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1961 柏林1961 8.4分

“误判”

pubb
2018-03-25 10:31:46

Kindle比纸书方便的地方,是可以塞在衣服口袋里,随时掏出来看。这是我看完的第三本Kindle电子书,用文学语言详细记述了1961年柏林墙建起来前后,美苏及东西德以及英法的台前幕后。作者把主要笔墨放在了肯尼迪和赫鲁晓夫两人的政治对决上,围绕着“误判”以及如何不误判展开。在肯尼迪作为总统与赫鲁晓夫的第一次会面中,肯尼迪所言“误判”一词引起了赫鲁晓夫莫名其妙的愤怒,而实际上,柏林墙的建成,正是在两人相当默契的配合之下完成的,——几乎没有任何误判。作者字里行间充满了对肯尼迪作为总统的懦弱的鄙视,强烈感情色彩的描述,反而让我怀疑其真实情况是否如此。

对于战后的柏林,赫鲁晓夫有个绝妙的比喻:就像是一块正在溃烂的伤口。我想他的本意是西方腐朽思想的侵蚀导致了此处的溃烂,因为战后的柏林,根据当时还是四个盟国所签订的《波茨坦协议》,英美法苏的军人和官员可以随意在整个柏林市区穿行,而可无视柏林已经分裂为事实上的苏占区和西方盟国占区两个截然不同的区域的事实。不仅仅是盟国的人可以随意穿行,两边的柏林人也可以近乎随意的穿行,东柏林人去西柏林打工以赚取高额报酬,西柏林人也会到东柏林去观看剧团表演。“

...
显示全文

Kindle比纸书方便的地方,是可以塞在衣服口袋里,随时掏出来看。这是我看完的第三本Kindle电子书,用文学语言详细记述了1961年柏林墙建起来前后,美苏及东西德以及英法的台前幕后。作者把主要笔墨放在了肯尼迪和赫鲁晓夫两人的政治对决上,围绕着“误判”以及如何不误判展开。在肯尼迪作为总统与赫鲁晓夫的第一次会面中,肯尼迪所言“误判”一词引起了赫鲁晓夫莫名其妙的愤怒,而实际上,柏林墙的建成,正是在两人相当默契的配合之下完成的,——几乎没有任何误判。作者字里行间充满了对肯尼迪作为总统的懦弱的鄙视,强烈感情色彩的描述,反而让我怀疑其真实情况是否如此。

对于战后的柏林,赫鲁晓夫有个绝妙的比喻:就像是一块正在溃烂的伤口。我想他的本意是西方腐朽思想的侵蚀导致了此处的溃烂,因为战后的柏林,根据当时还是四个盟国所签订的《波茨坦协议》,英美法苏的军人和官员可以随意在整个柏林市区穿行,而可无视柏林已经分裂为事实上的苏占区和西方盟国占区两个截然不同的区域的事实。不仅仅是盟国的人可以随意穿行,两边的柏林人也可以近乎随意的穿行,东柏林人去西柏林打工以赚取高额报酬,西柏林人也会到东柏林去观看剧团表演。“每天有50万人来往于东西柏林”。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正因为如此,柏林墙的修建才显得影响重大,因为,这不是在作为边界线的荒漠中修一道墙来加强管理,而是在一个完整的、活跃的城市中间硬塞了道墙,一夜之间隔开了同一城市中的居民。

柏林实际上主要是由苏军攻克的,但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柏林的六成留给了美英法各管一部分,之后,这三个部分合并成“柏林西部”,行政上交给西德政府管理,但美英法继续作为占领军驻扎。苏联占领的那一部分,则交给了东德。美英法苏在柏林的存在,主要就是盟国战胜德国的象征意义。但随着冷战的开始,美苏的对抗带来了东西德的对抗,也带来了东柏林与西柏林的对抗。东西德的边界在这一德国最重要的城市却是形同虚设。我总觉得,这对于东西德政权都应该主要是麻烦,但本书作者主要将其当作是东德的麻烦,尤其是大量(每天2000,每周10000)东德人通过这个“溃烂的伤口”逃到西柏林,然后被每天21次包机送往西德。这些人,多数都是优秀的劳动力。还有间谍、广播,但这些应该都是双方的。

一个政治和军事上分裂,地理和社会上融合的奇怪的地方,因为任何对现状的改变都涉及到“面子”而让双方处理起来都非常困难。一个极端是东德吞并西柏林,另一个极端是将柏林独立出来作为一个“自由的联合国城”。第一个极端其实没有人提出来,但似乎美国人对苏联人的意图有这个“误判”。我不相信美国人有这个误判,本书在这个地方可能对历史资料有误判。第二个极端是苏联人提出来的,但美国人不相信苏联人的诚意,——包围在共产主义东德中间的一块没有美国驻军的飞地,如何能够保证它的长期性?第二个极端还有一个变种,是西德人提出来的,即通过自由的全民选举,统一整个德国。但何谓“自由的选举”,东西方既然在何谓“民主”上都有严重分歧(希特勒是由民主选举上的台,这一点如果不是对德国民主的讽刺,就是对德国民族的讽刺),显然不会在此达成一致,所以美苏都不赞同这一方案。

