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恒言 醒世恒言 评价人数不足

《乔太守乱点鸳鸯谱》:游走在性别间的张力

对雪
2018-03-14 23:24:25
今天晚上读了《醒世恒言》中的两则故事,其中一则是《乔太守乱点鸳鸯谱》。这个故事让我充满欢乐,边笑边在书中妙语旁画圈。读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靠误会推动的故事,也就预见了它的大团圆结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它仍是如此特别,缘是一种游走在性别间的张力。

    故事的情节容易概述,涉及到三户人家儿女,但以其中两户为主。刘家与王家各有一双儿女:刘家的儿子名璞,女儿名慧娘;王家的儿子名玉郎,女儿名珠姨。其中,刘家已为儿子聘下王家的小女,而慧娘、玉郎则各有所配,尚未过门。当刘家为儿子预备过门之礼时,儿子突然发病。刘家决定隐瞒不报,仍要把珠姨娶过来权当冲喜。这消息暗地走了风,被王家知道。王家只有王寡妇一人持家,她与儿子玉郎商议如何应对。女儿是自家的,母亲自然不愿意她嫁过去守了寡,但王家的儿子又未必不会痊愈,若不答应,又拂了两家的交谊。起先,玉郎提出,可以把妹妹如约嫁过去,只是不带嫁妆。三日后,若王家儿子的病还未痊愈,则刘家得让媳妇回娘家;若他已无大碍,那么王家就把妆奁送过去。王寡妇考虑周全,她觉得儿子的主意未免儿戏——对方完全可以扣下新人,不让她归家。最后,她稍稍修改了儿

...
显示全文
今天晚上读了《醒世恒言》中的两则故事,其中一则是《乔太守乱点鸳鸯谱》。这个故事让我充满欢乐,边笑边在书中妙语旁画圈。读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靠误会推动的故事,也就预见了它的大团圆结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它仍是如此特别,缘是一种游走在性别间的张力。

    故事的情节容易概述,涉及到三户人家儿女,但以其中两户为主。刘家与王家各有一双儿女:刘家的儿子名璞,女儿名慧娘;王家的儿子名玉郎,女儿名珠姨。其中,刘家已为儿子聘下王家的小女,而慧娘、玉郎则各有所配,尚未过门。当刘家为儿子预备过门之礼时,儿子突然发病。刘家决定隐瞒不报,仍要把珠姨娶过来权当冲喜。这消息暗地走了风,被王家知道。王家只有王寡妇一人持家,她与儿子玉郎商议如何应对。女儿是自家的,母亲自然不愿意她嫁过去守了寡,但王家的儿子又未必不会痊愈,若不答应,又拂了两家的交谊。起先,玉郎提出,可以把妹妹如约嫁过去,只是不带嫁妆。三日后,若王家儿子的病还未痊愈,则刘家得让媳妇回娘家;若他已无大碍,那么王家就把妆奁送过去。王寡妇考虑周全,她觉得儿子的主意未免儿戏——对方完全可以扣下新人,不让她归家。最后,她稍稍修改了儿子的意见,因玉郎也生得美丽,她让儿子男扮女装,代妹妹嫁入刘家,并携带一套道服,以便改装后回家。

    拜堂当日,刘璞依旧沉疴在身。刘家只好让女儿慧娘,以小姑子的身份,陪伴过门的“嫂嫂”玉郎。慧娘代哥哥同嫂嫂行了大礼,在母亲的安排下,还伴孤独的“嫂嫂”同睡一夜。当然,他们发觉了彼此的身份。按照古代小说的套路,他们在这一夜逾越了男女之防。

    三日过后,到了玉郎理当回娘家的时候。他却舍不得同慧娘分别,慧娘亦舍不得他离开。于是二人一再拖延。终于有一天,刘璞的母亲发现女儿竟被媳妇搂着落泪,非常反常。她拷问了女儿,明白了真相。二人分开。丑事再度传开(传播者仍然是当时泄露刘璞生病的李都管),慧娘的婚配对象裴家将刘家告上了府衙。府衙的乔太守本着八(hao)卦(xin)心(chang)乱点鸳鸯谱,把慧娘判给了玉郎,再将慧娘与玉郎二人的婚配对象判到了一起,并在判状上写道:“相悦为婚,礼以义起。”皆大欢喜。

    说到故事里存在一种游走在性别间的张力,这种张力不仅存在于异性之间,还存在于同性之间,似乎可以暗示时人对同性爱情的看法。试看文中写两人拜堂:

    慧娘相迎,进了中堂,先拜了天地,次及公姑亲戚。双双却是两个女人同拜,随从人没一个不掩口而笑。

在众人眼里,却是女子同拜。待礼成后,刘家夫妇商议如何安置新人,当刘璞的母亲提出让女儿代儿子去陪同新人,丈夫并不同意,他的理由是“不稳”。他的担忧或也暗示了当时风气,女性之间时有亲密关系。刘璞的母亲仍然很宽心,安排女儿去陪伴新人,以补偿新婚之夜的孤独。之后,他们同宿一床,在床上时有亲昵的耳语,非常可爱:

