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加粗的失败——上海文译林译版骑士团长的末日》

南柯子
2018-03-18 看过
《大写加粗的失败——上海文译林译版骑士团长的末日》
  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终于还是在紧迫感下决定凌晨写下这篇不是读后感的读后感。说是读后感,因为毕竟是阅读了书籍之后的想法。说不是读后感,是因为我根本没法阅读完,只能不断随意翻页阅读后摘录,但仅仅是这样的阅读,也让我下定了提醒大家绝对不要购买这本大陆简体版《刺杀骑士团长》的决心,因为这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在此之前,我需要说明我并不是林少华先生的黑或粉,甚至在此之前根本不知道林少华先生的名讳,我是那种只看故事有时候连作者和书名都不在乎不记得的读者,只因为书内容本身的问题而写差评。
  第一次真正成为村上春树书籍的爱好者,还是因为高中时我无意拜读了《1Q84》,那是一部杰作,毫无疑问。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我怀着对《骑士团长》极高的期盼,一直等到大陆简体版的出版。
  我是最早一批购买了预售,也是最早一批收到实体书籍的人。
 

  从书籍的设计来说,封面尚且无功无过,但纸张却出乎意料的让人失望,软趴趴微黄且书页较一般小说微小的尺寸,让人与1Q84之前的纸质阅读感对比,造成了瞬间的落差。然而一本书的精华自然是内容,只要内容好,书籍怎样都无所谓。
  然而等到我阅读到无面骑士团长初现后的第二章内容,我就开始隐隐感觉到不对了。接下来,我将对书籍内容作大量的举例,同时再次提醒大家——这仅仅是我随意翻页浏览情况下就能轻松找到的各种问题,而我举例出的问题仅仅是冰山一角,如果真的连贯性阅读,你会发现让人难以阅读的点加起来已经能让整本书变成筛子。
  1.首先第一眼就能看到的一个问题,是林少华先生古不古今不今,装邪腔作歪势的语句用法。
   譬如明明是很好理解的“我和妻子”“我的妻子”,在林少华先生的翻译中却通篇变成了“我同妻”“妻”;“铃铛”不说铃铛,一定要称作“铃”,似乎在林先生的眼中,语句用法就成了只要不管主谓宾不管标点号,只要缩短再缩短就是高级。
(整本书里你根本找不到妻子两个字,林先生不管会不会造成各种疑义,只想装逼)
 


比如我放在第一位截图的“但我本身对于同妻的这种关联性”......情何以堪啊,就不说这莫名其妙一长句子到底想表达啥,其次林先生您知不知道“同妻”是一个特殊词汇么!和妻子就说和妻子!好好说“我对于和我妻子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行么?!不行么?!




2.所有人都爱中国话,可惜他们没学好文言文。譬如无论男主还是配角还是骑士团长,对话都有夹带着伪中国文言文的词汇。譬如“乃是”,“无有”,“可”“也...就”“罢了”“可好”这一类的伪文言,完全不分场合!随意出现的极为莫名其妙。
实话说,如果林先生古文水平好,那加入中国文言式说法可能会锦上添花,但从我随意截取的众多截图中就可见到,这是怎样的一场灾难!
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看看翻译后的语句变成了怎么奇怪而可笑的结果。
 


“梦中我可出场了”“那可意味责任在我”——林先生,您到底懂不懂一个正常人是怎么说话的?别说意思表达的本身就有问题,就说这种用法,主角是一个下九流的半吊子中国老学究么?“你梦里我出场了么?”“那是不是意味着是我的责任”类似这样好好说话不行么?!
更别说特殊镜头里那句“勒一下我的脖子可好?”......林先生!这是甄嬛在撒娇么?!没人会这么说话!更别说在这样特殊的场景中!让人为爱鼓掌时情何以堪啊!




3.其次,在于人物对话的“不正常”——就像是一个写小说都写不好的人写了剧本,台词缺乏正常逻辑和主谓宾关系。有种恍惚中每个人都在神游太虚自言自语的错觉。用简单的话说,就是“死都不好好说人话”。
   不仅如此,更因为林先生翻译中总带着自己色彩理解的特殊词语,会导致明明是不同的人,说起话来却像是一个人,毫无自我性格存在的感觉。林先生您知不知道一个人说的话在小说里会丰富得展示这个人的特点!而在您的翻译中!实话说我还以为都是一个人在扮演多角戏!
 




——难道这些人是在对暗号么?!这是正常人会说话的方式么???明明知道意思,可是看台词竟然有种要看不懂了的错觉啊!
而且还不是一个人这么讲话!是整本书的人都这么讲话!
尤其是第一张图,典型的缺少主谓宾。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叫“你我他”的游戏。神奇的地方在于是全球通行的。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三个字在日常对话中经常且必然出现。而林先生的翻译很神奇,竟然能将正常人物对话中的你我他去除,只偶尔才出现一二。
如果要形容这种特殊的台词翻译法,我会说故弄玄虚,装腔作势已经到了极点。




4.很重要很重要的点,也是我绝对无法忍受的点,在于文中经常出现明显的语病和歧义,这一点都已经不能用“矫情别扭”在形容,只能用错漏百出来说!

