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炒猪肝,两碗黄酒

2018-03-22 看过

本书记述了城里丝厂的送茧工许三观从青年时期到中年时期的人生经历,他在人生遭遇困难的时候屡屡靠卖血渡过难关,展现了以许三观为代表的那一代人们的韧性和勇敢。

许三观一生中一共 次卖血:第一次卖血后用得到的钱娶了许玉兰;第二次是儿子一乐砸破了方铁匠儿子的脑袋,许三观卖血给他治病;第三次他卖血给睡了的女人林芬芳买东西;第四次是饥荒中为了全家能吃顿好的;第五层次是卖血赚钱给三个离家的孩子;第六次卖血是为了请生产队队长吃饭,托他照顾二乐;第七次是为了治一乐的肝炎在去上海的路上一路卖血。靠着卖血,许三观度过了人生的次次难关。

许三观是一个勇敢、有韧性又善良的人。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这么多次这么频繁的卖血对身体是有害的,阿方和根龙的例子就摆在他的眼前,可是出于责任感,他不得不卖血,也不得不勇敢地面对卖血的后果。最绝望的一次卖血是为了治一乐肝炎,他在去上海的路上一路卖血,卖到盖几条被子还是不停地哆嗦,甚至刚卖完血就晕倒在医院,需要紧急输血。读到这个情节时真的有种天昏地暗,走投无路的感觉,但是他还是挺了过去。可能那个年代的人真的自带坚韧的品质吧,不然真的很难想象他们是怎么挺过那些黑暗的年代。此外,

...
显示全文

本书记述了城里丝厂的送茧工许三观从青年时期到中年时期的人生经历,他在人生遭遇困难的时候屡屡靠卖血渡过难关,展现了以许三观为代表的那一代人们的韧性和勇敢。

许三观一生中一共 次卖血:第一次卖血后用得到的钱娶了许玉兰;第二次是儿子一乐砸破了方铁匠儿子的脑袋,许三观卖血给他治病;第三次他卖血给睡了的女人林芬芳买东西;第四次是饥荒中为了全家能吃顿好的;第五层次是卖血赚钱给三个离家的孩子;第六次卖血是为了请生产队队长吃饭,托他照顾二乐;第七次是为了治一乐的肝炎在去上海的路上一路卖血。靠着卖血,许三观度过了人生的次次难关。

许三观是一个勇敢、有韧性又善良的人。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这么多次这么频繁的卖血对身体是有害的,阿方和根龙的例子就摆在他的眼前,可是出于责任感,他不得不卖血,也不得不勇敢地面对卖血的后果。最绝望的一次卖血是为了治一乐肝炎,他在去上海的路上一路卖血,卖到盖几条被子还是不停地哆嗦,甚至刚卖完血就晕倒在医院,需要紧急输血。读到这个情节时真的有种天昏地暗,走投无路的感觉,但是他还是挺了过去。可能那个年代的人真的自带坚韧的品质吧,不然真的很难想象他们是怎么挺过那些黑暗的年代。此外,许三观又是一个善良的人。何小勇给他戴绿帽,他对此念念不忘,可当何小勇生命垂危的时候他还是让一乐去何家屋顶“喊”何小勇企图救活他。他又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嘴上说着一乐不是自己的儿子,但是一乐离家出走被找到之后,他还是抱着一乐去饭馆吃了他向往的面条。这是全书让我觉得最温情的一幕。

这个故事的时代感十分厚重,饥荒、人民公社、文革...故事随着时间的推动十分流畅地发展,让人感觉故事融入了那个时代。同时,情节也环环相扣,连接的十分紧密,让人读来很连贯,仿佛是一个故事,而不是一个一个的事件。关于人物,全书没有一个多余的人物,所有出现过的人物都干净利落地交代了他们的身份性格和角色,而对人物的刻画又十分生动。写作手法上,作者主要使用对话、动作描写,语言几乎没有修辞,但是又把每个角色的情绪、性格都刻画得十分入骨,如写认定一乐为子的那一段,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描写,一乐对父亲的感情,许三观对儿子的感情都如波涛汹涌,让人感到十分震撼。如果把作者比作戏子,他如一个老戏骨一般,没有浮华的表演,而在举手投足、眉目间就把角色演绎得入木三分。

本书可以说是“温暖版”的《活着》,读本书时不像读《活着》时一样感觉十分压抑,反而更多的感觉到一种勇于和艰难的人生对抗的力量。某天若厄运真的降临,定要如许三观一般把家庭扛在身上挺过去。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