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王朝与楚汉历史人物关系对照——又名“我向Ken Liu行一福”

羊男君
2018-03-15 看过

题记:蒲公英又名狮子牙,据说是因为它锯齿状的叶子能使人联想起狮子的牙齿。查询后方知“狮子牙”只是这种植物近500种名称之中的一个。因为它锯齿状的叶子就像狮子的牙齿,所以有了这个名字。有些人呢在看到蒲公英的叶子时还会想到熊的牙齿,因此它也被叫做“熊齿草”。但归根结底,蒲公英本也属于菊科。

这无疑是一部“楚汉”风味的史诗级英雄赞歌兼丝绸包装“朋克”款的科幻小说。关于蒲公英王朝与楚汉之争的关系已不想再赘述,好坏自有公论,说多无益,有兴趣看各种黑文的可移步其他豆瓣书评。 但也不是说我就要来捧这本书,先说说我觉得的本书情节上的一两个bug:绮可觅是引发我相当大联想的一个角色,她的风华绝代应该算半个虞姬,但她最后对马塔的背叛却有点牵强,为了故国答应敌方的要求充当刺客可以理解,最后也确实完成了秘密任务,以身殉国,但她临死一搏的一喊却有点让人看不懂了,既然她的刺杀可以挽留自己的国民,又为何要多此一举假装出对马拉纳的爱意来激起马塔对自己、对阿慕国、对马拉纳的恨?事后发现这一点意义没有,救国救不了,挑拨也没甚效果,马拉纳该被封侯还是封了。不解!

还有个bug:达飞罗和拉索是一对兄弟,他们刚开始感觉就是活不过2、3页纸的酱油瓶角色,没曾想竟比书中绝大多数重要角色活得都久,有个细节一直想不通,在“鸿门宴”这一节,故事大概脉络依然跟史记所记载的一般,但唯独在项庄与项伯舞剑这一细节上别扭得很,功能性角色的强行插入过于勉强,那个“诺•米诺赛”既扮演了曹无伤的角色,还得临时顶替“项庄”来段舞剑袭沛公,未免忙咧了点!史记原作有项伯因为顾及张良的恩情先是在鸿门宴前透风给张良,后又在宴席上以身挡剑一节,合理得来还带点人情味。可是《蒲公英》先是马塔一封信泄了军情不说,宴席上拉索(项伯)因为什么怕主公马塔因为击杀库伦落人口实出来为对方挡剑,这番改动牵强且苍白,实在立不住脚。个人觉得其实可以利用达飞罗与拉索这对兄弟的情谊设置这样的情节:拉索可以充当下项伯的身份,但应该有所铺垫,比如他顾及兄弟达飞罗的安危,夜里到库伦营里告知马塔的鸿门宴图谋,宴席上再出手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下面说说对这本书观感的一点小看法:我要向刘宇坤行一福,作为一个华裔科幻作家,这是他发表的科幻长篇处女作,而且还获得国际大奖的提名,足以见得这本书在外国读者的反响是好的,这算得一个突破,因为中国题材的外国小说能够受欢迎本就不多见,虽说中国这一关键词被刘宇坤巧妙得以“丝绸朋克”的定义包装了起来,但明眼人都知道小说的底蕴究竟还是中国文化,这算是某种程度上的文化输出,作为国人,应该举双手欢迎。其次,国人在看这本书的同时,只要对楚汉那段历史稍有涉猎,都会觉得熟悉,甚至有些读者反过来将“抄袭”的罪名强加在刘宇坤头上,我个人觉得抄袭应该是有原作在,刘宇坤自己也说了自小是听着楚汉传奇故事长大的,史记这部经典要说是他抄袭的对象就有点不太公道了,而且刘宇坤也并不是没有创新,有些情节人物的设置甚至还独居时代特点,比如大胡子樊哙(民恩)居然是GAY,韩信(济恩)是个女的,赵姬和赵高是姘头等等。其中有不少与史实有出入的地方,比如传国玉玺缺角是因为王莽,这已是西汉时期,但我想这反而给了熟悉史实的读者们另一层乐趣,就是可以从中找寻与历史重叠的情节,实在想不起来个中细节与历史的异同还可以查资料,也算得温故而知新。所以本君也就稍微整理了书中一经对照重合配对下的历史原型,以供书友们参考,有所疏漏的,欢迎指正。 首先,战国七雄的原型与达拉群岛诸侯国对照如下:秦国——乍国,齐国——阿慕国,楚国——柯楚国,燕国——甘国,韩国——哈安国,赵国——里马国,魏国——法沙国 一些先秦哲人诗人的原型对照有:空非迹——孔子,弥岸知——荀子,谭非于迹——韩非子,陆汝森——屈原 还有对情节有推动的部分专有名词的古今对照如下:大隧道——长城,雷飞落——乌骓马,自知书——太公兵法 再有就是人物名的古今对照,因为历史过于浩繁,小说人物主要还是为了情节服务,其中的角色除却主要角色,功能性角色还是比较多的,难免有重叠的,这里一并罗列出来:

7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蒲公英王朝的更多书评

推荐蒲公英王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