第一段是形容男主和女睡后的事,然而“不料想必她中途清醒过来了吧”——说的难听点!林先生,这是小学生都知道不能犯的语病错误!是会直接放到语文试卷选语病题中的“送分题”!!!
要不您就说“不料她中途清醒过来了”,要不您就说“想必她中途清醒过来了吧”!“想必”和“不料”本身就是相悖的!您到底怎么想到放一起用的?
自创台词“流向奇异”
“她的分娩”换成“她分娩的事情”是不是更像正常的台词?
孑然一身多是形容孤苦漂白无依身无财物的状态,但是男主当时是因为发生了诡异的事在寻找援助的道具或者方法!
堆积如山这个词,我听过公务堆积如山,粮食堆积如山,真没听过形容男子对女子感兴趣的事情堆积如山的。
当然了,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些问题细细看来也可以解释没有绝对的错误,但是!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这不是一篇学生翻译作品!尽管不是绝对错误!但也已经算的上十分不合适,会带来奇怪的阅读感。而像这样的问题,我只是随便翻阅数页就能找到,整本书的问题必然更多。



  
  5.在段落描述中出现大量没有连贯性或者连贯性太强以至于主角消失了的语句,词语造句堪称百转千折,就是不能往顺畅直白的方向走,看的人眼晕。
  “长语句”经常性出现,和台词不同的地方在于,林先生简直立志把主谓宾定状补一次性浓缩在一句话里,只要“加长再加长”就是高级,而丝毫不顾及读者的感受。象这样的语句,虽然细究起来并无错落,但却无意义地加深了理解的难度,把一件很简单的事形容的伪复杂化,非要读第二遍才能顺畅理解,带来非常糟糕的阅读体验。
  5.延续第五点,还有另一种“长段落”,中心思想在于男主一个人不断地神神叨叨断断续续仿佛在自言自语脑子进水一般的语言段落,缺乏连贯性。在这里我直接放在一整页大家自己看,另外说明像这样的写法,整本书大都是,到处可循,你就能明白这本书有多晦涩难懂了。
 



反正整本书都是这德行,我也不划线也不专指了,随便拍几页大家自己看吧,这不是我专门选的,真的是翻到哪算哪拍的,见仁见智,就问你看不看的下去。



6.在村上春树小说中往往起重要作用的特殊镜头,骑士团长与1Q84中简单纪实却顺畅伶俐的段落相比,就像是干巴老头在生嚼木头,自以为恪尽职守得纪实写就,实际上十分晦涩,显得毫无意义,而有时候甚至像一个直男在炫耀。
 


 其他的不说,但随便举例一点,我至少觉得“人妻”这个词是不合适的,完全可以写成“有夫之妇”,也更适合男主自述的语气,而您的翻译,却会给人一种直男炫耀的感觉。
我去台版的翻译中看了,就是翻译成“有夫之妇”,而且看得很舒畅,没有别扭感。

   

7.最后,我终于发现了上述诸点产生的根本原因——正是林先生几乎是在以一种孤注一掷,孤“芳”自赏的姿态,以“近代诗”的套路在翻译小说。
  由此才使得小说中的对话不像对话。才使得语言造句中莫名其妙的伪文言频出,才使得段落长句中主谓宾定状补齐聚,才使得正本小说显得极尽矫揉造作装腔作势之极,直接喧宾夺主,将小说本身想表达的意思消耗殆尽。
——林先生,请记住你是《骑士团长》的翻译者,而不是作者。一个真正好的翻译者,可以在内容中适当加入自己特色的文风,但却绝对不会将“表达自我的语句”加入作者的作品中,以至于让整本小说滑入歧途。
这里我放入大陆版翻译的第一章和台湾翻译的第一章,实话说,高下立见,这里真的不带个人偏见,毕竟我在此之前连赖明珠女士和林少华先生是谁都不知道。
大家自行阅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红线段落可以做明显对比。

  我在网上看到过别的人说过一段话——好的翻译不会让人看书看得奇怪,这句话我想告诉上海文译的林先生。
  为了骑士团长,我还特意去查了1Q84的翻译者是施先生,我不是想拿您二者对比,施先生作品在网上也存在被人诟病的翻译错误。但1Q84同样作为一部设定恢弘广大,魔幻现实悬疑的小说,他却让高中时代的我一眼看懂并一眼看中了,就在于其直白连贯,内容简单却不简陋。而您的骑士团长,却让我看的眼累心累。
您以往的文风,也许更适合言情,但尽管“矫情”,却有“真情”在。然而在骑士团长这里,不知为何却连“真情”都没剩下,只剩下通篇的矫揉造作,让人看不到诚意,看不懂内容。
  我以一个纯粹的读者感官说,简体版《刺杀骑士团长》,真是一本我见过最糟糕的翻译小说。
  以上皆是我个人微不足道的见解,以抒发真情实感。若有不同见解勿喷,若产生什么问题也可沟通。
680 有用
48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39条

查看更多回应(439)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