。

只不过前者隐晦,后者明显。“绵谷升”-——“绵”——“绵羊”——羊。

这样一来,大家也就可以明白,《国境》里的岛本必然和黑暗组织脱不了干系

其实如果把村上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作品都看成一个大整体,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岛本其实是成年后的“直子”,是作者心目中永远的“林黛玉”,纯美而又无法和现实相融合,

结局只有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因为“林妹妹”在现实社会的压迫下无法存活。

绿子则不同,绿子是“史湘云”,大大咧咧的豪气女郎,充满生命力,可以和渡边(贾宝玉)

一起在这疯狂的世界尽力活下去。

而作为作者,要为岛本设计来龙去脉,要构思整部作品,这其中互相的联系就耐人寻味了。

根据村上自己的讲述,我们可以知道,1991年村上春树住进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驻校作家。

很快就写出了《奇鸟》的初稿,但是觉得有些部分不协调,于是根据夫人阳子(绿子原型)的建议,

将调整出来的那部分文稿发展为《国境》。由此可知这两部作品天生的血缘关系。

《奇鸟》里的那个非现实宾馆,显然是村上为绵谷升设计的场所,是黑暗组织总部的镜面投影。

久美子被关押在这个宾馆里,通过柯南式的变声器给冈田亨打电话,提醒他黑暗势力已经逼近。

抓住冈田亨手臂的那个无面人也很奇特,有点像拉住初君胳膊的神秘男子,由这一个重叠点,

我觉得很可能岛本也被关押在这个宾馆里。两个故事交叉点很多。

久美子坚持不让冈田亨用手电筒照她,又设置重重谜语。

岛本总是欲言又止,坚持不让初君走得更近。很显然,她们身体的一部分都被牢牢地拴在这个宾馆里。

其实这个非现实宾馆正暗喻着日本社会的黑暗面。总而言之,要把岛本之谜解开,必然涉及到村上文学的一条主线:日本式的恶。

下面总结一下我对《国境》中岛本身份命运的思考和探索:

成年以后的岛本来到东京,阴差阳错地被吸纳进黑暗组织,从事贩毒等阴暗活动,而组织的一个

头面人物就是绵谷升。组织以药物控制基层人员。岛本曾经生下一个女婴,之所以夭折,

原因在于岛本服药过量。岛本需要经常接受组织指派的各种任务,做一些不地道的事情,

所以不能经常到初君的酒吧里来。作为完成任务的经费和奖励,岛本从组织那里得到许多钱,

她治好了自己的腿,也买了很多的高档衣服饰物,却填不满内心的空洞。

一次次地和初君见面,两人再也无法控制彼此的情感,在箱根别墅共渡一夜。

初君要岛本说出所有的秘密,要和岛本一起逃到什么地方去。

遗憾的是,岛本不是灰原哀,初君也不是工藤新一,所以最后的结局只有永远的分离。

岛本在初君熟睡的时候,打电话叫来组织的汽车走了,永远地走了。估计司机就是那个

抓住初君胳膊的神秘男子,也是夭折女婴的父亲。岛本回到囚禁着无数个像她一样,

像久美子一样的女子的非现实宾馆,回到她自己的房间,继续她的悲惨生活。

她本可以在高速公路上猛转方向盘和初君一起死掉,但她最后还是没有那样做。

而初君呢?只有重复那句歌词:

And when I awoke I was alone ,this bird had flown .

So I 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注]这些都是我个人对村上文学的思考,不一定对。欢迎批评指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奇鸟行状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奇鸟行状录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