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人 中国好人 8.1分

写人写兽入木三分

十方散人
2018-03-26 00:10:44

一生最厌事权贵,只把瓜棚众鬼听。举身翻看无长物,三尺笔下百丈兵。 从文风上来看,刀尔登自是以鲁迅先生为师,“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世人”,横切侧解,下笔如刀,画神画鬼精辟入骨,写人写兽入木三分。 在他笔下,历史上的人物都换了一个模样。自周以降,中国历史的组成,无非是坐稳了奴隶的治世,和想做奴隶而不得的乱世;其间涌现出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也不过是窃命江山的流氓,和以天下为狗任的奴才。 太平之时,自然是得天下者得民心,在司马相如、韩愈等辈的粉饰下,花花轿子众人抬,奴才也倒是做的稳当。时运不济遇上朱元璋和康雍乾这样做贼心虚的,砍贪官杀文人诛民心,就需要海瑞和严延年这样的清官酷吏做代表,来树个为民请命的旗帜,以证明君臣融洽皆大欢喜。一不小心斗争过火翻了船,国之将亡,奴才都没得做了,就需要拉出几个刘瑾魏忠贤这样的出来搞批斗,君子小人不两立,可不是我们“平时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恩”,而是坏人太强大。 世道轮转,往复不息,在刀尔登笔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无非就是这样子的不断循环,一路小刀子直飞,戳破了我们经营无数年的许许多多涂抹粉饰的谎言和习以为常的成见。 山有四面,四面看到的都是山,却又各

...
显示全文

一生最厌事权贵,只把瓜棚众鬼听。举身翻看无长物,三尺笔下百丈兵。 从文风上来看,刀尔登自是以鲁迅先生为师,“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世人”,横切侧解,下笔如刀,画神画鬼精辟入骨,写人写兽入木三分。 在他笔下,历史上的人物都换了一个模样。自周以降,中国历史的组成,无非是坐稳了奴隶的治世,和想做奴隶而不得的乱世;其间涌现出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也不过是窃命江山的流氓,和以天下为狗任的奴才。 太平之时,自然是得天下者得民心,在司马相如、韩愈等辈的粉饰下,花花轿子众人抬,奴才也倒是做的稳当。时运不济遇上朱元璋和康雍乾这样做贼心虚的,砍贪官杀文人诛民心,就需要海瑞和严延年这样的清官酷吏做代表,来树个为民请命的旗帜,以证明君臣融洽皆大欢喜。一不小心斗争过火翻了船,国之将亡,奴才都没得做了,就需要拉出几个刘瑾魏忠贤这样的出来搞批斗,君子小人不两立,可不是我们“平时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恩”,而是坏人太强大。 世道轮转,往复不息,在刀尔登笔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无非就是这样子的不断循环,一路小刀子直飞,戳破了我们经营无数年的许许多多涂抹粉饰的谎言和习以为常的成见。 山有四面,四面看到的都是山,却又各不同。历史的吊诡,就在于你可以从无数种角度去看它,但前一秒你认为对的,后一秒就变成了打脸的巴掌。我们也常感叹,如果当时统一中国的是谡下学宫盛行的齐国,而不是马背上得天下的暴秦,我们是不是可以看到一个百花齐放;如果秦朝不二世而亡,而是绵亘百年,我们是不是就不会被汉朝戴上千年思想枷锁?如果元朝政策不是那么其亡也忽焉,再多两三百年,我们是不是就再也不用因为言语犯禁而提心吊胆? 刀尔登不过是姑妄言之,我们也就姑听之,语言的腐败,为文明腐败的祸首,《汉书》称“天下无道,则言有枝叶”是之。“以史为鉴”说千遍,更多时候却不过是我们饭后茶间的谈资。今天回想一下,我们还在自以为无所不能的驳斥他人,还在道德绑架用自己的价值观去要求别人,这和李斯的思想一统、和朱子的只可言圣有何不同?须知,“吃人的礼教”远甚于张巡黄巢的吃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好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好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