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人 电视人 7.9分

读书笔记|电视人(短篇小说集)

蘑菇栗子酱
2018-03-25 看过

作者:[日]村上春树;译者:林少华

出版:上海译文出版社

短篇集涵盖了六个故事。每一篇文字都包含着“何为自我”“何为主体”的问题,诚如译者文前言所说:叩问主体性,自身在何处。

“我”究竟缘何存在,如何证明?如若他者视““我”为无物(这里的他者涵盖甚广,乃至全部生物),全然不曾察觉“我”的存在,存在岂不是妄谈?以主观唯心主义论,我即是宇宙中心,那么当我察觉不到他者存在的时候,他者也是不存在的。他者无法感知“我”,那么“我”如何作为物质存在?

这几个故事都展现了主体的失落,《行尸》中主人公究竟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我们存活的整个宇宙是真实还是虚幻?有点《盗梦空间》的意味。我想起冷彻的泳池,寂静无声的幽蓝,只我一人,哗啦作响,在深处仿佛有水怪等待我、吞噬我。

我的身体是物质的,我的精神则脱离了肉体,“我”将何去何从,死亡究竟是解脱还是另一个火坑?诚如《眠》当中所言:“目睹死的已经死去,活着的谁都不知晓死为何物,也不明白死……不死谁也不明白死。死可以是任何东西。”也许是清醒的黑暗,永生的孤独。

在离开学校踏上社会,骑着单车游荡在城市的夜里,我感到深深的孤独,与自我的疏离。辗转反侧,自暴自弃,恶性循环。如同乏人问津的劣质产品,深切的哀伤中流露着厌恶和滑稽。

正如不明白死是什么,我也不明白家是什么。随着长大,疑惑更甚,上学的时候记得课文里曹文轩先生的一篇文章大概叫做《前方》,里面讲到过这个话题,我深以为然,他说“家”成了一种符号,代表着温馨避风港,当我们身在远方思念着家乡,真正归去心里又缺失了什么,日思夜想的不是实体的可以遮风避雨的“家”,而是“家”所营造的温馨的概念。

在外读书,每每到了假期总见一拨人早早订票回家,我也不例外,其实两边生活并无甚差异,仅仅在人潮涌动的回家人群中不想落于萧瑟凄凉之境,临到家的陌生感和羞涩让我不适。

一切宏大的命题到我这里都变得很模糊,爱是什么,生是什么,我认为现在所存在的爱都是习惯,符合公序良俗所期待的那样,让社会秩序能正常持续运转,我曾祝福朋友找到为之动心的灵魂,其实我质疑我们到底为什么而心动,而窒息。

爱更像是人类制造出来用以哄骗自己和他人的束缚,说得好听点,羁绊。我也会沉溺于创作者对爱的刻画里,而后又觉虚无。

我对他者的崇拜更像是寻找自我认同,从同一个崇拜群体寻找认同,从他者印证我自身的存在,我害怕被抛弃,害怕被世俗放逐,我害怕一切违背社会常理,不外如是。崇拜的与其说是具体的这个对象,不如说是在寻找自我的满足。在日复一日的生活里,在繁杂无趣的工作中,任意挑出一天也不甚深刻,在平淡中自己被吞噬,被淹没,被抹去。

“我”是名为现实的囚徒,漂泊无依,归无定所。

@Junrin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电视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电视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