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经济 零工经济 8.1分

如果工作得不太开心,会不会是工作模式不太对?

妙荔
2018-03-25 17:02:58

原创 2018-03-25 妙荔 爱呀坏生活

以前我在agency工作的时候,会有一些freelancer来参与不同的项目。他们的角色主要是参与brainstorming,给出咨询建议。他们不用坐班,一般是开会的时候来参加,之后可以在办公室也可以回家去工作,到时间交出方案、给出反馈,或者根据需要做够support即可。当时我刚进入公关这一行不久,作为一只小菜,特别羡慕这样的工作。我想,如果以后我能做一个freelancer就好啦,剩余的时间我就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了。

距今若干年,我还没有脱离职业人的苦海,也明白要成为一名freel

...
显示全文

原创 2018-03-25 妙荔 爱呀坏生活

以前我在agency工作的时候,会有一些freelancer来参与不同的项目。他们的角色主要是参与brainstorming,给出咨询建议。他们不用坐班,一般是开会的时候来参加,之后可以在办公室也可以回家去工作,到时间交出方案、给出反馈,或者根据需要做够support即可。当时我刚进入公关这一行不久,作为一只小菜,特别羡慕这样的工作。我想,如果以后我能做一个freelancer就好啦,剩余的时间我就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情了。

距今若干年,我还没有脱离职业人的苦海,也明白要成为一名freelancer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前提是做够了职业人,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才可以part-timer的角色在这个领域里做事。但对于大多数的part-timer而言,多数的的状态还是以“打零工”的面貌呈现的。

打零工养活自己不是丢份儿的事,它将成为新的生活方式

或许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对工作的概念还依然是,一份工作做一辈子,它既是专业性的体现,也是现代职业生态的要求。这种一辈子做的“一份工作”指的是同一种职业性质,譬如一个人是会计,他可以在这家企业做,也可以跳槽到另外一家,可以是建筑行业,也可以在制造业做会计。这是现如今的情况,在父辈那一代可能更加地“专一”,他们甚至一辈子都在一家企业做同样一个岗位,每天做着重复的事情。

但这样的职业规划有其立足的两个原因,一是与经济发展阶段和相对稳定的商业形式相适应,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人们对一生从事一个行业的职业构架。第二则是人的抱负的满足和荣誉感,人们总是期望能够在一个行业领域中,随着青春年华的逝去,收获的是相应的成就感,以及以此奠定的人生成就的重要方面。

这是我在读《零工经济》这本书的时候感触最为深刻的一点。对于将零工视为一种职业规划,而不同于过去认为的将打零工视为权宜之计或者不得不为之的次等选择。这其中最大的阻碍可能还不在于经济是否发展到可以提供大量零工机会的阶段,而是人们内心里对于打零工这样的生活方式的看法,这有悖于人们对“成功”的定义。

我们对于那些以小时计算的零时工作或者兼职工作都怀有极大的不信任感,哪怕一个人身兼数职,其收入也较为乐观,在现代职业观念来看,基本都会被怀疑是否足够专业,对自己的职业生涯缺少规划,工作和收入非常不稳定等。

在读过《零工经济》这本书之后,我将此前秉持的这种对职业的传统定义推翻了。这并不等于是说我就认为一生只从事一份工作的职业状态不好,这样当然非常棒,从事这类工作的人的专业性可得以强化,并且可能具备解决更为复杂专业问题的能力,譬如律师、会计师等等。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未来社会的发展、经济的变动加快和生活模式的变迁等等因素,会让我们的职业模式也发生变化。现代企业的破产率大大增加,新创企业不断涌现,其实这一切都已经开始显示出了未来人类的职业模式将会出现转变的端倪。

“一辈子只做一件事”的心态可能让你做不到一辈子

对于一家逐渐发展壮大的企业来说,总会有建议说企业应该丰富业务单元,开展多种业务,以保持利润,分担风险。可为何到了个人职业规划上却反过来了,要求你做得更深、更专业,其实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需要以牺牲广泛度为代价的。

职业人将专业领域做得精深本身本无可厚非,但却没有谁能保证随着商业形态变化的加剧,你埋头苦干的这个行业不会面临在某一天醒来后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风险。