玉郎问道:“姑娘,今年青春了?”慧娘道:“一十五岁。”又问:“姑娘许的是那一家?”慧娘怕羞,不肯回言。玉郎把头捱到他枕上.附耳道:“我与你一般是女儿家,何必害羞。”

言下之意,同性之间当有许多亲密的话题吧。

    不过,我读小说时,体会到的言情感更强一些。这也是小说的独到之处。因为慧娘起先不知玉郎男扮女装,所以行止间有同性情感的张力,但在玉郎这一方,他知道慧娘是个女孩儿,因此身为读者,也明白这种错位的本身仍然是异性之间的爱情故事。当慧娘看到玉郎时,她想到的仍然是未来的丈夫:

谁知慧娘心中也想道:“一向张六嫂说他标致,我还未信,不想话不虚传。只可惜哥哥没福受用,今夜教他孤眠独宿。若我丈夫像得他这样美貌,便称我的生平了,只怕不能够哩!”

当他们在床上悄声私语时,所争论的名分问题也是从男女性别上考虑的:

慧娘笑道:“恁样说,你是我的娘子了。”玉郎道:“我年纪长似你,丈夫还是我。”慧娘道:“我今夜替哥哥拜堂,就是哥哥一般,还该是我。”玉郎道:“大家不要争,只做个女夫妻罢!”

    也因为性别的措置,故事的一些细节有些幽默可爱。玉郎虽美,再如何也与女子有别,最大的不同即是没有耳洞,无法带耳环。他的耳朵有一只幼时打了一洞,于是,母亲就在他的另一只耳朵上涂了膏药遮蔽,对人只说是冻伤了。当成亲三日之后,王家派六嫂去催女儿回家,刘璞的母亲霸主媳妇不放,理由便是:

谁想刘妈妈真个说道:“六嫂,你媒也做老了,难道恁样事还不晓得?从来可有三朝媳妇便归去的理么?前日他不肯嫁来,这也没奈何。今既到我家,便是我家的人了,还象得他意!我千难万难,娶得个媳妇,到三朝便要回去,说也不当人子。既如此不舍得,何不当初莫许人家。他也有儿子,少不得也要娶媳妇,看三朝可肯放回家去?闻得亲母是个知礼之人,亏他怎样说了出来?”

其实刘妈妈真是一语成谶。她不知道别人的儿子正在自己家里讨了媳妇,过了三天都舍不得回家……

   虽然故事有趣,慧娘与玉郎的爱情仍然不能免俗,不能使人满意。古代小说和戏曲中多出负心汉、薄情郎,玉郎虽然不是这样的人,却也有着古代小说许多男性人物的性格——软弱。乔太守曾拷问道:

乔太守道:“他因不知你是男子,故令他来陪伴,乃是美意,你怎不推却?”玉郎道,“小人也曾苦辞,怎奈坚执不从。”

听玉郎这样解释,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的,他说的是假话。那么,他可以说真话吗?说真话有用吗?不知道。

不过,每一段感情,都是因外物触及到心,才会生发出来。因此,每段感情中总有触动人心的细节可以捻出来幻想。慧娘与玉郎私通事泄后,刘妈妈赶着去揍假冒嫂嫂的玉郎,书中写道:

慧娘见母亲去打玉郎,心中着忙,不顾羞耻,上前扯住。被妈妈将手一推,跌在地上,爬起时,妈妈已赶向外边去了。

在此刻,爱人的安危与自尊占到了上风,所以一个女孩儿会“不顾廉耻”去阻挡自己的母亲。这时候的玉郎又做了什么呢?

玉郎听说打着慧娘,心如刀割,眼中落下泪来,没了主意。养娘道:“今若不走,少顷便祸到了!”玉郎即忙除下簪钗,挽起一个角儿,皮箱内开出道袍鞋袜穿起,走出房来.将门带上。离了刘家,带跌奔回家里。

玉郎到底是开溜了。然而,他到底为爱人落下了眼泪。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是年轻人纯真吧——没有精明地想到马上开溜,这也是年轻人的无知——没有办法去为爱人做点什么。不知道如何是好,这真是一种诚恳而又无奈的人生状态。

整个故事中,我最喜欢的仍然是洞房花烛之夜的故事。就选择一个可爱的段落作为结尾吧:
慧娘见灯火结着一个大大花儿,笑道:“嫂嫂,好个灯花儿,正对着嫂嫂,可知喜也!”玉郎也笑道;“姑娘休得取笑,还是姑娘的喜信。”

(最后感叹一下,当王寡妇知道儿子与慧娘私通后,责备儿子保不住别人姑娘的清白,害别人怎么处。现在的家庭教育需要这种反躬自省的意识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