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伽门农》的悲剧

Abon
2018-03-14 23:23:36
《阿伽门农》的作者是古希腊悲剧诗人埃斯库罗斯,与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一起被称为古希腊最伟大的悲剧作家,《阿伽门农》是埃斯库罗斯三部曲中最出色的一部,《阿伽门农》的故事背景是特洛伊战争,海伦离开了自己的丈夫,阿伽门农的弟弟墨涅拉奥斯,嫁给了特洛伊的王子帕里斯,美人的离去使得希腊倍感屈辱,阿伽门农以此为导火索发起了特洛伊战争,背后的目的是称霸爱琴海。因为一个女人的缘故,他挑起了战火,希腊人最终得到了战争的胜利,但是民众也品尝了战争的苦果。在战争中,阿伽门农狩猎“鹰食兔”,惹怒了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女神使海上起逆风,船只受阻,不能开动,为平息神怒,阿伽门农不息以女儿来献祭,以女儿的牺牲来获得顺风和战争的胜利。这羊羔般的女儿就是阿伽门农的妻子,克吕泰墨斯特拉的爱女。这战争是不义的战争,以一个女人为借口实行阿伽门农自己的野心,又让无辜的少女献祭来求得顺风。女儿的死引起了克吕泰墨斯特拉对丈夫的仇恨,一方面是爱女的死亡,一方面是阿伽门农归来带回的漂亮女奴卡珊德拉,另一方面是克吕泰墨斯特拉与阿伽门农堂弟埃奎斯托斯的奸情,三方面的原因共同导致了最后的结果,妻子克吕泰墨斯特拉向丈夫举起了长刀,歌队唱起了复仇的悲歌,家族相残,一层层的仇恨。

    《阿伽门农》开篇由守望者讲出战争胜利的曙光,妻子克吕泰墨斯特拉登场,漂亮的话说的冠冕堂皇,表达自己对战争胜利的渴望,对丈夫的期盼和关心,也反映了克吕泰墨斯特拉的成熟隐忍和虚伪。希腊赢得了特洛伊战争的胜利,但是这战争中满含着人民的悲愤,这战争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不义的,因此阿伽门农的胜利也蒙了暗淡的光。

    歌队唱到:“ 他为了一个一嫁再嫁的女人的缘故,将要给达那俄斯人和特洛亚入带来许多累人的搏斗,一开始就叫他们的膝头跪在尘沙里,戈矛折成两截。事情现在还是那样子,但是将按照注定的结果而结束,任凭那罪人焚献牺牲,或是奠酒,或是献上不焚烧的祭品,也不能平息那强烈的忿怒。”这已经预示了最后阿伽门农悲惨的结局。歌队的长老回忆起战争,心里满是凄凉的苦闷,年轻人去累人的搏斗,城邦只剩下他们这样的老人和稚嫩的孩子。

    甚至稚嫩的孩子,也不能免于战争,为了这不义的战争能够顺利,阿伽门农王甚至不惜杀戮自己无辜的女儿。“他受了强迫戴上轭,他的心就改变了,不洁净,不虔诚,不畏神明,他从此转了念头,胆大妄为。凡人往往受“迷惑”那坏东西怂恿,她出坏主意,是祸害的根源。因此他忍心作他女儿的杀献者,为了援助那场为一个女人的缘故而进行报复的战争,为舰队而举行祭祀。”

   阿伽门农的胜利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上的,是不光辉的胜利。

   歌队长老们在唱到伊菲格涅雅死亡的时候,都不仅叹惋,为纯洁的受戮而叹惋,也为王的无情而叹惋。
“她父亲作完祷告,叫执事人趁她诚心诚意跪在他袍子前面的时候,把她当一只小羊举起来按在祭坛上,并且管住她的美丽的嘴,不让她诅咒他的家。”,伊菲革涅亚的死深刻的反应了战争的残酷,和阿伽门农在利益面前的残忍。也导致了母亲对于父亲的复仇。

   《阿伽门农》的悲剧性就在于此,战争的残酷,人心的自私自利,这个家族复仇命运的捉弄,或然性中含着必然,阿伽门农在开始战争的那一刻,他的野心和残酷就注定了他会牺牲无数人的生命,女儿的死是克吕泰墨斯特拉不能释怀的,她坚毅果决的性格就使得她必然要复仇。当她复仇成功后,在第二部《奠酒人》里,阿伽门农的儿子,也就是她自己的儿子,又不得不向她复仇,一个复仇的结果又必然导致另一个复仇,一个人的死亡又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死亡,因果循环,这个家族的命运,仿佛被复仇神所诅咒,被罪恶扼住了咽喉。