零工经济的意思有两层,第一层跟字面意义差不多,就是通过零时工作、兼职工作来获取收入。也就是一个人的一份工作可能只是阶段性的,他可能同时做几份工作,他的劳动时间并不固定属于某一个雇主。第二层意思则是要求我们“利用现有技能、经验和兴趣,发展出一个多样化的‘零工组合’”。其核心在于,不再将工作设定为抢占我们个人时间、抢夺私人生活的对立角色,而是通过这样的工作方式,使得我们能够建立起人生“优先事项和价值观一致”的财务计划。因为对于人生来说,工作仅仅是其中一部分啊。

那可能我们比较担心的是,如果都是靠这种在我们看来只是做“临时工”的工作来维持生活的话,存在工作和收入稳定性差、缺乏福利保障的问题,而福利当中就包括现下的各种医疗等保障,还包括了未来的养老退休金的支付问题。与此同时,人们可能存在一个更为隐秘的担心,那就是如何向家人和朋友交待——我一个叉叉大学毕业的正规毕业生成了一个做兼职的临时工——至少在他们的眼里会是这样认为的。

这样看来,零工经济在如今面临到的最大挑战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第一是社会观念的阻力会妨碍某些已存在转变工作模式基础的人率先采取行动,第二则是现有的商业模式和职业机会还在一个发展初期,暂未达到一个可以提供大量工作机会的零工经济时代。

但这并非是说就没有可能性,即便是发展初期,其实已经出现了不少机会了。Uber和滴滴的出现已经让一部分人开始将业余时间用于产出,公众号的涌现需要大量文字和画作创作者。

书中作者就有关如何去开始自己的“零工”生活方式给出了一些有指导性的建议。这需要我们从一个相对熟悉的圈子中抽出时间和精力,去开拓新的圈子,融入其中,并寻找机会。

生活不再围绕工作而迁徙,零工组合给予更多生活自由度

为什么我会对这本书感兴趣,我想是因为工作和个人生活之间的一个矛盾关系。如果可以,谁想工作啊。可是如果不工作,其实我们会失去很多跟社会的连结,而这些看似不得已的连结却是我们去体验变化、头脑保持思考状态和敏锐度、感受生活的根本。

作者Diane Mulcahy这么总结零工经济:

“Traditional full-time jobs are insecure, increasingly scarce, and filled with employees who wish they were doing something else with their lives. Working in the Gig Economy - as a consultant, contractor, freelancer, or part-timer - can offer an attractive, interesting, flexible, and even lucrative and secure alternative to the corporate cube.”

零工经济形态的出现,让我们的生活方式变得丰富并且存在更多可能性。相比于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充满可能性和机会的生活状态,对一部分来说恐怕不得不说这是值得期待的。当然,还是有一些人会认为传统的工作模式和生活方式更好。但不管他们是否坚持抱着过去不放的态度,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都势必不再同于以往。

“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我国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比上年增长1亿人左右,分享经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这个数字,相当于6%的劳动力人口。”

“2016年,滴滴平台为全社会创造1750.9万个灵活就业机会,其中238.4万来自去产能。”

可能有人会说,难道开滴滴、送外卖就是你所说的零工经济新时代了吗?要知道,这些人每天的工作时长有可能超过十个小时,要忍受长期户外奔波的辛劳,还存在劳动合同不规范、社保关系难挂靠等等问题。

首先,开滴滴、送外卖并不等于零工经济的所有形式,也并不是零工经济的代表,它们只是其中的一种零工职业形态。零工经济时代并不拒绝在主业之外有另一项副业,或者同时有几份没有主业的职业。

其次,户外奔波的辛劳和四季恒温的办公室内的暗潮汹涌、心机四伏同样都是辛劳,没有说哪种劳动更高尚或者哪种劳动更具备被同情怜悯的特质。而劳动合同的是否规范、社保关系挂靠等问题,都依旧是站在传统就业形式的角度来看,随着零工经济的深入发展,这些问题会逐步得以解决,一方面有赖于政府的指导管理、行业的自我规范,另一方面,新的经济形态出现会逐渐促使商业形态、模块逐渐产生相互适应匹配的改变,最终也会出现与就业形态相匹配的社会保障形式。

市场经济出来的时候大家可能担心国家不分配工作和房子该怎么办,现如今也没谁因为没工作饿死在街头,多数人不仅没有因为无房住而露宿街头,多数人手里还有若干套房。

我对零工经济时代的期待则是,职业不再成为身份的重要定义,或许就此可以逐渐褪去它在社会阶层分割方面的隐性歧视。同时,能让人充分享有灵活的时间,去生活,而不仅仅只是生存。

妙荔

抽烟的时候含颗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零工经济的更多书评

推荐零工经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