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缘 半生缘 8.9分

浅谈《半生缘》

愤启悱发
2018-03-25 20:34:14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一定是那句“一世情半生缘”。人世间情情我我真没个定数!同时也存在着某种规律。当我们从更高的角度俯瞰人生的时候,这种规律格外清晰,又深不可言。 再说说小说的脉络和人物。 小说以沈世钧和顾曼桢的半生情缘纠葛为线索展开, 第一章主写沈世钧和顾曼桢如何相识; 第二章介绍了顾曼桢的家庭情况; 第三章介绍了许叔惠的家庭情况; 第四章写沈世钧的家庭情况,以及沈世钧第一次回家(与许叔惠); 第五章写沈世钧和顾曼桢感情的发展; 第六章写沈世钧和顾曼桢情感的进一步发展,以及石翠芝与一鹏订婚; 第七章写顾曼璐的不幸婚姻和婚后生活; 第八章写沈世钧与顾曼桢的第一次感情裂痕(豫瑾); 第九章写沈世钧因父亲病重第二次回家,逐渐妥协,接手父亲事业; 第十章写沈世钧带顾曼桢和许叔惠回家,石翠芝解除婚约;

第十一章写沈世钧和顾曼桢的第二次感情裂痕(沈家不满顾家),以及顾曼桢遭姐姐姐夫暗算;

第十二章写顾曼桢遭囚禁,想方设法逃脱不成;

第十三章写沈世钧和石翠芝的婚姻;

第十四章写顾曼桢借生产之机终于逃脱,有因孩子病重回到祝家;

第十五章写顾曼桢与祝鸿才结婚与祝鸿才的婚外情;

第十六章写沈

...
显示全文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一定是那句“一世情半生缘”。人世间情情我我真没个定数!同时也存在着某种规律。当我们从更高的角度俯瞰人生的时候,这种规律格外清晰,又深不可言。 再说说小说的脉络和人物。 小说以沈世钧和顾曼桢的半生情缘纠葛为线索展开, 第一章主写沈世钧和顾曼桢如何相识; 第二章介绍了顾曼桢的家庭情况; 第三章介绍了许叔惠的家庭情况; 第四章写沈世钧的家庭情况,以及沈世钧第一次回家(与许叔惠); 第五章写沈世钧和顾曼桢感情的发展; 第六章写沈世钧和顾曼桢情感的进一步发展,以及石翠芝与一鹏订婚; 第七章写顾曼璐的不幸婚姻和婚后生活; 第八章写沈世钧与顾曼桢的第一次感情裂痕(豫瑾); 第九章写沈世钧因父亲病重第二次回家,逐渐妥协,接手父亲事业; 第十章写沈世钧带顾曼桢和许叔惠回家,石翠芝解除婚约;

第十一章写沈世钧和顾曼桢的第二次感情裂痕(沈家不满顾家),以及顾曼桢遭姐姐姐夫暗算;

第十二章写顾曼桢遭囚禁,想方设法逃脱不成;

第十三章写沈世钧和石翠芝的婚姻;

第十四章写顾曼桢借生产之机终于逃脱,有因孩子病重回到祝家;

第十五章写顾曼桢与祝鸿才结婚与祝鸿才的婚外情;

第十六章写沈世钧与石翠芝的婚后生活;

第十七章写沈世钧和顾曼桢与许叔惠和石翠芝有情人互表心声。

从写作手法看,作者的笔调是非常平淡的,但是这种平淡,一不影响作品的情节跌宕,二在这种平淡中表达了作者对于红尘世界永恒主题—“情”—的深刻见解,而使小说充满力量。

再说一说小说中主人公的姻缘纠葛。

沈世钧与顾曼桢。

小说从沈与顾的相识说起,在沈与顾的饭馆拥抱中结尾,沈与顾的半世情愿纠葛,构成了小说的线索与主题。沈世钧是富家子弟,因不愿继承家业只身跑到上海工作,同样是在上海,认识了半生之缘——顾曼桢,在双方家庭和两人感情的压力下,沈世钧逐渐接手家业,成了家里的顶梁柱。顾曼桢家境坎坷,姐姐为养活一家人十七岁便出来做了舞女,顾曼桢辛勤工作身兼数职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一家人的生活。

和大多数恋人一样,沈和顾在感情发展的初期非常幸福和顺利,在世均第一次回家之后,越发觉得对曼桢爱得深切,回到上海便迫不及待去见曼桢,并向她隐隐得表白了。到了第六章,一鹏从南京到上海来,告知世均他和石翠芝订婚了,虽然世均的父母非常希望世均能和翠芝在一起,但世均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并且非常高兴的祝贺他们。也就在这时,可能是受到一鹏和翠芝婚姻的影响,世均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也就是全书唯一一次向曼桢正式求婚,“世均道:曼桢,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我上次回去,我父母也说她希望我早点结婚。”曼桢却以家庭负担和世均前途为由拒绝了他,在章末,作者别有韵味地描述了这一天,“他们在沉默中听见那苍老的呼声渐渐远去。这一天的光阴也跟着那呼声一同消逝了,这卖豆腐干的简直就是时间老人”。这是作者笔下极少数,极难得的带主观看法的抒情笔法,和小说中的其他文字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是沈和顾缘分的至高点,作者描绘了他们顾家深夜求婚,围炉热吻的美妙画面,遗憾的是,这美妙的画面“随时间老人”“渐渐远去”“一同消逝了”。

