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 孽子 8.8分

公园与少数人

还可以
2018-03-26 01:02:11

同性恋错了吗?大学以来接到过很多如此的问卷,在我们这代人中,大多数人已经不认为那是种病。

早在诗经,就有同风吹起,见于子衿,今人不知,师亦不解。想来知道的少未必不好。

魏晋时期同性恋风气盛行,文人官吏皆喜,有的甚至视其为雅好。

但在父母以及父母以上的那一辈。同性恋等同放罪。观小说中阿青的父亲。本是望子成龙,以继父业,哪晓得儿子与男教员通奸。败坏门风,奇耻大辱。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父亲对阿青的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社会的不认可。为什么呢?同性恋者为什么被歧视,被驱逐,被唾弃呢?

归根结底,他们是少数人。在中国,少数人即是被专治。很难争取到自己的权利,亦很难发声,众口一声冷笑就能掩得住寡者多句长咆。

从存在主义的角度来说,人是自由的,但也受社会所限制。但法律禁止同性恋了吗?这仅仅是传统伦理的约束。那为什么在依法治国的今天,还是对这些人群以蔑视的目光呢?

白先勇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了国家制度。幸而今天台湾已经法改。

白先勇的公园里几乎没有坏人。只有老人。中年人。年轻人。一代又一代。一直在生活,又好像从来没活过。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孽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孽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