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拯救你,我的乡村?

流水高山心自知
2018-03-25 看过
书 名:村落中的国家:文化变迁中的乡村学校
作 者:李书磊
出版信息: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9.10

       今天终于找到并看完这本早就听说的书。作者以河北承德丰宁希望小学作为田野对象,对乡村学校、教师、课程及其与乡村的关系进行了较为细致的描绘。作者看来,乡村学校是一个与乡村生活格格不入的疏离的存在,是国家政权在乡村的延伸,学校的内容是尘世生活导向的,学校教育的产品是向大城市输送,学校里的教师是“国家干部”,是村落中的“他者”。在对乡村学校进行较为细致的描绘之后,作者探讨了所谓的“教育循环”的问题,并指出了乡村教育发展的两条出路,一中思路是如陶行知先生等所提倡的,在乡村学校实行乡土教育,使学生接受乡土化教育,另一种思路是寄希望于受到较高教育的回乡大专生,希望借助他们的力量促进乡村的现代化变革。在今天乡村对城市的依赖性越来越强,农村日益凋敝的情况下,一味地试图强调将乡村学校中的教育置换为与农村生活经验相关的教育,可能性似乎越来越低;但是,将乡村的希望寄托在那些在大城市不得志而被迫回乡的农村毕业大专生的身上,这样的可能性是否也会显得迷茫?
      究竟如何看待乡村学校与村落生活的关系?作为现代性过程中的一个典型代表,现代学校在扎根村落伊始其实就已经渗透着国家和民族意志,学校教育里的学制体系和教育内容从一开始也都是从西方舶来的科学文化知识,因此乡村学校与村落生活的疏离其实也有其历史原因。乡村学校应当如何发展?究竟是哪个群体可以真正担负起乡村的现代化重建的任务?李书磊在将近二十年前提出的这些疑问在今天仍然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可以关注的问题:土派教师与洋派教师之间的微妙关系;学校教育的科学化、标准化;口语与书面语体系的冲突和矛盾;小学语文教学中以思想教育和科学教育替代了文学审美;

部分内容摘录:
P9
1905年废科举、兴学堂就是在新的民族国家观念的指引下对于中国危急形势的一种因应,新式学校本身就是国家自我觉醒的产物。而在以后的几十年间,中国的学校不仅作为培养现代人才的国家机器而存在,而且还以其鲜明有力的符号系统——如统一的校服、肃穆的校园、谨严的校礼、激昂的校歌——成为国家意志与形象的展现。
P12
学校有它看得见与看不见的围墙,它只是通过农民的子弟才同乡村社区发生关系。丰宁希望小学在成片的农舍与田野中间显得既特别又孤单,它居于乡村、为乡村而设,却又不属于乡村,农民们从学校边走过,总带着关注而又疏远、陌生但又不无艳慕的眼光看着那漂亮的楼房与高高飘扬的国旗。
P71
缺少文学内容,不仅仅是给课堂造成了时间上的麻烦,更重要的是它使教师在讲课中丧失了主观性。主观性是文学最显著的特征,它意味着个性、情感与自由的思想。没有了主观性,教师也就没有了作为个人的魅力与作为师表应有的精神力量,而仅仅成为社会主流意识金丹的传声筒。
P143
小学、中学教育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通过高考,而除了这榜上有名的成功者之外,绝大部分受教育者都成了支持这种汰选的分母;被选出的人将进入城市与体制,而被淘汰的人则仍然留在乡村与民间,但他们所受的教育却并非是为他们在现在的乡村生活做准备的,乡村并没有他们的用武之地,教育所给予他们的愿望和能力已使他们与现在的乡村生活格格不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村落中的“国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村落中的“国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