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戏新谈 旧戏新谈 评价人数不足

戏里戏外都是人生

碧月清风
2018-03-25 看过

近读黄裳著《旧戏新谈》一书,文中见解独到,文字极见功力,精警处令人激赏。在浮躁的当下,这样精彩的文字早已销声匿迹,故初读一下,令人眼前一亮,颇觉爱不释手。

黄裳其人,我是略知一二的。此公富赡文采,兼之痴迷戏剧多年,戏里戏外,领悟甚多。发之为文,多有精辟见解,每每令人会心一笑。字里行间也隐隐感受到黄本人的真性情,惟其真,惟其敢于直言,直抒胸臆,不为尊者讳,令人敬佩。

《旧戏新谈》不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戏剧评论,从文体上看应属杂文一流。综观全书,大体上分为四个部分。一说旧戏,一谈剧目,一评名伶,一论人物。篇篇不离旧戏,却非围仅仅绕剧目本身。由戏而史,由史到人,由人至时势。文字大多短小,不求全面,往往拈其一点,拓开来写,却绝非信马由缰,不着边际。每每不拘一格,不落俗套,新颖可观。

曾醉昆仑的黄裳,绝对算作资深戏迷。虽置身戏外,却沉淫其中,耳濡目染,久之无师自通。书中所叙追戏诸事,令人莞尔之外,也感慨系之。为了看戏,而甘冒被学校开除风险,翻校墙而走。对于旧戏的痴迷,于此可见一斑。黄裳也是性情中人,对于名伶的今不如昔难免发发牢骚。一招一式,一颦一笑,像与不像,眼毒立判。即便大名鼎鼎的梅兰芳,哪怕漏掉一个字,也逃不过黄裳的耳朵。在《饯梅兰芳》一文,梅博士在《汾河湾》中饰演薛仁贵母亲,在听到儿子死讯后,“哭儿子时两袖向仁贵身上一拂,博士笑场了。”黄裳惊讶于梅博士的“可怕的‘老’”,觉得悲哀欲哭。想来只有深爱旧戏的戏迷才会有如此的哀伤和悲痛吧。

性情既真,就敢于直抒己见。黄裳对于旧戏中的名伶多有评论,虽只有片言只语,却大多令人信服。他不喜童芷龄、梁次珊两位“老板”,他看出他们演戏不严肃,态度恶劣,认为是污人耳目。谈及京白,黄裳品评四大名旦,他说“四大名旦,梅兰芳的京白是好的,典雅,如大家闺嫒;程砚秋不行;荀慧生清而柔,小家碧玉,最能传神;然而描写荡妇,写‘最毒妇人心’的女人,则只有小翠花。”

在旧戏之外,黄裳也不忘对戏中的历史人物发表意见,比如蒋干一角。蒋干一类人物在京剧中属于“方巾丑”。 黄裳认为此类角色须带有书卷气,否则流于俗趣。“蒋干最可以代表中国过去的读书人,有小聪明,好逞才华,好玩花样,然而时时落于拙劣,‘疑’字是他的这种行动的骨干,如果换一个新名词,即是‘神经衰弱’。然而平时又并不表现得如此糊涂,所以像曹孟德那样的聪明人也还要收之于幕府。坏也就坏在这儿,这终于使曹操吃了大亏,真糟糕!"真是妙绝,千古以降,如此人才不绝如缕,真可叹惋。

一部 《旧戏新谈》,包含百态人生,各呈其妙,精彩之极。黄裳所写的时代去今未远,观此书不觉隔膜和疏离,仿佛发生在昨天。真挚的文字,高妙的文采,最能打动人心,信此。

碧月清风

2018.03.26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旧戏新谈的更多书评

推荐旧戏新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