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知更鸟》第15章的文本细读

江寒园
2018-03-25 23:57:49

勒旁的《乌合之众》对群体行为做过分析——群体有着自动放大非理性冲动的能力。在群体中:

自我人格消失,无意识人格起到决定作用; 情感思想在暗示与传染的作用下转向另一个方向; 暗示有即刻转化为行动的趋势。

第15章,正在阿蒂克斯和夜袭的一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时候,作为叙述者的“我”,也就是阿蒂克斯9岁的小女儿,插了进来,她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她把他称作坎宁安先生,她对他打招呼,然而藏在暗影里的坎宁安先生没有丝毫回应。她从父亲那学到,要谈论对方感兴趣的事,而不是你自己感兴趣的。小女孩试图继续和她的坎宁安先生搭话,谈论她并不熟悉的“财产继承制度”,谈和她同班的他的小儿子,谈论他曾给自己的山胡桃……

终于,良久,坎宁安先生回应她了:

他蹲下身来,拥住了我的双肩。 “小女士,我会向他转达你的问候的。”他说

随后他回头向众人挥手,“我们撤吧。”

这是一场足够典型的勒旁意义上的“乌合之众”。在群体行为中,人的主体性丧失,理智似乎也荡然无存。看看叙述者的儿童视角对他们的描述:

周围酒气熏人,还有一股猪圈的味道。我环视四周,发现他们
...
显示全文

勒旁的《乌合之众》对群体行为做过分析——群体有着自动放大非理性冲动的能力。在群体中:

自我人格消失,无意识人格起到决定作用; 情感思想在暗示与传染的作用下转向另一个方向; 暗示有即刻转化为行动的趋势。

第15章,正在阿蒂克斯和夜袭的一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时候,作为叙述者的“我”,也就是阿蒂克斯9岁的小女儿,插了进来,她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她把他称作坎宁安先生,她对他打招呼,然而藏在暗影里的坎宁安先生没有丝毫回应。她从父亲那学到,要谈论对方感兴趣的事,而不是你自己感兴趣的。小女孩试图继续和她的坎宁安先生搭话,谈论她并不熟悉的“财产继承制度”,谈和她同班的他的小儿子,谈论他曾给自己的山胡桃……

终于,良久,坎宁安先生回应她了:

他蹲下身来,拥住了我的双肩。 “小女士,我会向他转达你的问候的。”他说

随后他回头向众人挥手,“我们撤吧。”

这是一场足够典型的勒旁意义上的“乌合之众”。在群体行为中,人的主体性丧失,理智似乎也荡然无存。看看叙述者的儿童视角对他们的描述:

周围酒气熏人,还有一股猪圈的味道。我环视四周,发现他们全是陌生人。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的人。这是夏天的夜晚,可是这些人全都穿戴整齐,他们大都穿着背带裤和厚棉衬衫,扣子一直扣到领口上。我估计他们都比较怕冷,因为他们的袖子没有挽起来,而是扣着袖口。有些人还戴着帽子,拉得很低,紧压在耳朵上。他们是一群表情阴沉、睡眼惺忪的男人,好像很不习惯熬夜。

表情阴沉,睡眼惺忪,周围环境是,中间灯泡下的一个光圈,周围阴暗,如果拍电影,用的就是黑色电影(Film Noir)的基调,表现主义的风格。

从前文可以看出,他们几乎要准备动手了,现场的气氛,用剑拔弩张形容也不为过。然而就在这时候,阿克蒂斯的小女儿和儿子闯了进来。

小女儿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她向他打招呼,坎宁安先生一直不理她,直到她不断的搭话屡次尝试,他似乎才记起了自己。

事后,用阿克蒂斯的话来说,昨夜你们这些孩子让沃尔特·坎宁安站在我的角度考虑了一分钟。那就足够了。

这里的一个隐喻,小女孩用自己的行为话语终于把在群体行为中已然丧失主体性的坎宁安先生询唤回来,使他重新成为个体,而不再是群体的一份子。

阿克蒂斯对他孩子说,不管怎样,每一伙暴徒都是由人组成的。昨天夜里坎宁安先生是暴徒之一,可是他依然是个人。在南方的任何一个小镇上,每一伙暴徒都是由你认识的人组成的——这让他们显得很不传奇,是不是?

这就是整件事情的传奇之处,我们和每一个人都相熟,他们都是你的街坊邻居,可是当深夜他们聚在一起,你再次面对他们时,发现他们居然如此陌生。事件开始时,阿克蒂斯还试图与他们搭话。

这也是坎宁安一开始拒绝小女孩的“询唤”的动因,服从“询唤”则意味了从群体又回到了个体,回到了那个给他山胡桃的熟悉的“坎宁安叔叔”,而不是沉默的群体一份子。

1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杀死一只知更鸟的更多书评

推荐杀死一只知更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