不知道修墙的方案来自于苏联还是东德,但这确实是一个天才的设计,而且需要天才的执行力才能迅速建成。需要堵住一些面向西柏林的窗户和门,以至于有人因从楼上跳进西柏林而丧命。在此之前,赫鲁晓夫试探了新上任的肯尼迪的勇气,并且在猪湾登陆失败、加加林率先飞到太空等一系列优势之后,支持了东德修墙的决定。

作者显然认为,如果肯尼迪能更强硬一些,柏林墙修不起来,甚至东德人都不会那么凄惨。但这个问题似乎应放在更长的时间和全球视野中来看,对此书中透露了一些不利于作者这一判断的细节,比如东西柏林的地方行政机构是如何分裂开的,市政工程是如何分裂开的,到底是不允许东德军队进入柏林,还是不允许东德坦克进入柏林,西方盟国是否可以进入柏林以外的东德,西方盟国的坦克从何时开始就不再进入东柏林了?站在这个角度,如果说肯尼迪在退让,其实更应该说西方一直都在退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或许也可以得出苏联早已放弃西柏林,因为既然西方盟国可以无障碍地进入东柏林,是不是苏军也可以无障碍地进入西柏林?对此西德政府有否麻烦?从更长的历史来看,扎住柏林这个“溃烂的伤口”,其实是美国像苏联那样放弃另一半的柏林的对等举动,从此两个核大国脱离了直接军事接触,这一动作由弱势的东德以强势的形式主动做出,由弱势的苏联以逞强的方式主动完成,美国以及西欧只不过是捡了个漏。要知道,在1989年之前的欧洲,并不会有人天然地觉得德国是属于西欧的,即使德国人自己也不这么认为,尤其是在1961年。不仅仅如此,也是在1961年(11月),是肯尼迪将美军派驻越南,在不是美国传统势力范围,也不是美国重要关注地区的东南亚,直接介入了热战。肯尼迪到底是软弱还是强硬?现在普遍认为,赫鲁晓夫是苏联领导人中对待东西方关系相对“灵活”的,从一上台他就致力于改善与西方的关系,这是他在国内政坛的形象。所有人都相信,他从未考虑过占领西柏林,在这一点上,肯尼迪并没有“误判”。

所以,我觉得本书“故事性”过强,在交待来龙去脉和各方面的细节方面,离一本合格的历史书差距较大,只能算是“历史小说”。看完之后,我心中的疑问不是更少而是更多了,除了上面提到的那些细节,还包括:

1. 德国的政治地图是怎样的?书中提到“普鲁士是喜欢喝烈酒的德国,巴伐利亚是喜欢喝啤酒的,(阿登纳的)莱茵河地区是喜欢喝葡萄酒的”,书中还反复提到来自萨克森的东柏林警察和军人,似乎萨克森人本身就反感柏林人。东德之所以能成为东德,当然有苏联一方的强制性因素,但是不是也有一些民族性上的原因?就像苏联之所以成为共产主义的苏联,除了列宁、斯大林的个人因素之外,是不是还有俄罗斯的民族性原因?我知道,现代德国来自于更接近俄罗斯的东普鲁士容克贵族对德意志地区的征服,强烈的浪漫主义和理性主义哲学,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都来自于德国东部。

2. 为什么二战后盟国会留下柏林这样一个“伤口”?苏联借助西方的武器,以人的牺牲为代价战胜了德国,但却要“被迫”给西方留下柏林超过一半的控制区,这其中是不是本身就有着某种“霸凌”?斯大林在战后多次变更与西方的外交策略,从联合政府到各占一半,再到承认西欧共产党的失败,再到赫鲁晓夫的苏联谋求“和平共处”并主动放弃奥地利,苏联无疑都是处于“守势”的,核武器也毫无疑问是防守性武器,赫鲁晓夫裁减军费,集中发展核武器,显然是谋求和平而非战争的,直到老迈而没有追求的勃列日涅夫上台,苏联才采取了更多攻势性的动作,并最终把苏联拖垮。

3. 柏林这个“伤口”是如何逐渐“溃烂”的?其实苏联最警惕的是阿登纳的西德对西柏林的主权要求,它宁愿把西柏林交给联合国,也不愿意留给西德,所以,它本身是欢迎西方盟国在西柏林持续存在的,这一状态从1945年一直持续到1989年,修建柏林墙也没有改变这一状态。正如本书中所说,苏联最担心的是西德对东德的统一,失去了东德,苏联就会很快失去捷克、波兰、匈牙利,所以,苏联必须守住东德。那么,是谁在逐渐让柏林这个伤口溃烂?我不认为是东德,也不认为是西方盟国。我认为,真正最关注柏林的是西德,只要这个伤口还在滴血或者化脓,西德就永远保持着对东德的优势,这一优势既来自于西德的经济实力和潜力,也来自于美国的援助。

“历史总是那么相似”,或者说,“历史总是在不同的地方重复”。一个以“关注民生”上台的、锐意进取的领导人,在与国内各种不同意见战斗的时候,还要对付一个以“振兴美国”上台的、家境优越、任人唯亲的对手,他会怎么说?怎么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柏林1961的更多书评

推荐柏林196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