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的苏格拉底

幽径通何方
2018-03-25 09:36:05

在看本书时,我流连于他们信手拈来的大量例证,活跃深刻的思维和轻松愉悦的氛围。或许,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看完柏拉图这种类型的书籍。

除了叙述形式,苏格拉底也是令我钦佩。

书名是《苏格拉底之死》,那么还是谈谈苏格拉底之死吧。有人求得德尔斐的神谕,他说苏格拉底是世界上最聪明的。苏格拉底自认无知。为了验证这句话的正确性,他四处与人争辩,于是到处结怨。在争辩中,他觉得自己与他人的区别在于意识到自己的无知,而众人则因为在一些小领域有所知,就理所当然地自认为全知,从而掩盖了自己本来的小小的智慧。

另外他在法庭上拒绝出卖尊严,用博取同情的方式免罪,伤及曾经做出这种事的人的颜面,以及屈服于私利,违背正义的审判员。

他虽贫穷,但是他的朋友、仰慕他的人都愿意出钱为他赎罪。他拒绝了,因为他自认无罪。

他本可以逃狱,他也拒绝了。因为他的责任感不允许他去破坏法律,为后世开为乱之道。

令我感动的是,苏格拉底能大方地承认自己的无知。并非是矫揉造作,像大部分中国人的谦逊是一种以退为进的张扬,而是真正的谦逊,源于对知识热切的渴望。

以下是部分篇章的解读和困惑。

欧绪弗洛篇

柏拉图设定了一个极端的情形:父亲误使一个杀人的仆人死亡,儿子欧绪弗洛打算控告父亲。儿子控告父亲杀人是不虔敬的。于是两人开始辩论虔敬的含义。

欧绪弗洛认为神赞成的就是虔敬。苏格拉底通过受体和行为之间的论证指出:一个事物之所以被爱,并不是因为它是爱的对象,而是它被爱了。虔敬之物受虔敬,是因为它值得虔敬。由此引导欧绪弗洛认为虔敬之物与蒙神爱之物是不同的。接着又通过包含关系指出:正直大于虔敬。欧绪弗洛认为正直中的虔敬是服侍神的,正直中其他部分是服侍人的。苏格拉底再论证虔敬是一种众神与凡人之间各谋所好的一种贸易。由此得出神想要的不是对他们有用的或他们爱好的,而是虔敬。于是得出虔敬之事是因为虔敬而被神所爱。这与前文欧绪弗洛认为虔敬之物与蒙神所爱不同矛盾,间接表明欧绪弗洛控告父亲杀人罪是神不爱的,是不虔敬的。

在欧绪弗洛篇里我觉得很有思考意义的是行为正当性以及服侍神的意义。

申辩篇

苏格拉底问到:“能否相信人的行为,而不相信人?”我认为,行为的影响是客观的,主体的目的是客观的。行为可信,人则不能。但是人总是有惯性,且出于社交需要,决策者不可避免要和行为主体打交道。从而出现行为好——此人擅长此类行为——长期合作的一种信任模式。虽然这里信任的是行为主体行为的效果,但是决策者已经不自觉地在行为前冠上主体的名字了。这算不算对人的信任?

克里托篇

这一篇提到:坏事不可能变好或可敬。

评价事情好坏的标准是什么?随着评价标准不同,事情的性质也会相应改变。毕竟大部分事情都是出于好与坏之间的灰色地带。不过,事情的好坏肯定不会对等,一定有一方出于显性。这时尽管另一面相当显著,不可忽视,但性质还是由主要方面决定,因为好就是好,坏就是坏。这是价值判断的基础,这是一种原则问题。但这不妨碍我们去关注坏事的好的一面,以及好事中坏的一面。研究的目的是改进,而不是混淆视听。

斐多篇

本篇主要讨论灵魂与肉体的关系,对死亡的态度以及灵魂是否不灭,带有一定的辩证转化思想。

篇中认为,身体和感官会影响知识的获取,灵魂只有在沉思中才能对事实获得清晰的看法。故人死后才能获得想要的智慧。所以哲人谋求智慧,轻身体而重灵魂,把死亡当做自己的职业。类似的有勇气的人也有哲学气质。篇中强调,智慧、勇敢、自我节制、正义是真正的善。

每一个事物,只要有它相反的事物存在,那它就是由那个相反的事物产生的。即由生到死,向死而生。

“学习是一种回忆。”人在出生前已经具有完美事物的知识。他从“一种事物会引发联想,提醒人们想起已知的事物,其中被相似性引起记忆时,我们会意识到这种相似性是全面还是片面”出发,认为我们接受世界上各种事物时所有的这种体验,证明我们早已有隐藏在各色拙劣事物背后的完美概念的知识。

我对此存疑。现行的分类标准是可以获得较普遍认可的。人们以此求同存异,抓住这一点作为本质。但是这一个点是真地受到认可吗?这种认可是由于人类认知存在共性?还是这个认可其实只是权威的专横,而被大众浑浑噩噩的接受,并根深蒂固,无法动摇?

灵魂先有知识,是无法论证的。且文中所用的例证,即触发联想,主要考虑的是有认知和表达能力的人,对于婴儿来说,他是否有这种经历?

另外在166页,提到灵魂处于统治地位,身体是受其支配。灵魂会被身体污染堕落,无法前往智慧、完美的世界,只能在人世徘徊,并在轮回时会转移到与罪行或性情相似的动物身上。而那些生前拥有自我节制、诚实等美德的人则会转生到好动物身上,并有机会再次成为人类。首先,这段理论虽然承认动物也是有灵魂的,却对动物进行优劣之分。不过毕竟是古时的思想,人们对动物的认识不全面,作为后人不该苛求。其次,后半句有着很强的政治指向,体现了雅典对公民的要求。借助灵魂等身后事规范生前行为,倒是佛教之类的思想。

在本篇中涉及到一些逻辑问题。第一,从被下定义的词里引用一个特殊的例子是错误的论证。如欧绪弗洛认为自己控诉父亲杀人罪是虔敬的。第二,任何东西的定义,必须是本质,而不是属性。属性是一种不一定必备的事物。如欧绪弗洛认为虔敬是被神爱,然而这只是一种属性。毕竟被神爱的东西很多,这并不能作为一种区分。

苏格拉底采用的辩论方式有:①通过抓住对方含糊不虔的表述或易产生歧义的字词进行引申,使其论点偏离原意,最后再论证出相反的结论使其自相矛盾,从而获胜。②让步辩论,把对象具体化、扩大化,使其因范围过大而出现错误,见于他为自己辩论无罪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苏格拉底之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苏格拉底之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