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 嘴对嘴地喂我

醉酒的马修
2018-03-25 看过

《我的爱情生活》这本书,刚才翻了翻当当网的购买记录,是去年12月12号下的单,但直到这周(具体3月19号)才想起从书架上取下来。

在看这本书之前,我对荒木经惟跟荒木阳子的了解,仅限于荒木那充满性意味的摄影本身。作为比荒木小7岁的阳子女士,在婚后却一点都“不想”做荒木的妻子,她要做的是“他的女人”,正如她在书里所说的,因为“我最喜欢变态”。

关于他们的爱情开始,阳子的如下记述流露出她难得的纯纯浪漫:

“在此之前,我的世界只有三原色。但是,现在这三原色行将变成带有几分素雅的颜色。我暗自感到,因为一个男人的出现,季节被明显地区别开来。那是一个冬季快要结束的时候,我20岁,他27岁。”

至于阳子是如何真正意义上地爱上了荒木这个变态,她很直接地写道:

“我明白我之所以愿意与他交往,是因为他善于理解我那迷恋低级趣味的浪漫主义。他似乎早已看透我那颗执着于无聊事物、虚浮散漫的心。”

作为同样一个有着恶趣味跟怪癖的人来说,很难不与阳子小姐产生共鸣。换而言之,如果不是看了阳子自己关于她跟荒木爱情生活的那些文字记录,我真的都快要忘记了自己所向往的爱情模样:

“不行不行,奖品,奖品

“我说道,把他摇醒

“要他将冰镇的毕雷矿泉水

“嘴对嘴地喂我喝”

如果我对阳子小姐生前所写下的这些记述着她跟荒木爱情生活的文字为之感动,或许也因为我自己就算不及荒木那般变态,起码也是“幻想着雨天在放着王菲的音乐的房间里跟你做爱”的坏蛋。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的爱情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爱情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