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compulsory reading report

2018-03-25 12:09:34

应课程要求,对北大赵敦华先生于2001年出版的《西方哲学简史》(下文简称《简史》)进行了阅读,其姊妹篇为同在2001年面世的《现代西方哲学新编》。前者着眼于西方哲学的发端与初期流变史,后者则作为前者之补充,详略有当地安排了黑格尔所谓“集大成”之后西方现代哲学的情节。限于篇幅,本篇只根据《简史》一书进行论述与论辩。 从整体来看,赵敦华所编《简史》很好地贯彻了标题中“简”的用法,但为了达到这种“简”本身就需要去芜剥杂,繁中寻简,从复杂与混乱之中择取最能印证时代精神的作品与精神,这是其中第一种考据法;其次,对“简”的处理还可从作者写书的结构安排所见一斑:编年史的总结构,学派分析式的再细分,人物大纲式陈列,因而本书的主体内容仅从标题列表便可窥知个大概,如同辞书般索引清晰。哲学作为一门在历史与实践之间界限暧昧的科学,其在书中如何被承载与讲述,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该书的内涵与外延。而本书则以“哲学问题”穿针引线,即探讨“哲学何以可能”,若以具体问题的形式呈现,则要涉及包含理性、自然、灵魂、道德、逻辑等等宏大命题,这必然是一本书无法覆盖完全的,因此强调这个“简”字。作为一本新世纪教改初期的“哲学系本科生必修教材”,本书对哲学根基尚未建成者还是有着重要的引路导航的功用。 根据个人的读书兴趣,全书大致可以以三个分标题分类复现,包括“早期哲学的精神与问题”,“混沌与变格”,“近代哲学与自然精神”。起于希腊哲学,止于德国黑格尔体系。 一、早期哲学的精神与问题 此部分所提到的关键词有包括智者学派、古希腊三贤、斯多葛学派、伊壁鸠鲁主义学派以及基督教哲学,从自然哲学逐渐过渡到认识与利用理性,再到重新丈量个人理性、把握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甚至早期国家理性之间的张力,自然哲学后面的这段历史也可被称为实践哲学的时期;希腊哲学发展到晚期,基本上就是对早期新思想与中期学派论争的再认识,选取的论域综合考虑了前辈的积淀与城邦政治破碎、社会生活瓦解的现实性需求,虽然有一句老话如是说:危机之下,焉有完卵,但这一段时期的主题反而更聚焦于个人,无论是伊壁鸠鲁学派所谓的“快乐原则”,还是斯多葛学派倡导的顺其自然的“苦修”,都在强调着个人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生活原则与生活哲学。早期哲学被作为如何处理人与社会、人与历史关系的工具,尊重个人的生活意愿与感受,勾画时代精神状况的场景与轨迹,这是一种真正的人文精神。 这使我不能不联想至“不确定是否后现代化”的现代社会,在如今物质达到极大丰裕的消费时代,个人的精神世界反而被极大地贬低了;打开手机网络,满目皆是算法的“个性化定制”,然而这种个性化却重重包裹着花花绿绿的广告纸,成千上万并不重复、相互独立的个体被“黏合”成为分析用的大数据意义群体;个性化就是被“客观地”告知应该选择怎样的内容观看、吸收,因为就可视化结果列表来说,“您这类的”,应该最喜欢、最应该看什么内容。当然,这都是后来的事了。在辉煌的古希腊罗马史进程中,人类早期最为杰出的头脑在人类如何达到现世幸福的命题上有很多方向可循,除了上文所提及的,还有一条与灵对话的路不可被忽视,意指最早期的基督教哲学:教父哲学。 教父哲学与中世纪占据统治性地位的经院哲学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不过后者我将在第二部分“混沌与变格”中阐述。古罗马的奥古斯丁作为“西方基督教文明的教父(the Church Father in Western Christianity)” ,同样也是在罗马教廷分裂之势愈演愈烈之时,提出“上帝之城”的观点,原理上解决了教派分立导致的灭绝性危机。同时,他提出“基督教是真正的哲学”,这不仅严肃地认可了基督教文明作为一种完整性存在对哲学史介入的合法性,同时还有利于人们使用哲学工具来审视信仰与理性的连结与区分。可惜的是,在教权笼罩的整个中世纪,理性的鸿图在尚未完全展开之时就已被扰乱了。 二、混沌与变格 这一部分以两个具有对立性的名词进行阐述:混沌,与用以破解混沌的词——变格。在尚未开启本书阅读之时,我脑海中已对中世纪的思想氛围形成了个大概:受文科教育的影响,“漫长的中世纪”对我来说自动等同于黑暗与禁锢。只是深入读本书后,我发现,哲学史上赫赫有名的培根爵士、奥卡姆及其有关剃刀的方法论都是在这一时期涌现的,同时,西方人文精神的先声——文艺复兴本身就发端于在以前的我看来寸草不生、土质贫瘠的中世纪思想国。写出《愚人颂》的伊拉斯谟本身是很虔诚的天主教徒,宗教改革的旗手马丁·路德作为奥古斯丁修道院的修士,也要在苦修无果、被罗马驱逐双重打压之下才有创生新生教派的机遇与灵感。