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订考 装订考 8.7分

读书是幸福的,做书是痛苦的

2018-03-26 00:01:14

读书是幸福的,做书是痛苦的。

读书的乐趣显而易见,自由穿梭在文字中,贪婪地汲取着作者传达的一切,或引起内心深处的共鸣,或点滴积累着自己的见识,或在开怀大笑中放松心情……大多数情况下,阅读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

但做书就不是这样了。没有做过书的人或许很难想象,一本看上去很简单的书,背后藏着不为人道的艰辛:也许为了书名,编辑和作者隔空争论了一个星期;也许为了封面上的字体,美编纠结了一整个月;也许为了一次套版的瑕疵,几千本书不得不进行核销。有太多也许,决定了最终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这样一本书,可能是得意之作,也可能是妥协之作。无论内容,还是装帧,每本书都带着一个时代的烙印。

而在《装订考》一书中,书籍的装帧被抬到了高处,为他人做嫁衣的编辑站在了舞台前。日本东京大学总合研究博物馆馆长,专攻出版印刷文化研究、美术史的西野嘉章教授用洗练的笔触,旁征博引,高屋建瓴,勾勒了一百多年来日本图书装帧的发展史,同时又把日本的近代文学发展脉络一笔带过。对于一本书而言,装帧无疑担负着先声夺人的重任,正如津田青枫所言:“装帧是为了让书畅销。要让书畅销,就需要表现抢眼,这是装帧所该做到的”。

...
显示全文

读书是幸福的,做书是痛苦的。

读书的乐趣显而易见,自由穿梭在文字中,贪婪地汲取着作者传达的一切,或引起内心深处的共鸣,或点滴积累着自己的见识,或在开怀大笑中放松心情……大多数情况下,阅读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

但做书就不是这样了。没有做过书的人或许很难想象,一本看上去很简单的书,背后藏着不为人道的艰辛:也许为了书名,编辑和作者隔空争论了一个星期;也许为了封面上的字体,美编纠结了一整个月;也许为了一次套版的瑕疵,几千本书不得不进行核销。有太多也许,决定了最终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这样一本书,可能是得意之作,也可能是妥协之作。无论内容,还是装帧,每本书都带着一个时代的烙印。

而在《装订考》一书中,书籍的装帧被抬到了高处,为他人做嫁衣的编辑站在了舞台前。日本东京大学总合研究博物馆馆长,专攻出版印刷文化研究、美术史的西野嘉章教授用洗练的笔触,旁征博引,高屋建瓴,勾勒了一百多年来日本图书装帧的发展史,同时又把日本的近代文学发展脉络一笔带过。对于一本书而言,装帧无疑担负着先声夺人的重任,正如津田青枫所言:“装帧是为了让书畅销。要让书畅销,就需要表现抢眼,这是装帧所该做到的”。

为了实现这一点,无论是身为作者的谷崎润一郎、夏目漱石,还是长原止水、桥口五叶,又或者兼具双重身份的竹久梦二,都进行了很多尝试和努力。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让人眼前一样的佳作,如长原止水为设计的《涓滴》(森鸥外著,菊版)、冈田龙夫设计的《死刑宣告》(荻原恭次郎著,菊版)、东乡青儿的《可怕的孩子们》(让·科克多著,东乡青儿译,A5版),也有没有考虑周全的试水,如佐野繁次郎的《时钟》(横光利一著,四六版)。

西野嘉章的考量非常仔细,涵盖了装帧设计的方方面面,不仅有版式的大小、封面封底插画的绘制与字的选择,也谈到了外包装、印制工艺,还有用纸、页码、书口的处理等等。尤值得一提的是,《装订考》并不是平铺直叙地描述装帧工艺,其用心的地方在于,有总体概括,亦能结合书的内容、装帧者的生平、当时的国情,梳理了一种设计潮流出现的背景和影响,展露出那个时代日本人的审美取向。譬如,伴随新体诗的到来,菊半裁版(636mm×469mm)、四六版平装本(188mm×127mm)成为惯常使用的开本;很快,新体诗集选用了更加时尚小巧的三六版(182mm×91mm),这种细长版的开本大行其道。

随着时代的发展,日本图书装帧的各种元素都产生了变化,从早期对中国的借鉴模仿,到逐渐融入西方的元素,到走上独立创新之路,发展出自己的风格,到最后输出到国外,反向影响了中国乃至西方,这条设计之路值得我们深思。津田青枫曾为夏目漱石设计过多部作品的装帧,他评论道:“像谷崎这般可以要用复古手法来装饰书本的作风,我是不欣赏的。那种有一种非要展现自己很讲究、不轻易妥协的意思,实令人感到厌倦。”这种来自作者的掣肘,或许是所有做书人的痛苦吧,不过我倒觉得,从另一方面来看,谷崎那种对文字、装帧锱铢必较的态度,或许正是日本图书设计走出国门的助力。

画家东乡青儿断言,“优良的材质加上简洁设计,就是好装帧”;如果再加上好的内容,那就可以称得上一本好书了。能读到这样的书,无疑是幸福的。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装订考的更多书评

推荐装订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