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明是失明的协奏曲

阿嘉
2018-03-25 12:50:37

“如果你能看,就要看见,如果你能看见,就要仔细观察。”——《箴言书》

这是《失明症漫游记》扉页上的第一句话,萨拉马戈将希望寄予在了一个平凡的女子身上,她是海上的灯塔,沙漠中的北极星,氤氲的黑色雾霾里仅存的微弱的光束。在《复明症漫游记》中,拯救世人与水火之中的她,却被赋予了截然相反的命运,我在人民身上只看到了八个字,“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第一部中的失明,是白色疾病的蔓延,人眼所看到的苍穹是一片白色的混沌,在第二部中,复明似乎是更深层次的失明,白色被“黑色”取而代之,这是肉眼无法察觉到的盲目,它就如蜷曲在树干上的毒蛇,在它吐出信子前,你永远也无法知道它躲藏在何处,表面的风平浪静只不过是为了掩盖住“黑色”深处的暗流涌动,只不过是为了让人民毫无防备的踏入这万丈深渊。

故事是从“民主”选票开始,当绝大多数人都投了空白选票时,中间党,左翼党,右翼党开始坐立不安,那百分之十几的有效票如一根根锋利的针,“刺穿”了他们的双眼,当大多数公民不满意他们的“统治”时,他们势必要将公民拖入万劫不复的黑暗,与他们“同处一室”,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为了巩固中央的权利,他们有一个堂而皇之地理由

...
显示全文

“如果你能看,就要看见,如果你能看见,就要仔细观察。”——《箴言书》

这是《失明症漫游记》扉页上的第一句话,萨拉马戈将希望寄予在了一个平凡的女子身上,她是海上的灯塔,沙漠中的北极星,氤氲的黑色雾霾里仅存的微弱的光束。在《复明症漫游记》中,拯救世人与水火之中的她,却被赋予了截然相反的命运,我在人民身上只看到了八个字,“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第一部中的失明,是白色疾病的蔓延,人眼所看到的苍穹是一片白色的混沌,在第二部中,复明似乎是更深层次的失明,白色被“黑色”取而代之,这是肉眼无法察觉到的盲目,它就如蜷曲在树干上的毒蛇,在它吐出信子前,你永远也无法知道它躲藏在何处,表面的风平浪静只不过是为了掩盖住“黑色”深处的暗流涌动,只不过是为了让人民毫无防备的踏入这万丈深渊。

故事是从“民主”选票开始,当绝大多数人都投了空白选票时,中间党,左翼党,右翼党开始坐立不安,那百分之十几的有效票如一根根锋利的针,“刺穿”了他们的双眼,当大多数公民不满意他们的“统治”时,他们势必要将公民拖入万劫不复的黑暗,与他们“同处一室”,对于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为了巩固中央的权利,他们有一个堂而皇之地理由,“在政党的专制统治下,人民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失明症”是因为看不见熟悉的事物而感到害怕,只要有一个明目的人领导他们前进,内心的焦躁不安便会消失殆尽。但是“复明症”不同,这是眼见为实的“黑暗”,恐惧只会在内心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直到撑破最后一堵心理防线,最后崩溃、瓦解,个体只能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政府表面的民主只不过是为了更深一步的集权统治,他们用无声的责备在人民心中烙下“愧疚”的痕迹,他们要让人民觉得“是我对不起国家!我不应该投空白票!我不应该与这些人‘同流合污’!”对于政府来说,“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过去。”总统可以随意撤销总理、内政部长的职位,总理、内政部长可以随意剥夺人民的生命,而人民只能在水深火热中苟延残喘。

当统治阶级无法顺利的执行任务时,无法将人民群众变为自身的拥趸时,他们想出了一个绝佳的办法,臆造出一个“假想敌”,将某一个人变为所有人的公敌,将其他人和统治阶级拉拢到“同一战线”,这“假想敌”只能是独一无二的人,那就是“失明症”大肆传播时,唯一未受感染的“医生的妻子”。她的特殊性赋予了其悲剧的色彩,她不可避免的成为了集权统治下的牺牲品。

从泥淖中抽出身来的政府警督,即使知道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犹如螳臂挡车,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扑向了光明的罅隙里,他的存在犹如那转瞬即逝的烟火,当人们望向那黑暗深处绚烂的色彩时,人们不会记住他,但他们抬头的一刹那,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历史在此时就像是一张白纸,被不断的擦干净写上新的内容。”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复明症漫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复明症漫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