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人生事与愿违,活着就是熬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苏豆芽
2018-03-26 00:42:58
关键词:文学作品;创作和出发点

我没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我也没有一个还不错的青春期,都相当糟糕。二十岁以后的日子稍微好一些,因为自己有了一点儿改变的力气,但也并不太好。是改变的意图和那一点儿自以为是的力气带来了更多的焦灼和苦痛。我三十岁之后的日子才稍微觉得舒坦一些,就是触感上的。我无时不刻不在期待年老,比如我偏头痛,据说六十岁以后就不治而愈。我希望一生快点儿过去。
如果回忆这些时空里的事儿,还能让我觉得喜欢和拥有美好记忆的部分,都来自书本,来自文学作品。童年时看过的引人入胜的故事,青春期当作救生船抓住的那些能去幻想、去做梦的人生描绘。好在那个时候读书这件事低成本又十分方便,满大街的优秀文学作品的盗版书大合集。这一点儿解救了我。
正因为从来没有舒坦过,所以会一直看书。如果遇到自己尤为喜欢的,心里会充满感激。
新添的习惯是抱着书睡,入睡前的大脑里总是有些不期而至的突发念头,如果抱着书睡,好像就可以让大脑持续回味书里的情境。这样会睡得好一点。
喜欢一部文学作品,一本小说,一个作家的随笔,一部电影,就会特别特别喜欢。
会反复看,会把周边的一切信息了解到,一旦有时间就会再拿出来沉醉






...
显示全文
关键词:文学作品;创作和出发点

我没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我也没有一个还不错的青春期,都相当糟糕。二十岁以后的日子稍微好一些,因为自己有了一点儿改变的力气,但也并不太好。是改变的意图和那一点儿自以为是的力气带来了更多的焦灼和苦痛。我三十岁之后的日子才稍微觉得舒坦一些,就是触感上的。我无时不刻不在期待年老,比如我偏头痛,据说六十岁以后就不治而愈。我希望一生快点儿过去。
如果回忆这些时空里的事儿,还能让我觉得喜欢和拥有美好记忆的部分,都来自书本,来自文学作品。童年时看过的引人入胜的故事,青春期当作救生船抓住的那些能去幻想、去做梦的人生描绘。好在那个时候读书这件事低成本又十分方便,满大街的优秀文学作品的盗版书大合集。这一点儿解救了我。
正因为从来没有舒坦过,所以会一直看书。如果遇到自己尤为喜欢的,心里会充满感激。
新添的习惯是抱着书睡,入睡前的大脑里总是有些不期而至的突发念头,如果抱着书睡,好像就可以让大脑持续回味书里的情境。这样会睡得好一点。
喜欢一部文学作品,一本小说,一个作家的随笔,一部电影,就会特别特别喜欢。
会反复看,会把周边的一切信息了解到,一旦有时间就会再拿出来沉醉一番。
我的热爱是投入的,剧烈的,而且那么真实,所以我才想要创作自己的故事。
如果有人喜欢我的作品,那一定是毫不掺假的。
成年人的世界里充满了礼貌的客套,但一个陌生读者和一本书之间不会。一个作者没有什么值得任何一个读者跟你虚情假意。如果他或她喜欢我的作品,那一定是真的。
我喜欢一切真实的。



关键词:秀恩爱;甜到了

秀恩爱——用来描述我的广播内容比较多;
甜到了——看完我的书的感受里出现频率较多的一个词。

我喜欢在豆瓣广播里记录我跟苏先生的一些生活小事,以抵抗庸常人生里日复一日的无趣。
人们时常会觉得生活很平静又令人疲惫,我也是这样。但如果记录下来,回头去看,发现很不一样的。那天发生了这样一件小事,后来都没有再发生过呢。

前些个月看了一本书叫做《英国人的社交潜规则》,里面说到英格兰人的一些奇特的社交习惯,比如他们不习惯于口头上谈论自己的个人生活信息,但是会用文字去谈论。上电视节目不宜口头谈论,但是可以在报纸专栏上把自己的生活书写得一览无余。

