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es on Chapter 1

面四十条
2018-03-26 00:24:26

Flusser在这本书中的写作简洁得犹如数学公式,可以层层推导。他自建概念工具,全书不含任何引用,因此所有的例子都非常简明,阅读时需要一定文化历史知识背景。第一章如同概念布局,为后续章节抛砖引玉,告诉你媒介认知的历史是怎么样的,我们现在处在这个历史的哪一阶段。媒介是用来理解世界的工具,图像和文字是人类最基础两大媒介。通过回顾它们在漫长时间中兴起和消沉的历史缘由,可以获得一个全景的关于媒介本体的思考。Flusser在第一章给image定义,历史性地梳理image作为最早的认知媒介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变化,指出image作为长时间主导人类认知的媒介在某一历史阶段受到新的媒介——text(writing)的影响,人类从prehistorical world走向historical world。进一步地,在text对image进行对抗的过程中,这两股不同的媒介力量相互辩证融合,历史在这种对抗中前进,直到text的媒介作用也开始崩塌,为了缓解和补救这场文化危机,technical image应运而生。旧的历史结束,人类进入post-historical world。从第一章可以看出Flusser的历史观是构建在媒介的动态发展之上的,也就是说,历史的发展在Flusser这里不是技术(尽管第一章不涉及任何technical的表述)或者

...
显示全文

Flusser在这本书中的写作简洁得犹如数学公式,可以层层推导。他自建概念工具,全书不含任何引用,因此所有的例子都非常简明,阅读时需要一定文化历史知识背景。第一章如同概念布局,为后续章节抛砖引玉,告诉你媒介认知的历史是怎么样的,我们现在处在这个历史的哪一阶段。媒介是用来理解世界的工具,图像和文字是人类最基础两大媒介。通过回顾它们在漫长时间中兴起和消沉的历史缘由,可以获得一个全景的关于媒介本体的思考。Flusser在第一章给image定义,历史性地梳理image作为最早的认知媒介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变化,指出image作为长时间主导人类认知的媒介在某一历史阶段受到新的媒介——text(writing)的影响,人类从prehistorical world走向historical world。进一步地,在text对image进行对抗的过程中,这两股不同的媒介力量相互辩证融合,历史在这种对抗中前进,直到text的媒介作用也开始崩塌,为了缓解和补救这场文化危机,technical image应运而生。旧的历史结束,人类进入post-historical world。从第一章可以看出Flusser的历史观是构建在媒介的动态发展之上的,也就是说,历史的发展在Flusser这里不是技术(尽管第一章不涉及任何technical的表述)或者英雄类人物/事件推动的,而是由认知媒介的动态发展推动的。但是他没有表明认知媒介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

定义:

image(在第一章均指传统图像而非technical):是具有某种意义的表面(surface),是一个抽象物(abstraction)——从四维时空中抽取而成的二维时空表面,被人类用以理解真实的世界——四维时空的concrete world

imagination:是一种能力,从时间和空间中抽取出这个surface并将其投射回时间和空间的能力;是一种前提,作为人类产出production和对某种现象/影像进行解码的前提

idolatry:是一种无能,是认识image中所有的元素(elements)却无法从image中读取出这些元素的内在意义,因此产生一种image崇拜

textolatry:是一种无能,是认识所有的写作符号(written signs)却无法从中读取出意义,因此产生一种text崇拜

Flusser小结论1号:the significance of images is magical——image是什么

Flusser的论述:image是一个铺满各种元素(因此具有意义)的表面。观看image是以注视重建那些被抽象化的维度。在某image中感受到同一元素在before和after之间的重复,这种瞬时感是观看者自己重建的时间维度。在某image中感受到不同元素互相呼应而产生一个意义,这种信息感是观看者自己重建的空间维度。在自己所重建的时空里,一切元素都是和自己某些东西重复的,一切都处于自己的意义语境。因此它和the linear world of history(writing发明以来更新的思维方式)不同,在这个线性历史中没有什么是重复的,事件和元素全都线性排开,具有各自因果所以层层都是逻辑。因此这里image的本质是像魔法一般的。

总结:在人类开始writing以前,他们通过image认识世界的这个观看过程本身是一个ambiguous的,具有很强外延性的imagination的过程,因此magical。

Flusser小结论2号:Imagination has turned into hallucination when it comes to ‘idolatry’ ——image和人类的关系

Flusser的论述:对人类来说,真实的concrete world是无法直接获取的(immediately accessible),因此images作为一种处于人类和世界之间的媒介被需要,用来使这个世界更好理解(human beings created the images in order to orientate themselves in the world)。但这个媒介同时会有一种干涉作用,因为他们从本来被作为像地图一样的东西后来却蹿进了screens。由此image从象征(representing)这个世界变得让这个世界更晦涩,这里实现了一个转换或颠倒(reversal):人们变成他们所创造的images的一个功能。这个reversal可称作idolatry。历史上有两个idolatry的时期:1. 2000BC末期,人类与他们的images的疏离(alienation)达到了一个严重的状态。2. 媒体时代的今天,密不透风的technical images争先恐后重建reality以建设某种全球性的image情境。人类忘记创造image的初衷是要在世界中orientate自己,他们不再去解码新的image,而成为自己创造的新的image的一个功能。

