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朴的研究

Bbgun
2018-03-25 13:11:47
今年1月份读完,一直拖到3月份找到本书作者吕途老师做了采访,她在外地,我们隔着手机屏幕聊了整整两小时。 很多能放在台面上说的问题我都问了,最后选择了一些放在稿件里。这里是稿件链接(http://www.china.org.cn/china/2018-03/06/content_50665186.htm)。

当初找吕老师采访有两个动力,一是对女工群体、打工群体本身状况的好奇,二是我想知道她身为一个知识分子是如何去与这个群体互动的。前者在书里、在我的稿件里有,后者不是普通读者(尤其是我所在媒体的目标群体)会关心的内容,所以稿件里说的比较少,这里补充一下。

记得我看到过有评论质疑说书的学术性不够,讲了很多人物好像也没有一个结论。说实话,我在读完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感觉,所以在采访里也委婉地提了这个问题。

而吕老师给的答案很简单也很真诚,她说她不在主流的学术圈子里,因此她研究的目的不是为了发论文,而是研究她所认为的真正存在的问题。她这些年都和打工群体一直待在一起,以一个研究者、培训者的身份。她平时一直给工大的工友上课。而我跟她之所以当时





...
显示全文
今年1月份读完,一直拖到3月份找到本书作者吕途老师做了采访,她在外地,我们隔着手机屏幕聊了整整两小时。 很多能放在台面上说的问题我都问了,最后选择了一些放在稿件里。这里是稿件链接(http://www.china.org.cn/china/2018-03/06/content_50665186.htm)。

当初找吕老师采访有两个动力,一是对女工群体、打工群体本身状况的好奇,二是我想知道她身为一个知识分子是如何去与这个群体互动的。前者在书里、在我的稿件里有,后者不是普通读者(尤其是我所在媒体的目标群体)会关心的内容,所以稿件里说的比较少,这里补充一下。

记得我看到过有评论质疑说书的学术性不够,讲了很多人物好像也没有一个结论。说实话,我在读完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感觉,所以在采访里也委婉地提了这个问题。

而吕老师给的答案很简单也很真诚,她说她不在主流的学术圈子里,因此她研究的目的不是为了发论文,而是研究她所认为的真正存在的问题。她这些年都和打工群体一直待在一起,以一个研究者、培训者的身份。她平时一直给工大的工友上课。而我跟她之所以当时无法见面,也是因为她本来是到福建出短差(我们说好等她回来就约见),结果看到一个工友项目的工作人员技能不足,临时决定留下帮助他们。诸如此类的事情就是她的日常。

我很感动。感动于她十几年如一日的与打工群体朝夕相处,感动于她把自己当成打工群体的一分子,更感动于她做的这些看起来简单质朴甚至笨拙的努力。

我曾经是想要进入学术圈的人,身边的同学朋友做学术的也很多,然而我无法想象我自己或者朋友们能这么坚持做这样一件对自己的智识没有太多提高的事情,更别说金钱、社会地位等等了。当你曾经的同学同行在国际大会上读着充满高昂之论的文章,你却在田间地头一遍遍地教给工友们那些最基本的常识(他们还不一定就能理解或领情),你还能坚持十几年不动摇吗?

我并不反对严肃的、能登高雅之堂的研究(我觉得有些研究也须是“无用”的),但是做学术的人是不是也可以在智识上的探索和满足之外,做一些这样的低下头来的质朴的努力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新工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新工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