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烫头的男孩运气不会太差

一个树懒
2018-03-20 看过
德云社经常陷入种种匪夷所思的风波中,但不论是打记者还是师徒反目,似乎都不可能波及到于谦身上。爱烫头的男孩运气不会太差,谦儿哥偶尔上个热搜,那一定是因为弹了狗,或者唱了摇滚、客串电影演了个形神具备的奸商什么的。身处风暴中心,我自岿然不动,抽烟喝酒烫头,慈祥和蔼可亲,于谦老师可以说是相声界的周总理了。

    于谦老师当然是有智慧和城府的,但他的智慧和城府不让人反感。一方面是与人为善,另一方面是专业水准高,心态也好,家世也好,吃过见过,所以圆融豁达,不与俗人一般见识。于谦的捧哏水准,我个人认为,已到了炉火纯青、举重若轻的地步。但他圆融的同时也淡漠,对自己的“人设”没有很上心的感觉。郭德纲说:于谦心中“玩儿比天大”,我很认同。一个人的心思用在哪儿,是能看出来的。谦儿哥是真爱玩儿,《玩儿》里头,一说怎么粘鸟儿、怎么养鸽子、怎么摸鱼、怎么熬鹰、怎么驯小矮马,头头是道,字里行间都会放出甜蜜的光辉,显然是乐在其中。比起动辄被媒体怼得焦头烂额的班主,谦儿哥过得跟神仙似的。

    这逍遥也是付出过代价的。价值观多元化的今天,大家可以坦然地表示自己爱玩儿,但在谦儿哥的少年时期,“爱玩儿”是一个可以被无限放大、上纲上线的罪状——“很多人说我:打鱼摸虾,耽误庄稼;年纪轻轻,玩物丧志;提笼架鸟,不务正业;八旗子弟,少爷秧子;清朝遗风,未老先衰……好在他们说时一脸的和善,所以我也是当好话儿听的……”
    
    心态牛逼。给谦儿哥点赞。

    《玩儿》其实并不单纯是一本讲宠物的书,多少也有一点谦儿哥的内心独白。青年于谦不幸赶上了相声行业最低谷的几年,团里接不到演出,在编人员人心惶惶,各思退路。领导闲极生疯,大搞意识形态,团内评级、体制改革、事业转企、竞争上岗,整天除了查考勤就是抓迟到,外行领导内行的结果,是“相声几乎淡出了老百姓的视线,演出没人邀,走穴没人用,慰问没人听,晚会没人看,上班没人管,排练没人理,单位没人情,领导没人味儿”,到了农村,老乡们宁可拾粪也不愿意去看一场免费的相声演出。到了月底,扣除掉各种罚款,于谦领到手一块二毛钱,回家进门见着媳妇儿,媳妇儿跟他商量,“咱什么时候要孩子呀?”

    为了给媳妇儿一个稳定的生活,谦儿哥狠狠地卖了几年力气:小品、话剧、主持、司仪、电影、电视、电台、广告,每天往返于各剧组之间,有点儿休息时间还得去吃饭、喝酒、拉关系、通路子。连踢带打,把生活维持下来。直到2004年底加盟德云社,才算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

     终于有时间玩耍了,谦儿哥跟大兴买了地,盖了小院儿,打了井,挖了鱼池,种了果树,养了狗、鸽子、梅花鹿、小矮马。他对小动物是真喜欢,小时候省下五毛早点钱,留着上官园买绣眼儿鸟,长大了砸上百万,出国买小马,谦儿哥说:“你喜欢一个东西,什么叫喜欢?就是你愿意照顾它,伺候它,琢磨它,不怕脏,不嫌累。”
谦儿哥又说“反正我就是这样儿,打心里这么爱,你说为了它干点儿什么,我愿意。关键是你只要看见它就痛快,天天吃窝头心里都高兴!”

    捎带着也有底气为爱好正名了:“旅游、下棋、打球、养宠物,都是玩儿,可让我搞不懂的,就是有人把这各种玩儿人为地分为三六九等。旅游就是开阔眼界,打球就是强壮身体,下棋就是锻炼思维,写字就是修身养性。唯独和宠物一沾边儿,什么不好的词儿都能想起来。养个鱼是少爷秧子,养个鸟儿是未老先衰,养个猫是不务正业,养个狗是八旗子弟,干吗要把一个放松心情的东西赋予那么多的意义呢?”

    比较感人的一点,是他几次三番规劝读者,养宠物要三思而后行,“当你真正决定要养一个宠物的时候,你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因为这并不是它单方面为你带来快乐的事儿,而是双方互相取悦。这有点儿类似于交朋友,你要读懂它的内心,学会和它交流,经过互相磨合达到心灵相通,这期间你要付出很多。说白了,养宠物的过程就是个付出的过程,你的快乐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找到的。再说白一点儿,和养孩子一样,甚至更难。”

    苦口婆心。而且很有道理,爱不是对象,爱是关系,是你在对象身上付出的时间和心血。我培育的胖橘猫没有获奖的纯种布偶小猫美,但我爱我的胖橘。我对它的感情一生一世不会变化。

    我觉得《玩儿》最吸引我的,是于谦圆融谦和背后的那一丝叛逆。可能在刻板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爱玩儿”这件事让他与主流背道而驰,背负了不小的压力(毕竟那是一个群体价值观可以肆意暴打个体生命体验的年代)。但他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终于过上了有鸟有马,猫狗双全的幸福生活。这也算一个小小的励志吧!

    最后,感谢谦儿哥,以及谦儿哥的父亲王老爷子。
8 有用
0 没用
玩儿 玩儿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玩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玩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