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锋 刀锋 9.0分

以索菲的视角看伊莎贝尔的恶和莱雷的伪善

东方会
2018-03-25 17:07:43

伊莎贝尔的恶是那种是那种不易被人察觉,但致命的恶。

伊莎贝尔虽然和莱雷和平分手,但始终不肯放过他,他因为没办法折磨他,于是把矛头对准了索菲,这个前半生混乱不堪的女人,当莱雷伸出上帝之手的时候,伊莎贝尔巧妙的设计不仅让索菲酒瘾复燃,而且更是断了她走上自我救赎的希望,后来索菲死在堕落的泥潭中。

当“我”(本书以第一人称开篇)质问她时,她竟能如此从容的坦白一切,仍旧保持着她那上等社会式的优雅,即使流出可怜的几滴眼泪也许还不是为了索菲之死而流,更多的是感到得不到莱雷的愤懑和自己的无能为力(读不懂莱雷),也许这种愤懑还是向着莱雷发的,为当年他抛弃她而发。再优雅的人也可能仅用些许分钟的聊天把多年的感情化作炊烟,从此各奔前程,尤其是伊莎贝拉这样的女人,她选择了莱雷,年纪轻轻对上流社会的生活之道了如指掌,她怎可能轻易放过莱雷,这个背弃她感情的人?回响来了,她借着索菲的性格缺陷,推波助澜,让索菲暴尸河中。

显然这不是国内小说,不受因果报应,但即使是因果报应,也轮不到伊莎贝拉身上,

因为她设计的巧妙,凡人很难想到。

因为她优雅大方,凡人根本不会联想不到她。

因为索菲

...
显示全文

伊莎贝尔的恶是那种是那种不易被人察觉,但致命的恶。

伊莎贝尔虽然和莱雷和平分手,但始终不肯放过他,他因为没办法折磨他,于是把矛头对准了索菲,这个前半生混乱不堪的女人,当莱雷伸出上帝之手的时候,伊莎贝尔巧妙的设计不仅让索菲酒瘾复燃,而且更是断了她走上自我救赎的希望,后来索菲死在堕落的泥潭中。

当“我”(本书以第一人称开篇)质问她时,她竟能如此从容的坦白一切,仍旧保持着她那上等社会式的优雅,即使流出可怜的几滴眼泪也许还不是为了索菲之死而流,更多的是感到得不到莱雷的愤懑和自己的无能为力(读不懂莱雷),也许这种愤懑还是向着莱雷发的,为当年他抛弃她而发。再优雅的人也可能仅用些许分钟的聊天把多年的感情化作炊烟,从此各奔前程,尤其是伊莎贝拉这样的女人,她选择了莱雷,年纪轻轻对上流社会的生活之道了如指掌,她怎可能轻易放过莱雷,这个背弃她感情的人?回响来了,她借着索菲的性格缺陷,推波助澜,让索菲暴尸河中。

显然这不是国内小说,不受因果报应,但即使是因果报应,也轮不到伊莎贝拉身上,

因为她设计的巧妙,凡人很难想到。

因为她优雅大方,凡人根本不会联想不到她。

因为索菲放荡淫乱,更成了死有余辜。

正是这种恶,好比打蛇,伊莎贝拉上来就抓住了索菲的要害。

书中莱雷说善和恶是一种联系,我感到一阵悲哀,就能力来说,如果伊莎贝拉选择了善,她会比莱雷走的远。

本书最大的遗憾是莱雷,我以为成为人们的救世主,而后来他却走向了自我完善的道路,泯没在茫茫人海中,看完此书,我对莱雷的寻找上帝之旅感到怀疑。

印度大师对他说:你已经走的很远了。

我觉得莱雷不但走远了,而且还走偏了。莱雷治疗过格雷,说:他想被治好,我只是给了他些心理暗示,信心。

可是莱雷给索菲呢!你既然选择了要拯救索菲,必定是知道索菲的劣根性的,出现如此的插曲,莱雷的善表现的和索菲的脸一样苍白。不失也成为一种恶,给了别人希望,然后让她承受更大的失望。

终归,莱雷起于闲荡,终于闲荡。这样想来那个飞行员其实不该就他。

毛姆在最后强行解释故事圆满,想想真的讽刺。最起码,索菲求得一死,我相信她说过,但真要叫她去死还真的愿意吗?

记得莱雷说,索菲本来就喜欢过这样的生活,那你有何必干涉呢!人家的命运已经如此不堪,你何必救而不彻底?

从短短的描写中我们看到,虽然索菲私生活混乱,但她诚实,率真,不欠账不欠人人情,莱雷你也这么称赞过她,但索菲这个女人,你诚心要救她吗?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刀锋的更多书评

推荐刀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