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乎我们何以为人

孟龙傅
2018-03-25 15:10:41

从《理想国》、《自由在高出》等等,一直到这次所看的《慈悲与玫瑰》,熊先生的思想没有变过,只是这个社会依然还存在让其吐槽的现象,因此他也在笔耕不辍的为我们提着醒。

他始终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信奉个人自由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石。无论是以什么样的目标,我们都与应该去要求一个人牺牲自己的自由。例如,我们不能说牺牲你一个人,会让这个时间变得更好,那么你去牺牲吧。这种思想看似是一种社会总幸福的增加,但是本质确实一种“集权”思想,或者说是一种“多数人的暴政”,这样的思想往往会将人类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因为按照这样的观点,希特勒说“只要牺牲犹太人,整个德国会变得更好”。结果我们都知道,他想要牺牲的不仅仅是犹太人。

他坚持的个人自由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一个是“说不”的自由,另一是“不说”的自由。前者是一种消极的自由,后者是一种消极的自由。只有两者自由都被充分保护的社会,这个社会才能称之为文明的社会。

虽然熊培云每一本说翻来覆去说的都是这些观点,但是我依然选择去阅读,去支持,是因为希望还有

...
显示全文

从《理想国》、《自由在高出》等等,一直到这次所看的《慈悲与玫瑰》,熊先生的思想没有变过,只是这个社会依然还存在让其吐槽的现象,因此他也在笔耕不辍的为我们提着醒。

他始终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信奉个人自由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石。无论是以什么样的目标,我们都与应该去要求一个人牺牲自己的自由。例如,我们不能说牺牲你一个人,会让这个时间变得更好,那么你去牺牲吧。这种思想看似是一种社会总幸福的增加,但是本质确实一种“集权”思想,或者说是一种“多数人的暴政”,这样的思想往往会将人类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因为按照这样的观点,希特勒说“只要牺牲犹太人,整个德国会变得更好”。结果我们都知道,他想要牺牲的不仅仅是犹太人。

他坚持的个人自由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一个是“说不”的自由,另一是“不说”的自由。前者是一种消极的自由,后者是一种消极的自由。只有两者自由都被充分保护的社会,这个社会才能称之为文明的社会。

虽然熊培云每一本说翻来覆去说的都是这些观点,但是我依然选择去阅读,去支持,是因为希望还有这样的知识分子,在去强调一些无关功利,形而上学的问题,这些无关我们的财富,但关乎我们何以为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慈悲与玫瑰的更多书评

推荐慈悲与玫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