看这段我当时就超级兴奋,我觉得我就是这样的,我一直认同文字表达的特殊性,它带给人一种保护层。
如我炫夫狂魔一般在豆瓣广播提及苏先生,在生活中,在外出场合,我是极少赞美他的,但如果用文字,我第一会选择赞美他。如果遇到一定谈论彼此的场合,我像是得了强迫症一样去吐槽他,一定不能去夸奖他。因为那样真的尴尬了,为了谈话氛围,我们必须去吐槽男人的一切奇葩行径。
而在家里的交谈我也很少认同他,我们经常对着来,观点不一致,彼此攻击。
但这些相处的表面之下,其实我内心是非常的认同他的,尊重他,并且可以真诚的赞美他。
我希望他可以知道这一切,我就要用文字写出来,用文字写出来的时候我不尴尬。
我还会把我写的书上印上送给他,会给他写很多甜言蜜语的话。这都是真的,用文字才显得真实。
如果用嘴巴讲出来,大概自己都会觉得很假吧。
我们在一起已经快七年了。很多事情一旦熟悉了、习惯了,可能就感觉不到它的重要性。
我也挺奸诈的,一本书可以哄他开心一年,然后每天都会找机会骂他一顿:又乱丢衣服!

如果认真看过书的读者就知道,这本书里的故事并不只是甜到了那么简单。
我们之间确实挺不合适的,个性太强的人类相处原本就是世界第一难事!
但没办法啊!我的逻辑是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害怕彼此伤害而失去了那些甜蜜的可能。
这本书里如实记录了,我们伤害彼此的时候会多么猛烈。
可这场恋爱啊,还是有甜头。所以,我们会想办法解决掉相处的难题。



关键词:剖开自己;写给人看

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是谁。
在我的成长过程里,我一直在追溯自己的来路与探寻去路。
同样是做创作的小伙伴们说,文学创作上也一直有这样的两种情形,一种是书写外部世界,一种是书写自己的内心。我自然形成了第二种。大概我太自恋了,总觉得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脑袋里想过的一切都十分重要,具备书写的价值。
还有朋友对我说,这是内心强大的例证。
这一点我倒是可以说说。接纳自己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大概在儿童时期一切都是以自我为中心顺意表达的,但是越是长大越是受到来自多方面的教诲。教诲和批评,有时候就是在损伤一个人的自信心。尤其是我们的父辈一代吧,他们对道德感,是非对错太执着。好像他们从来没有阴暗面似的,他们总是那么轻易地就占据了道德高地,耐心地说服你:你是错的,我是对的。所以你不可以这样。这种情况,在我们还天真的时候,会让你觉得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是很完美的。
接纳自己心中的小恶魔,成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儿。因为内疚与自我否定就是人间地狱。




关键词:写下去;珍惜

在写作这件事上,我不是一个小白。
出版第一本书不是偶然兴起,第二本书也不是就为了记录恋爱。
我是要持续写作的人。这不是我的计划或者野心,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
虽然我非常努力地增加生活中的乐趣,但我还是会觉得厌倦,好像我活着得放一个人求我。
写作是唯一能让我舒坦的事儿了。而且我不会厌倦它。就算我写得不顺利,气自己,健康状况下降,头痛,眼睛痛,还有情绪很糟糕的时候,我会形容这一切:虐爽虐爽的。

当我决定好了,用这样一种方法去生活。
我想,写作有一个非常好的优势,就是没有人能阻止你写。
如果你看开一点儿,那么还可以自由地选择写什么,什么样的。
但会不会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呢?
我一开始就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设定了解决办法,第一个是保持阅读的功课,不是像爱好那样的阅读,而是作为一个职业作家那样要求的,去阅读、去思考。这样保持自己的旺盛的心力。
第二个是“不要被不美好漫心”。
苏先生写给我的诗句。我想,如果想要不受不美好影响,就应该去记住那些美好的。
网络暴力这些年不陌生了。所以我这样想:
要记住那些善意的人。那些买了书看了就愿意跑来跟你说一声好喜欢的人。
一定要把这些读者留言当作珍珠去收藏。这样如果某一天看到什么产生不佳情绪,就可以想一想那些来自读者的善意。这样保持自己的心力,才是对自己负责任的做法。这样才能一直写下去,也是对读者不辜负的做法。




