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漏的,或许是更为重要的

随心所遇
2018-03-25 11:25:23

看完东野圭吾的《圣女的救赎》,对作案手法和实施手段的不可思议感到震惊的同时,更是被书中汤川的一段话颠覆了认知。

在分析整个案件的过程中,很多人都牢牢地锁定眼前仅有的线索。

围绕案件按部就班地寻找证据无可否非,但是,偏偏有些事就不能按照常规思路来考虑。

汤川在与草薙交谈时,无意中提到现代挖掘恐龙化石采用了CT扫描手段。

不出汤川所料,草薙不屑地说,“恐龙化石不就是恐龙骨头嘛。”

而这,相比也是大多数人对恐龙化石最直观的印象吧。

早期发掘恐龙化石的工作,最主要地就是仔细清理干净恐龙骨头化石上粘附的沙土,然后在小心翼翼地拼装起来。

由此,我们得以看到恐龙骨架的全貌,猜想各种恐龙的模样。

然而,随着科技不断进步,人们对恐龙化石的挖掘工作有了全新的认识。

在一次挖掘过程中,正是因为使用了CT扫描技术,让科研人员第一次见识到,原来在骨架化石周围的那些不起眼的沙石,正是恐龙的心脏!

人类的认知总是难免存在误差,而随着思维的演进,我们对世界、对自我的认识都在不断发生变化。

很多时候,出现问题并非自我或世界发生了错误,而是我们认识世界的方

...
显示全文

看完东野圭吾的《圣女的救赎》,对作案手法和实施手段的不可思议感到震惊的同时,更是被书中汤川的一段话颠覆了认知。

在分析整个案件的过程中,很多人都牢牢地锁定眼前仅有的线索。

围绕案件按部就班地寻找证据无可否非,但是,偏偏有些事就不能按照常规思路来考虑。

汤川在与草薙交谈时,无意中提到现代挖掘恐龙化石采用了CT扫描手段。

不出汤川所料,草薙不屑地说,“恐龙化石不就是恐龙骨头嘛。”

而这,相比也是大多数人对恐龙化石最直观的印象吧。

早期发掘恐龙化石的工作,最主要地就是仔细清理干净恐龙骨头化石上粘附的沙土,然后在小心翼翼地拼装起来。

由此,我们得以看到恐龙骨架的全貌,猜想各种恐龙的模样。

然而,随着科技不断进步,人们对恐龙化石的挖掘工作有了全新的认识。

在一次挖掘过程中,正是因为使用了CT扫描技术,让科研人员第一次见识到,原来在骨架化石周围的那些不起眼的沙石,正是恐龙的心脏!

人类的认知总是难免存在误差,而随着思维的演进,我们对世界、对自我的认识都在不断发生变化。

很多时候,出现问题并非自我或世界发生了错误,而是我们认识世界的方法过于老旧。

就如同小孩子学习骑自行车,为了保持平衡,会在车的后轮两侧加上小的轱辘。

但是,当孩子掌握了骑自行车的技术,这两个轱辘反而会成为阻碍。

在学习心理咨询时更是如此。

如果一个咨询师不能保持一种不断学习的态度,那么,他就极为容易带着陈旧的理论思想来看待不断发展变化的世界。

如同李子勋老师在一次讲座中提到,对于我国大多数来访者而言存在一个普遍规律(当然也会存在例外),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尚可使用古典精神分析的理论,而对于七十年代及八十年代初期的人则需要补充客体关系的理论;到了八十年代后期及九十年代出生的人则更侧重自体心理学或主体间性等新的精神分析理论来认识了。(具体的划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而面对前来咨询的个体,也同样需要时刻保持一个清醒的认知——不要带有强烈的先入为主的态度,否则,就会人为地筛选掉很多重要的信息。

就像当年人们对恐龙化石的认识仅存在于“不过是骨头而已”的概念时,破坏和丢失了多少重要的有关器官、组织的信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圣女的救赎的更多书评

推荐圣女的救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