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湖 在江湖 8.5分

人如其文说老树

十方散人
2018-03-26 00:01:35

画述心声,文如其人。仅从画和题字间,就可看出老树大概是一个闲静少言、不慕荣利的淡雅之人。 说到“雅”之一字,正如老树所言,将传统的厚德载物和虚怀若谷植入自己胸怀和生活,才是真正的雅,我们看到的老树的画,雅致、简静、平淡,有世俗的热闹,但又不太喧嚣,有一种民国文人的朴素和淡泊在其中,安安静静地默默观望这个世界,不吭不哈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行迹可循而又缥缈如云,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我想这才真正的雅。 真正的风雅是很个人和很私人的事,真正风雅的人是不需要炫耀的。 而日常我们所见的雅则大部分都是装出来的,是比媚俗还低俗的“媚雅”,比如谈谈茶,磨磨咖啡,抽抽雪茄,品品红酒,弄得特别玄乎,在人面前刻意地卖弄。这种低级的趣味其实是来自于内心的自卑。看上去有一种特别风雅的方式,漏露出的却是骨子里的庸俗不堪。 无论是画,抑或后面的访谈,都可看得出来老树对民国文人是及其推崇的,而他本人,也确实具有彼时“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风范。崇尚一时兴起的即兴创作,对于技巧圆熟、中规中矩、徒有形而失之真诚的作品则诟病颇多。主张多元化思想的兼容并包,对于一元化的各种主义和理论以及所谓的“正能量”则嗤之以鼻。 当

...
显示全文

画述心声,文如其人。仅从画和题字间,就可看出老树大概是一个闲静少言、不慕荣利的淡雅之人。 说到“雅”之一字,正如老树所言,将传统的厚德载物和虚怀若谷植入自己胸怀和生活,才是真正的雅,我们看到的老树的画,雅致、简静、平淡,有世俗的热闹,但又不太喧嚣,有一种民国文人的朴素和淡泊在其中,安安静静地默默观望这个世界,不吭不哈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行迹可循而又缥缈如云,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我想这才真正的雅。 真正的风雅是很个人和很私人的事,真正风雅的人是不需要炫耀的。 而日常我们所见的雅则大部分都是装出来的,是比媚俗还低俗的“媚雅”,比如谈谈茶,磨磨咖啡,抽抽雪茄,品品红酒,弄得特别玄乎,在人面前刻意地卖弄。这种低级的趣味其实是来自于内心的自卑。看上去有一种特别风雅的方式,漏露出的却是骨子里的庸俗不堪。 无论是画,抑或后面的访谈,都可看得出来老树对民国文人是及其推崇的,而他本人,也确实具有彼时“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风范。崇尚一时兴起的即兴创作,对于技巧圆熟、中规中矩、徒有形而失之真诚的作品则诟病颇多。主张多元化思想的兼容并包,对于一元化的各种主义和理论以及所谓的“正能量”则嗤之以鼻。 当然,画虽极富意境,题字却不敢恭维,除了几句如“有闲忆旧梦,无风扫残花”、“山中不宜说时事,田边只合话桑麻,星夜无边开稻花”、“落叶覆村道,枯荷横浅塘”这样开阔辽远的,大部分还是呈口水话,不过了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江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江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