关键词:职业写作

我在用职业作家的定义去要求自己,这样生活会有意思一些。
比如我尽力每天都写三个小时,虽然不是每天都能做到,但我如实记录下来,像给自己的工作考核那样。然后我也去看那些大作家们的写作习惯,比如石黑一雄每天写作时间是早上十点到下午六点,是写八个小时。我就要为自己的三个小时而感到不好意思。但我还是坚持三个小时,如果每天都做到了,或许以后可以写六个小时也不一定。

虽然文学作品于我有非比寻常的意义,我还是觉得阅读小说并不是一个人的日常必需品。
但可以是一个节日,一个假期。
比如我的书,大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只占用你的三天时间去阅读。
如果幸运的我,可以让你在余下的三百多天里偶然想起阅读那天的心情与天气,某一个慨叹。
那我就又多占据了你一点儿时间,我好开心。

以职业写作为目标的我,希望每一年的冬天都能给读者一本书。读者一年里有三天时间给我。
我会假设书中的故事让我和读者以及他们之间形成一条条线,织成一张网。如果有一天我的心坠落下去,有这张网接着我。




关键词:兴趣爱好

除了阅读之外,我还有很多别的爱好。以此,我逃避写作中可能会产生的焦灼感。
写作日常里最难熬的部分,是这一次写完到下一次开始写的中间部分,十分焦灼。
状态不好的时候,我会喜欢看动物世界的纪录片,血腥场面可以安抚我。
那时候我会觉得人类其实很幸运,不必像动物这样为食物如此暴力的厮杀。动物世界抽象出来一切生存的法则,这种残忍的一面总是能够抚慰我。

去年八月开始学习吉他指弹。虽然没什么成效,但还是痴迷其中。
指弹的演奏是具备观赏性的,如果你也感兴趣,可以去bilibili搜一下,松井佑贵、袁绍哲、伍伍慧;还有欧美的一些指弹高手们。我会一遍一遍反复地看,很有意思。

我也很喜欢舞台上表现力强的歌手。我喜欢他们的自信。我喜欢霉霉。

还有拍照片。因为我喜欢记录。苏先生是一个好模特,他的脸很好拍,出片率较高。

再有就是手帐。我的这本书里写过,它帮助我克服了很多生活上的小折磨。

我不喜欢旅行。
我希望一年365天呆在家里,这有益身心健康。




关键词:一点儿经验

我的这本书里,其实没有什么主张。
我分享的更多是失败,如果你仔细看了的话,虽然我跟苏先生的结局是HE。
嫁给爱情大概是一个值得宣传的主流价值观吧。但苏先生说过,其实没那么爱,可能夫妻过生活会轻松一些。
因为在乎,所以会增加忧虑。
我只能说我们两个人都贪,贪图彼此在一起的那些甜头,为此付出的苦头,都假装不在意了。

近来有许多读者通过豆油和微博私信跟我聊天。我发现我的读者们年龄越来越小了。
我想我有什么活到三十岁的人生经验给少年人?如果我面对的是一个小孩子,有什么话我说给他听我自己也并不会觉得敷衍和怀疑?
到成年人的世界之后,一个肯定的结果就是一切都不那么明晰了,不是好人坏蛋,非黑即白,一切都很浑浊。浑浊,是苏先生喜欢的词。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以是毫无异议,无须辩白的生存方式吗?
我几夜失眠,好好想了一想,就只剩一件事了。

唯一可以告诉年轻人的,就只剩下:勇气与练习。
面对比你高大强壮得多的对手或者敌人、未曾遇见过的状况难题、还有那些抽象的恐惧:别怂。要有勇气。
心理素质建设好了,就要抓紧建设能力。要相信练习。快速掠过那些慨叹现实残忍的过程,然后去找解决办法,去练习。
这大概也是我的日常了,我每天都在练习。

多数人生事与愿违,大概出于我们做梦的逻辑就是要去办到那些不实际的事。
又或者爱幻想的天性害了人,大概每个人回首年少,都会感到自己目前的人生并不如愿吧。
如今没有什么成功好讲,都是失败。
就扮好失败者最后的姿态吧,有尊严地接受着。
26
1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我活得任性,所以我也喜欢你任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活得任性,所以我也喜欢你任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