   在《阿伽门农》里,伴随着希腊人在特洛伊战争中巨大的成功,是歌队长老们饱含着苦涩的咏唱:“ 多少事刺得人心痛啊!送出去的是亲爱的人,回到每一个家里的是一罐骨灰,不是活人。”即使成功,然而那些回不来的亲爱的人“ 他们的形象依然美丽,他们虽是征服者,却埋在敌国的泥土里。”

   连传报喜讯的传令官,都在巨大的喜讯中含着冷峻的思考:“ 苦难已经过去了,对那些死去的人说来是过去了,他们再也不想起来,但是对我们,阿耳戈斯军队的残存者说来,利益压倒了一切,苦难的分量就不能保持均势。”,希腊人作为胜利者,作为利益的获得者,快乐也显得满是悲凉。

   《阿伽门农》反应了作者埃斯库罗斯反战的思想,不义战争是痛苦的,不仅对于被侵略者,对于侵略者也一样。希腊人对于神圣满怀敬畏,对于正义永远赞叹。正是阿伽门农的不义之举导致了整个家族罪恶的命运。

   同时,《阿伽门农》中也塑造了很多鲜明的女性形象,反应了希腊女权和母系制度的没落。

   首先,是剧中的主角克吕泰墨斯特拉,她成熟,隐忍,虚伪,聪明,面对歌队和侍从时深具威严,面对成功归来的丈夫阿伽门农时,压抑着仇恨和复仇的火,甜蜜的恭维他的伟大,赞叹他的成功,欢迎他的凯旋,故意诱导他踩上紫色毡毯(只有神和真正高尚的人才配踩),来诱导他犯傲慢的罪,阿伽门农的智慧使他能够说出:“ 谦虚是神赐的最大的礼物;要等到一个人在可爱的幸运中结束了他的生命之后,我们才可以说他是有福的”,作为希腊联盟的首领,他是聪明的王,但是战争的胜利使他心里含着虚弱的快乐,妻子说:“ 但是不被人嫉妒,就没人羡慕。”,阿伽门农最终还是走过了紫色毡毯,在夜晚沐浴后,被妻子克吕泰墨斯特拉用网眼罩住,连刺三剑,流血而亡。克吕泰墨斯特拉敢作敢为,从过去男权的附属地位挣脱出来,亲手刺死了自己的丈夫,主导了命运的发展,从她的身上,可以看出女性自我意识和人格的觉醒。

   其次,剧中还有一个个性鲜明的角色,那就是阿伽门农带回希腊的俘虏,作为女奴和情人的卡珊德拉,她过去是特洛伊的公主,是阿波罗神庙的女祭司,但如今只是一个被囚的女奴,卡珊德拉预知了自己的命运,作为一个没有尊严和自由的奴隶,她聪明倔强,但是又无力改变命运。她预知了阿伽门农的命运,于是唱起了悲歌,和歌队长感叹。她叹息自己,甚至羡慕无知无觉的夜莺:“ 那歌声嘹亮的夜莺一生多么好呀!神把她藏进—个有翼的肉身,使她一生快乐,没有痛苦。但是等待我的却是那双刃兵器的砍杀。”,她向歌队长老预言希腊王的命运,却被认为是疯言疯语,她怀着极度的愤恨和大无畏的精神来面对自己的命运,面对死亡:“ 我称呼这宫门为死之门。愿我受到致命伤,我的血无痛的流出,我一点不抽搐就闭上眼睛!”,她唱到:“啊,客人们,我不是像那不敢飞进丛林的鸟儿,由于恐惧而哀号,而是要你们在我死后,在一个女人为了我这女人而偿命,一个男人为了这结了孽姻缘的男人而被杀的时候,给我作证,证明我受过迫害。我要死了,向你们讨这份人情。”

  《阿伽门农》的悲剧里,处处是古希腊人对于命运的无可奈何,对于命定的苦难的哀悼,和对神的祈祷

   “凡人的命运啊!在顺利的时候,一点阴影就会引起变化,一旦时运不佳,只须用润湿的海绵一抹,就可以把图画抹掉。比起来还是后者更可怜。”

   还有对于正义的推崇

   “ 谴责遭遇谴责;这件事不容易判断。抢人者被抢,杀人者偿命。只要宙斯依然坐在他的宝座上,作恶的人必有恶报,这是不变的法则。谁能把诅咒的种子从这家里抛掉?这家族已和毁灭紧紧的粘在一起。”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伽门农王的更多书评

推荐阿伽门农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