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案重审 宋案重审 9.3分

“宋案”值得重审

書蠹
2018-03-25 12:54:19

文/王绍贝(自由撰稿人,汕头)

宋教仁被刺一案发生至今已逾百年,宋案对近代史的影响巨大,直接影响了民国建立初期北洋政局及袁与国民党斗争的一系列历史事件的走向。然而百年来对于宋案的历史真相却一直存在较大的争议。宋案发生后,当时舆论及国民党都倾向于认为背后主谋是袁**,执行者是总理赵秉钧,以致后来许多教科书都将他们作为宋案的幕后主谋。但近年来,有部分近代史学者及民间业余文史爱好者开始出版翻案文章,主张宋案主谋不是袁,而是国民党内陈其美等人,出于派系斗争和栽赃陷害的目的刺杀宋以嫁祸袁,逻辑上说得通,且罗列诸多史料作为证据。近期,尚小明教授出版了多年潜心研究宋案的成果——《宋案重审》一书,他用500多页的巨大篇幅,全方位研究考察了宋案这一历史事件,把微观考证与宏观考察相结合,前人研究的成果一个不落加以分析辩证,并着重在宋案相关核心证据的分析和解读,开发利用大量前人不曾加以利用的重要史料,学风严谨、考据扎实,堪称宋案研究一个里程碑式作品。

尚小明先生认为宋案研究一直存在学术性严谨探究屈指可数、案情分析严重简单化、核心证据从未得到真正重视、大量已刊未刊史料未被研究者利用等四大问题,他的著

...
显示全文

文/王绍贝(自由撰稿人,汕头)

宋教仁被刺一案发生至今已逾百年,宋案对近代史的影响巨大,直接影响了民国建立初期北洋政局及袁与国民党斗争的一系列历史事件的走向。然而百年来对于宋案的历史真相却一直存在较大的争议。宋案发生后,当时舆论及国民党都倾向于认为背后主谋是袁**,执行者是总理赵秉钧,以致后来许多教科书都将他们作为宋案的幕后主谋。但近年来,有部分近代史学者及民间业余文史爱好者开始出版翻案文章,主张宋案主谋不是袁,而是国民党内陈其美等人,出于派系斗争和栽赃陷害的目的刺杀宋以嫁祸袁,逻辑上说得通,且罗列诸多史料作为证据。近期,尚小明教授出版了多年潜心研究宋案的成果——《宋案重审》一书,他用500多页的巨大篇幅,全方位研究考察了宋案这一历史事件,把微观考证与宏观考察相结合,前人研究的成果一个不落加以分析辩证,并着重在宋案相关核心证据的分析和解读,开发利用大量前人不曾加以利用的重要史料,学风严谨、考据扎实,堪称宋案研究一个里程碑式作品。

尚小明先生认为宋案研究一直存在学术性严谨探究屈指可数、案情分析严重简单化、核心证据从未得到真正重视、大量已刊未刊史料未被研究者利用等四大问题,他的著作着重针对目前宋案研究这四个方面的不足进行攻关。

针对历来对宋案的研究价值判断先行,轻视事实研究、事实判断,往往容易得出带有意识形态化结论的弊病,《宋案重审》一书有如法庭法官断案,首先审查分析了宋案的相关核心证据。尚小明认为宋案不能等同于刺杀宋教仁案,刺杀宋教仁只是一系列事件的高潮和结果,所以核心证据分析之后紧接着是宋案相关人物关系的分析,重点放在袁**、赵秉钧、洪述祖、应夔丞身上。作者罗列证据、解读证据,分析了刺杀宋教仁惨案的全过程及袁**、赵秉钧涉案的程度,最后叙述了牵涉宋案各人最后的结局,并附录专文驳斥陈其美主谋刺宋的谬说(相关证据显示,陈其美与洪述祖完全互不认识,陈其美可以排除作案的嫌疑)。作者用及其细腻的考证,将看似毫无关联的各个情节之间的内在关系彻底揭示出来,最终令人信服地揭开了宋案一系列谜团。