紧接着是豫瑾的出现。

豫瑾曾和顾曼桢的姐姐顾曼璐订婚,因顾曼璐出来做了舞女,婚约也就自然解除了,而豫瑾对顾曼璐一直是念念不忘。见到顾曼桢这样向她姐姐,又得知她还没有订婚,便向曼桢求婚,曼桢断然拒绝了。顾太太和顾老太太不知他们的情况,还筹划起曼桢和豫瑾的事来。另一边世均因为顾太太和顾老太太的态度一度误会了曼桢和豫瑾的关系,来找曼桢的次数也减少了。这让曼桢十分生气。然而在世均主动求和曼桢的解释之后两人便重归于好了。

豫瑾的出现是沈和顾感情接受的第一次挑战,挑战的对象来源于第三者,他们轻易越过了这个砍。随着剧情的发展,他们迎来了感情中的第二次挑战——家庭。

世均父亲病重,回到家后,世均逐渐接手了父亲留下的家业,一方面父亲病重需要他成为家中的顶梁柱,另一方面世均考虑到就要和曼桢结婚了,希望能担负起两个家庭的重任。因此打算辞去上海的工作留在南京。曼桢为此非常痛心,认为世均把自己的事业看得那么轻,而且辞去上海的工作意味着他们相见的机会更少了。

世均一面向她解释,一面邀她和叔惠去南京玩。在南京,世均家中,同样是深夜,同样是围在火炉旁,世均送了曼桢一枚戒指,红宝石戒指。从当时的气氛和两人的发展阶段来看,颇有定情信物的味道,两人的关系再一次升温。就在这时,世均的父亲在病中见到曼桢,刹那间想起了上海的一段经历——曼桢向极了一个人,一个舞女,当然,他不知道曼桢是她的妹妹。但是,沈家对这样的人对这样的家庭定然是不满意的。家庭的意志强加在这对涉世未深的恋人身上,他们的感情能否经得住考验呢?回到上海,在曼桢家中,两人终于因为家庭原因进行了一次激烈的争吵,曼桢生气的把他们的“定情信物”扔在了纸篓里,他们感情的第二次矛盾爆发到了极点!两人的感情似乎画上了句号。

恰在这时,顾曼桢的姐姐顾曼璐因无法生育,家庭矛盾显现。祝鸿才又发了迹,成天在外面鬼混。为了挽回祝鸿才的心,顾曼璐不惜假借自己生病,将顾曼桢骗到祝家过夜,让祝鸿才强奸自己的妹妹顾曼桢!顾曼桢遭到强奸后,身体虚弱,怀上了孩子,又被祝家囚禁,逃脱无力。沈世钧寻人无果。两人阴差阳错 就此相别。

从此,他们一个人接受了命运的妥协安排;一个人开始了对命运的挣扎反抗。

沈世钧在父亲去世孝满之后,和石翠芝产生了感情,不久便结婚了。

顾曼桢一心想着沈世钧,姐姐顾曼璐多次劝她嫁给祝鸿才都被顾曼桢果断拒绝。顾曼桢在祝家受尽折磨,终于借生产之际,在好心人蔡金芳的帮助下逃离医院,逃脱祝家,几年之后,祝鸿才与前期的女儿招弟染疾身亡 ,顾曼桢的儿子也染上了病。此时顾曼桢的姐姐因早年留下的病根去世。顾曼桢担心自己的儿子无人照顾,无奈回到祝家。在祝鸿才半真半假的悔过下,又在儿子生病之际,顾曼桢心头一软 嫁给了祝鸿才。婚后,祝鸿才本性不改,仍旧在外面花天酒地,并且在外面养了一个姨奶奶。顾曼桢发现之后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暗自筹划起离婚的事情。

从沈世钧和顾曼桢那一晚掷戒分别后,沈世钧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接受家庭意志,继承家业,迎娶白富美,生儿育女,事业走上正规。用世俗的眼光看,可以说是人生得意,此生无憾。顾曼桢则在反抗命运,反抗家庭,在社会认知和个人意志中苦苦挣扎。在与祝鸿才离婚之后终于获得了内心的解放。

小说到这里并没有结束,沈世钧和顾曼桢在机缘巧合之下,在一间饭馆里相会,相拥热吻,回忆起过去的点点滴滴,两人之间的感情丝毫未退,而现实残忍的回应他们——“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应该说,本书的结尾这一幕是两人感情积累爆发的至高点,是小说的灵魂。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一段之前,作者只向我们展示了那个特定年代的恋爱与婚姻,是一部非常好的叙事小说,而这一段,则向我们全面展现了作者的思想观念。

我前面说,从世俗的角度看,沈世均的人生是非常完美的,那么,在小说中,在作者笔下,沈世均的人生又是怎么样的呢?在作者笔下,沈世均赢得了世俗,却输给了自己的心——在他看见顾曼桢写给他的信后,那份埋葬心底的感情已经难以抑制,亟待喷涌而出了。

