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法利夫人》读后

变蓝
2018-03-25 16:53:07

又是一部男性写女性的小说,虽然波伏娃认为,凡是男人写女人的东西都是值得怀疑的,因为男人既是法官又是当事人,我不知道男人写的女人的东西是否值得怀疑,毕竟我没有在福楼拜那个时代的环境体验,我只把它当做一堂女性教育课——女性如何对抗虚荣与接受平凡。

小说很简单,爱玛就是包法利夫人,她的青春时代沉浸在富美华丽的爱情美梦生活中,并且可以说是个很有姿色的女子。当她遇到包法利先生,认为结婚了就能实现那些梦想,毕竟年轻的包法利先生也是仪表堂堂,作为一名医生,在小乡镇也算是比较体面地。然而婚姻并没有带给她这样的生活,当甜蜜的激情褪去,她便开始怀疑,但包法利夫人毕竟没有真正享受过上流生活,一切只在她的想象之中,而那场宴会成为转折点,让她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梦寐以求的生活,对比产生的落差,让她对丈夫日益鄙夷嫌弃。

悲剧的开始源于浪荡的罗多尔夫,小有资产的他和包法利夫人有了实质性关系,当然她也曾苦苦煎熬,但在犹豫中拒绝了青年莱昂后,陷入的后悔让她觉得不能让它重演,但她错在不明白有些男性是利己主义,即使对女性的好也是出于取悦自己为目的,所以她受到了背叛,当然这段感情爱玛是服从者,而另一段

...
显示全文

又是一部男性写女性的小说,虽然波伏娃认为,凡是男人写女人的东西都是值得怀疑的,因为男人既是法官又是当事人,我不知道男人写的女人的东西是否值得怀疑,毕竟我没有在福楼拜那个时代的环境体验,我只把它当做一堂女性教育课——女性如何对抗虚荣与接受平凡。

小说很简单,爱玛就是包法利夫人,她的青春时代沉浸在富美华丽的爱情美梦生活中,并且可以说是个很有姿色的女子。当她遇到包法利先生,认为结婚了就能实现那些梦想,毕竟年轻的包法利先生也是仪表堂堂,作为一名医生,在小乡镇也算是比较体面地。然而婚姻并没有带给她这样的生活,当甜蜜的激情褪去,她便开始怀疑,但包法利夫人毕竟没有真正享受过上流生活,一切只在她的想象之中,而那场宴会成为转折点,让她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梦寐以求的生活,对比产生的落差,让她对丈夫日益鄙夷嫌弃。

悲剧的开始源于浪荡的罗多尔夫,小有资产的他和包法利夫人有了实质性关系,当然她也曾苦苦煎熬,但在犹豫中拒绝了青年莱昂后,陷入的后悔让她觉得不能让它重演,但她错在不明白有些男性是利己主义,即使对女性的好也是出于取悦自己为目的,所以她受到了背叛,当然这段感情爱玛是服从者,而另一段与莱昂的外遇,算是与旧相好的重逢点燃的,她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梦境,华丽而高雅的生活梦境,而这一切是以高利贷为代价。当然,最后她同样也毁在这上面。

漂亮女人会拥有更多的资源,但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更多关于诱惑的陷阱,只不过当代大家似乎过于放大前者而忽视后者了,包法利夫人的毁灭,很明显是没有逃出后者的圈套。唐朝以胖为美,现今以瘦为美,几乎所有的女孩不论胖瘦都在减肥,是不是说明,审美也是有时代性的?爱美之心,人之皆有,这本是件好事,但过于强调瘦而不是健康的审美囚禁了太多人,这样的氛围下,女性想要建立个人自信太难了。

回到原著,包法利夫人虽然创作于福楼拜一百五十多年前的资本主义时代,但包法利夫人的际遇心理在当代并不过时,在修道院与结婚后都浸淫在华美的小说构想中的爱玛,与看着言情小说偶像剧成长的女生本质上没有太大差别,不过是如今教育与对外文化交流,让思想不那么闭塞,传入的独立与女权之类的思想,有一定时代性的益处,但即使如今,我们国家偏远地区的女性甚至比爱玛还痛苦,生活压力与性压抑还有文化压迫,都是重重阻碍。爱玛利用高利贷编制的华美梦想,与如今利用身体裸贷、包养等等现象有什么差别,都是指向物质欲望的满足。

包法利先生的确是一个极其平凡甚至平庸的人,老实巴交、不善言辞,就连能力也十分平庸,他自己也并没有太大的野心与欲望,所以奢华的宴会对于他是折磨,对于妻子是梦想的实现,爱玛嫌弃他是必然,但当初选择与包法利结婚的也是她,她只是个普通的乡村女孩,是书给了她幻梦生活的理想愿景,在那个时代,你不能要求她靠自己获得解放,而不是依靠一个英俊多金而又专情有气质的男性,跨越阶层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她的悲剧也是必然的。

有野心甚至渴望物质,这并不是件羞耻的事,每个人都想要生活地更好,否则大家也不会“马云爸爸”“马云爸爸”地叫了,尤其是互联网,更加赤裸淋漓地将物质的层次展示出来,但在渴望之前,先问一问自己:你凭什么值得?包法利夫人有问,但她问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她的丈夫,将自身欲望施加于他人身上,就像樊胜美将卖房归咎于男朋友,结果很难尽如人意,当然这世间不尽如人意的事多了去了,但这是最无力感的一种,所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个“其”,不是自己,而是他人。

父母与孩子、妻子与丈夫甚至老师与学生等等,世界上凡是存在期待,而对象指向他人,总归是不如指向自己,我们的人际关系里,就是因为承载的诸多期待与要求,才会这么疲惫,而实际上,双方都是失败者。

这段时间看《未来简史》很入迷,第一章里,作者关于人类未来的种种构想非常让人着迷,他说,未来人类可以战胜死亡,甚至在不远的将来也许能让生命的长度翻倍;未来人类可以拥有幸福和快乐,因为这些情绪是生化反应,可以创造改变;未来人类可以成为进化成“神人”,通过把人制造为无机的构成,不老不死,无痛无灾等等。

二十岁的人,看到这些难免兴奋激动,毕竟按照现今平均寿命与科技的发展速度来看,从时间角度并不会让人哀叹“生不逢时”,或消极地认为自己享受不到未来科技文明的成果了,避免死亡与追求幸福快乐,不就是人类的终极欲望吗?

我的兴奋在第二章就戛然而止,作者毫不留情地写道:“人类整体”将会做的事,大多数人根本不会直接参加。

原来,“人类整体”的概念是如此狭小,也许就是那所谓的5%,那些偶像剧与美国大片、言情小说与英雄梦等等,不过是把95%的人,安置于一个他永远无法企及的关于5%的幻梦。就像所谓“人类的第一步”,不过是美国人阿姆斯特朗的第一步,人类整体采用代表制。

而包法利夫人,与当今的那么多追寻着还未实现的中.国.梦的人,实际上也是95%去追寻5%的空间,而当空间过度拥挤了,在极端的时候,那5%的人会毫不留情地把你踢出去,以低.端.人.口.的名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包法利夫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包法利夫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