从相关核心证据显示,宋案的主谋为洪述祖,执行者为应夔丞。要研究宋案真相必须从宋案发生之前相关人物关系的分析开始。洪述祖与袁**有紧密的私人关系,并在辛亥革命时曾协助袁**谋划南北议和,运用“逼宫”“夺位”的手腕,逼迫清廷孤儿寡母退位,并草拟“退位诏书”,因此立下大功,以“革命元勋”自居。应夔丞乃江浙一带地痞流氓出身,辛亥革命后联络长江上下游青帮、洪帮及公口党徒成立了国民共进会组织。洪述祖受袁之命,收抚了闹事的共进会组织,并借此与应夔丞建立了诡秘的关系。洪述祖在辛亥革命后担任内务部秘书,成为袁**非正式的谋士、特务小组组长,内务部秘书一职为方便监视赵秉钧。袁**的用人方式符合传统中国政治的运作方式,政府首先要解决人事问题,一方面要平衡各方力量,安排“场面人物”来组织政府(类似赵秉钧),另一方面当权者为了达到其真正所欲达到的目的,又需要通过安排“内线人物”(类似洪述祖)来进行幕后政治运作。通过洪述祖的牵线搭桥,应夔丞的黑社会组织顺利洗白,成为袁世凯可以私人动用的特务组织,并得到中央拨发5万元经费,二人瓜分之。

宋案起因最少应追溯到民国第一次国会选举前的“欢迎国会团”事件。1912年底,上海出现国民党激进派组织“欢迎国会团”,号称“欢迎第一届正式国会议员开预备会于上海”,防止再次出现参议院受兵变逼迫北迁,“名为欢迎国会,实则主张迁都”。事件震动了袁**,洪述祖本是生活奢靡之徒,自从上次受命招抚应夔丞立功就食髓知味,他乘机运动当局,提出南下调查欢迎国会团,并得到袁认可。洪述祖与应夔丞准备用“大题目”下的“激烈文章”造谣诬陷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国民党魁,计划“向日本购孙黄宋劣史、黄与下女合像、警厅供钞、宋犯骗案刑事提票,用照片辑印十万册,拟从横滨发行”。洪、应的这种手法与西方民主国家选举运用造谣、诽谤、制造绯闻等手法攻击选举对手并无不同,时至今日美国选举尚有此类手法,完全是司空见惯,袁**也就肯定了他们的方案,并敦促尽快实施。但由于应夔丞没能炮制出“孙黄宋劣史”,而此时“欢迎国会团”发起人又向政府投诚,事件归于平息,洪述祖本拟向中央索要30万经费落空了。穷凶极恶的洪述祖为了做出成绩以便向袁**索要经费,发函唆使应夔丞刺杀宋教仁,应夔丞要求以六六二折低价购买350万“八厘公债”为条件杀宋,洪没有把握拿到低价公债,以“燬宋酬勋位”(杀宋后为应夔丞争取加官进爵)的条件诱导应杀宋,但应对职位并不感兴趣,洪最后以“债票特别准”诓骗应夔丞实施刺宋。

唐德刚先生认为宋案类似于发生在台湾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江南案”,均是特务机关过度揣摩上峰意图酿成的血案,真可谓虽不中不远矣!宋案发生后,袁**、赵秉钧陷于被动,袁**以为洪述祖“燬宋”只是 “燬”其名誉,没料到他会刺宋!从当时的竞选局势看,袁**在梁启超的帮助下,已联合共和、统一、民主三党意见支持,至少得到占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席,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袁若派人刺宋完全是自乱阵脚,因此袁世凯没有必要也无意采取暗杀手段对付国民党领袖。赵秉钧是洪述祖的顶头上司,但洪述祖的实际领导乃是袁**。曾有部分学者认为赵秉钧为了保住总理权位而杀宋,但在尚小明的考证下证明是个伪命题,不论宋教仁被刺与否,赵秉钧都将卸任总理,袁**心目中的正式政府总理人选也非赵秉钧。案发后,赵秉钧为了自证清白,多次向袁世凯要求辞职,南下出庭与凶手对质,却都被袁阻止。

宋案发生后,国民党内分裂为黄兴代表的理性派和孙中山代表的激进派,黄兴主张宋案法律途径解决,孙中山等激进派主张武力倒袁,并最终走向“二次革命”,近来有部分治近代史学者因同情袁**,对国民党内激进派不走法律程序解决宋案提出诸多激烈的批评。但尚小明认为,阻止通过法律渠道解决宋案的正是袁**,他在宋案发生后帮助洪述祖潜逃青岛德国租界,阻止赵秉钧出庭对质,等于让赵秉钧背下了这个黑锅。袁为了应对宋案给自己带来的冲击,将宋案定性为刑事案件、法律问题,不许国民党人和舆论将其与政治问题混为一谈。而当国民党克服内部意见分歧,试图通过法律途径搞清宋案真相的时候,却发现洪述祖、赵秉钧两名被告迟迟不能到案。显然,并非国民党不愿或没有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恰恰相反,是袁**阻断了国民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的希望。

原文刊于《南方都市报》2018年3月25日A2叠11版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8-03/25/node_4931.htm

39
2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4)

查看更多回应(24)

推荐宋案重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