沈世均与顾曼桢的感情的分分合合,既是那个特定年代人们对于婚姻现实的无奈屈服 换句话说 ,恋爱是恋爱 ,婚姻是婚姻,随着小说情节的发展,沈世均与顾曼桢年龄逐渐增长,看待恋爱与婚姻的观点也发生了变化,与社会意识相融合,这是他们分分合合的第一个原因;沈家因顾曼桢的姐姐做过舞女而反对他们的婚姻,顾家又对他们的结合举棋不定,朝令夕改,家庭的无知与短见是造成他们这段婚姻悲剧的第二个原因,是家庭层面的原因;两个人涉世未深,对于感情的人生方位把握不准,凭着年轻的满腔热血而缺乏指导,缺少恋爱结婚的方法技巧 ,是造成这段悲剧的第三个原因,是个人层面的原因。

作者借此,以沉重的笔调,向我们陈述了社会大背景下,自由恋爱与婚姻之间的重重矛盾,渺小的个人终将淹没在浩瀚的现实社会的滚滚洪流之中。

我体会:作者对于现实社会和人性的陈述与认知是无法辩驳不容置疑的,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作为历史洪流和社会现实中的个人,其力量是微弱的,,根本不可能和大势所抗衡。所以,要清晰的从历史,社会和人生的角度去理解恋爱与婚姻,从更高的层次更好把握恋爱与婚姻的矛盾,并处理好这种矛盾。

其次,对于每个人而言,人生都是未知数,充满不确定性,恋爱婚姻也是一样的,既要充满耐心的呵护一段感情,一段婚姻,也要以乐观坚毅的心态去面对生活中面临的困难,直面挑战,同时在正确的义利观下合理运用技巧与方法,为感情发展添糖加蜜。

浅析三段感情:

一、沈世均与石翠芝

小时候是青梅竹马互补欢喜,成年后是恰在此时遇见你。

双方家庭门当户对,又是世交,父母在背后默默支持,两个人到了合适的年纪,看看兄弟姐妹朋友一个个都结了婚,彼此相顾两无言,尽在此间。

他们的婚姻承载着社会认知与家庭意志,彼此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不论小时候的爱恨),两个人又是内向偏稳定的性格,因此很少因为个人情绪而影响到家庭的期望和婚姻的稳定。在小说中,他们的婚姻也是比较平稳和美满的。

二、许叔惠与石翠芝

从性格方面分析,我认为他们是非常搭的一对,一个开朗善言,一个内敛崇拜。

遗憾的是许叔惠的家庭条件不如石翠芝,心生自卑感;石翠芝是大家闺秀,放不下身份来说得太明。故此两人断断续续,未能走到一起。

他们两人的感情之前,穿插了一鹏,石翠芝勇敢的取消了婚约,而因为内心的自卑,许叔惠没能迈出那一步。

在这里对石翠芝和顾曼桢做一个对比。这两个人对感情、婚姻都有过挣扎反抗,最后也都屈服于命运,顾曼桢的挣扎是外界强加于自身的,而石翠芝的反抗力量源于自身的力量,特别是与一鹏悔婚,是自身力量与外界博弈的胜利。因此,我认为石翠芝是小说中最具反抗精神的女性。

许叔惠能言善辩背后,是一颗卑微的内心,他在美国娶的太太和石翠芝很像,年轻漂亮有钱,比石翠芝还阔。许叔惠的自卑,不仅让他错过了一段本该美好的感情,更让他一辈子都没有走出石翠芝的影子。

他们很适合在一起,但是在外界压力下,注定要情感破灭的(凤凰男和孔雀女的故事还少么?)。

三、顾曼桢与祝鸿才

祝鸿才是一个典型的市井小民地痞流氓,每日花天酒地庸才好色,见异思迁。在乡下有一位妻子,并有一个女儿招弟,又与顾曼桢姐姐结婚,最后联合顾曼桢的姐姐强行占有顾曼桢,更是可憎可恶到了极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曾经的女神一旦到手,又在外面养起了姨太太。

顾曼桢为了孩子心一软违心嫁于祝鸿才,犯了大错,到头来免不得离婚告终。

他们的婚姻是建立在强加于他人意志之上的,被孩子捆绑的悲剧婚姻,没有共同的认识基础,没有相互支持的家庭基础,也没有青梅竹马或者是其他的感情基础,是典型的具有社会问题的捆绑婚姻,离婚当然只是时间问题。

通观上面几个案例,可以看出,在作者笔下,男性更加现实,女性则服从于现实,即使极有反抗精神的石翠芝,悔婚一鹏,示爱许叔惠,最后也不得不服从现实,嫁予了沈世均。

总结起来,作者对“情”的理解,带有社会的,时代的悲观性。在作者其他的作品中,同样有相同的观点:感情服从于家庭、社会环境,人终会被环境被社会所影响,改变,最终屈服。

以上纯个人观点,如果有不同意见,欢迎留言交流,谢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半生缘的更多书评

推荐半生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