这无疑再次以历史的权威证明了,新旧事物处于因果律的交替之中,以社会学的视角关照:社会变迁的充足准备往往并只能来源于旧的社会形式与社会基础。于是,变格也往往并只能来源于混沌,其无非是一种社会的再适应,但超越简单意义上的“适应”,人类的历史是处于螺旋式上升的进程之中的。 对文艺复兴的哲学演变史,赵教授以两重概念言之:“人的发现”与“自然的发现”。虽然篇幅不多,但这两重综述足够了。它们共同指向基督教神学的超越性设定,即“celestial”这一概念。文艺复兴诸杰慷慨激昂地说,在神之外还有人,在天国之外还有自然,现实世界才是现世世俗生活最应该关注的。从这一该节点再回看希腊哲学的内涵也是很有意思的,哲学诸问题又一次找到现实内所对应的对象,事、物、人,所以我在开头已说了,哲学是门介于历史与实践(在此可直接等同于“现实”)之间保存着暧昧性的科学。 三、近代哲学与自然科学精神 第三部分,也是本书的最大头,是最为庞杂、最为广大、最贴近现代同时最难啃的一部分。在拟用子标题之时,我将“自然科学精神”作为与“近代哲学”相并列的概念,实际是意在强调在这两者保持相对独立性的同时,也在相互渗透、相互交融;其实,将自然科学精神理解为定语也是可行的,即“自然科学精神”作为修饰词为近代哲学加冕,借用数学学界“皇冠上的明珠”的譬喻,自然科学的核心成分同时也为凝聚近代哲学的精神内核做出了贡献。那么接下来我简单陈述一下,这两者究竟是何以产生关系的;或者说,在何种社会普遍情境之下发生了互动性。 在中世纪晚期(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即文艺复兴的早期),在英国这座远离欧洲大陆与罗马教廷的热土上,涌现了一大批以新兴实验方法或者简化后的数学表达式来精益思想的杰出头脑,其中包括对传统王权以外共和模式的有效探索:利维坦——霍布斯、三权分立——洛克,以及推崇经验论与归纳法的认识论——培根,等等等等,诸如此类。近代思想的启蒙还发生在与英隔海相望的法国:唯理论——笛卡尔,以及商品主义风潮席卷之下的荷兰:唯理论的继承者——斯宾诺莎。这里所提及的相比于上文两个思想史阶段,“理性”与“经验”已算是高频词汇。这一部分需归功于技术进步与科学理念的更新,一部分则归于文化交流,在实质之上这两者发挥的作用并无异,都是哲学通过新鲜理念的注入以提高自身的过程。在这一段时期,西方哲学严肃地讨论着数学与逻辑的命题,以及本质化的概念,从超越性沉降下来,返诸自身。无论是笛卡尔方法论的基础——普遍数学,还是斯宾诺莎的真理的几何学应用,莱布尼茨受了中国道思想的影响所提出的单子论,休谟对天文学充满激情的类比引用,自然科学的经典命题在哲学探讨中同样成为经典。当然,撇开形式化的类比与引用不谈,自然科学衍生出的考据精神、实验手法、结论的得到,深刻地影响了西方近代哲学所谓“理性”的形成。 时间往后推移,更进一步地,新兴的启蒙运动在文艺复兴的古老建筑上夺取了西方近代社会的思想层面。这是理性称王的时代,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真理先知又一次降临人世的时机。法国思想界以一种强势介入撑起了理性的大棚,无论是唯物、经验还是唯心、理念,都在此时得到了长足的进益。但赵先生在此更突出的是康德的三大批判,足足花了一章的笔墨来书写包括先天综合判断、先验感性论、先验知性论、先验理性论等在内组成宏观批判的理论体系,并称颂其为“哲学领域的‘哥白尼革命’”。与康德并列作为德意志精神双雄的黑格尔同样是集大成者,其理论包诸万象,以赵先生的概括而言:“辩证法、历史与认识论的统一”,辩证法是黑格尔体系的灵魂与手术刀,黑格尔用以讨论感性与知性界限与模态、理性的适用性、精神、宗教与绝对知识、自然哲学具有基础科学特性的基本命题等的有力法则,历史则作为引用的来源与灵感的库存,而认识论在我来看更多的是人的理性如何触及辩证法的内容。在前文已说过,本书终结于黑格尔,但赵还是引入了一些历史的黑格尔批判的内容,譬如费尔巴哈的人本思想,作为后来的集大成者——马克思科学哲学体系的灵感直接来源,费尔巴哈对黑格尔体系有所批判,但更多地起到一种修补与补充的作用。 整个近代西方哲学的历程就到此为止,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是一段不断发现人、不断产生学科交汇、不断下沉于世俗而又上升至超越的曲折思想历史。在读过之后,我也发现自己的思想持续地处在一种回溯状态,像是好几种说服力度很强的思想在脑海里争斗着以占据主导,但是到了最后,对人思想伟大的叹服却是久久挥之不去的。思想史就是人的历史,古人诚不欺我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西方哲学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哲学简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