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英传:双雄的一体两面

方源野_别鹤
2018-03-26 00:05:40
2018年3月 别鹤

2015年在差旅途中陆续看完全部动画,后又详细补完十册原著(不知现在新拍的如何,故以老剧为准),个人最大感触是杨莱双雄的无所畏惧,其次是君主与公治的利弊。

首先,杨威利的无畏,在于对道义高于自身的笃信,莱因哈特的无惧,在于对自身承载道义的自信。这两种人格合为一,就是万邪无阻的神性。但人毕竟不是神,所以人往往只能在二者中选择其一,但人的自私性,决定了多数人不愿意“道义高于自身”,而原意“自身承载道义”,即不愿意像杨威利那样牺牲,而原意如莱因哈特那样完美。

所以,人们往往在莱因哈特身上看到了幻想中的自己(这也往往成为权力腐败的借口,后段详述),而对杨威利,则是可望不可及,仰视他,但不愿成为他(也不排除个别的猥琐心理故意贬低他来掩饰这种内心,比如各国历史上对共和制英雄的短期污蔑,如乔治华盛顿执政时曾被美国舆论肆意抨击,林肯、玻利瓦尔生前更遭铺天盖地流言蜚语)。

其次,共和制(公治)与君主制(王政)的利弊循环,也使人们原意选择自己承担责任相对较小的那一方,去投射自己的心理。如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分析的(推荐严复翻译本),公治(含庶建、贤政两种)、君主、专制







...
显示全文
2018年3月 别鹤

2015年在差旅途中陆续看完全部动画,后又详细补完十册原著(不知现在新拍的如何,故以老剧为准),个人最大感触是杨莱双雄的无所畏惧,其次是君主与公治的利弊。

首先,杨威利的无畏,在于对道义高于自身的笃信,莱因哈特的无惧,在于对自身承载道义的自信。这两种人格合为一,就是万邪无阻的神性。但人毕竟不是神,所以人往往只能在二者中选择其一,但人的自私性,决定了多数人不愿意“道义高于自身”,而原意“自身承载道义”,即不愿意像杨威利那样牺牲,而原意如莱因哈特那样完美。

所以,人们往往在莱因哈特身上看到了幻想中的自己(这也往往成为权力腐败的借口,后段详述),而对杨威利,则是可望不可及,仰视他,但不愿成为他(也不排除个别的猥琐心理故意贬低他来掩饰这种内心,比如各国历史上对共和制英雄的短期污蔑,如乔治华盛顿执政时曾被美国舆论肆意抨击,林肯、玻利瓦尔生前更遭铺天盖地流言蜚语)。

其次,共和制(公治)与君主制(王政)的利弊循环,也使人们原意选择自己承担责任相对较小的那一方,去投射自己的心理。如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分析的(推荐严复翻译本),公治(含庶建、贤政两种)、君主、专制三分阐述:

公治在德,失德则庶建流于散沙、贤政垄于贵族;君主在礼;专制在刑。此可谓千古不刊之论。

所以培德为基,即自组织传统“建屏万邦”(王船山写黄帝)犬牙交错,进为公治之德,退为君主之礼,绝专制源。这也是百年前光复华夏、创立共和时,先贤提出的训政远见,即自下而上培养这种被甲申打断近三百年的,由三老、乡约诸传统留下的自治力量。这种力量在没有复原的时候,民众的风俗美德,势必没有共同体的浇筑,这就是利维坦自上而下、甚至由外而内,强行输入的真空所在,也即“失德而后……而后礼……而后刑、兵”的固有逻辑。

所以,当训政环节缺失而德性共同体尚为散沙时,趋利避害的人们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寻求那种帮自己承担责任,又能实现“自由帝政”愿望的天才英雄,一如虚拟的莱因哈特,或史实中的拿破仑波拿巴,以德之后的“仁义礼”底线,抵抗“刑兵”的外来专制掳掠,一如莱因哈特与杨威利关于火灾的对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河英雄传说(全10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银河英雄传说(全10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