总结:当人类与他们的images疏离时,imagination会被替换掉,会丧失,所以image本质上所提供的magic不再生效。

Flusser小结论3号:Texts are a metacode of image——text是什么以及text和image在“历史”(history)中的关系

Flusser的论述:当人类与他们的image疏离时,有人尝试去揭开image的背后的秘密。比如今天的方法,去认识screen的elements,像素pixels。这种认识方法就像是把image的elements从这个surface上面撕下,再将其线性排列以寻求其中的因果逻辑——线性写作linear writing由此诞生。这样的写作是将image中的环形时间(circular time)所带来的magic转码成text/linear writing中的线性时间(linear time)所带来的历史(history)—这是狭义上历史意识(historical consciousness)和历史(history)的开始。从此,历史意识/写作开始对抗magical consciousness/magic。这种对抗在Jewish prophets和希腊哲学家尤其是柏拉图那里尤其明显。这种对抗贯穿了整个历史,写作是作为一种新的能力出现的,这个能力被称为conceptual thinking,是一种能把lines从surfaces上抽取出来的概念性思维。它比与其相对应的前一种思维imaginative thinking更加抽象,因为它所有的维度都是从某个现象中抽取。这种抽象,使得人类向世界迈远了一步。因为texts不直接象征世界,而是象征它们所撕碎的image。因此对texts进行解码就是要对texts所象征的image有所发觉。texts的意图是要解释image,texts派生出的concepts是要让ideas(image的本质性element)好理解。因此texts是images的元代码。

总结:image和text作为两种认知媒介在发展过程中对抗,出现一个趋势:以magic为特征的image的想象性思维逐渐让步给concepts为特征的writing/text的概念性思维。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类似乎离原本所理解的世界远了一步。

Flusser小结论4号:Texts have images as a metacode ——text和image在新的历史中(post-history)的关系

Flusser的论述:texts和images的关系是一个关键的历史问题,因为它们之间的对抗呈现了一种辩证影响的关联。中世纪阶段出现的一种对抗有对texts信心满满的基督教VS异教徒或idolaters;现代(modern time)出现的对抗有textual science VS 携带意识形态的images。但是,在基督教对抗异教的过程中,它吸收images然后自己也进入一种异教形态;在科学对抗(宗教/政治)意识形态的过程中,它吸收ideas然后自身也变得意识形态化。在这个逻辑中,texts想要解释清楚images以清除images的影响(比如一些原始崇拜),但images也同样阐释了texts以让texts们更好地被理解;conceptual thinking分析了magical thinking想要清除magic,但magical thinking悄悄潜入了conceptual thinking并赋予了它意义。因此,在这个辩证发展的过程中,conceptual和magical thinking在互相加固,结果是images变得越来越conceptual,即conceptual images(比如电脑图像),texts变得越来越imaginable,即scientific texts。因此这里又实现了一个翻转——texts原来作为images的元代码,它们本身具有了images性质的元代码。writing/texts诞生之初也是为了认识世界,因此这个媒介内部具有和image一样的逻辑。当人类自己的writing/texts无法被自己所理解时,那种alienation,人类与text的疏离状态就会回来。一个textolatry的时代来临,text变得和image同样不可理解,因为人们无法对其解码或重建维度,结果是人类的生活变为他们自己的texts的功能。这种textolatry的致幻性不比idolatey弱,这种对text的信心满满(faithfulness to the text)的例子:基督教,马克思主义。这个世界被作为那些texts的功能来被人类经历,探索,衡量。伴随textolatry在十九世纪达到顶峰,一种历史结束了。

总结:出现一条媒介认知的线索:按照时间顺序,images 作为认知媒介可以解释世界(concrete world),writing/texts作为认知媒介用来解释images(images的产生先于texts),texts发展出concepts,当concepts被应用到image,technical images产生。所有的concepts都用来象征ideas,但当concepts变得无法理解时,“一个不能被理解的宇宙只是一个空空的宇宙”。(因为texts变得无法理解,没有什么可以解释)。

Flusser第一章结论:历史是一个连续的关于理解(comprehension)这个世界的过程。是连续地将images转码为texts继而concepts以说明ideas的过程,是祛魅(taking the magic out of the thing)的过程。

续第二章:这个历史的结束就是texts的危机。technical image在危机中被发明出来,用以将texts变得重新可以理解,并覆上一层新的魔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Towards a Philosophy of Photography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