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密的心 泄密的心 8.4分

第一人称叙述中“自我相信”的世界

阿门阿Q一科
2018-03-14 23:23:17
《泄密的心》是爱伦·坡“哥特式小说”的小说作品之一,整篇小说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记录了一个内心扭曲、病态的年轻人杀害一个老人的全部过程和他的心理变化过程。年轻人以傲慢的态度回忆着他杀害老人的全部过程,并在警察的面前表现的镇定自若。爱伦·坡通过细致的内心对白,逼真地展示了年轻人内心的扭曲。细腻的心理描写和细节描绘让读者不仅会被这样一个疯狂而扭曲的内心而震撼,更因小说渲染出的恐怖和黑暗的气氛而感到毛骨悚然。

《泄密的心》采用第一人称来叙述故事,包述参与读者构成对话关系,具有报告和渲染恐怖色彩以及与读者沟通感受的功能。也因为采用第一人称叙述,我们不能判定叙述者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这也使得《泄密的心》有更多可解读的乐趣。

小说中“我”强调了很多次“我没有疯”,在如此荒诞背景下的刻意强调,让读者更加确信这个杀人者是个疯子。当判定这是个疯子时,从他的视角发出的关于老头心理活动的叙述显的更加主观、情绪化、不真实。事实上这些感受并不客观存在于老头的身上,而是来自于杀人者的内心,他从自己的内心构造了两个角色,不过将其中一个的情感体会安在一个现实中存在又令他不安的人身上。也正因这个角色来自于他的内心,这些感受都出于他亲身的体会,才有文中多次出现的“我知道那种感受”。

“我听到一声轻微的呻吟,我知道这是极度恐惧才有的呻吟,这不是疼痛或悲伤的呻吟——哦,不是!”如果杀人者没有幻听,这个呻吟声客观存在,在正常人看来应该是老头睡的不舒服或是梦中无意识的一声呻吟。然而在第一人称的叙述中,这声呻吟虽然轻微,却被强调是“极度恐惧”,并用了“不是疼痛或悲伤”作对比。这其实正是杀人者当时的内心——极度恐惧,他是紧张的,更是恐惧的,极度恐惧的内心听到的呻吟自是饱含情绪;而用作对比的两种状态“悲伤”和“疼痛”也恰恰反映了他平日多被内心的疼痛和悲伤折磨,此刻的他正是“以己度人”思考状态。

紧接着“这声我很清楚。多少个夜晚,就在午夜时分,当万籁俱寂之时,这声音就从我自己的内心响起并越来越大,伴随着那骇人的回声,加剧着那使我狂乱的恐怖。我说这声音我很清楚,我清楚这老头的感受,也同情他,尽管在心底发笑。听到他在床上翻了个身,我清楚他自打一听到那轻微的声音起就一直警觉地躺着。”这段描写更加直白地将杀人者“以己度人”的思考状态表现出来。三个“我清楚“让人开始思考,这些从第一人称出发的对于老头感受的描述除了是否仅仅是杀人者自身当时的状态这么简单。

这也许和来自于更深层层次,更根深蒂固的一个原因相关。可以做这样一个合乎常理的猜想,所有的声音带来的效果,无论是“狂乱的恐怖”还是“骇人”或是“警觉”等等,都来自于杀人者的自我幻想,心理学上说,当测谎者自身对某件非事实事件深信不疑时,测谎仪也无能为力的,其中的非事实事件80%以上来自测谎者自己的想象,多发生于测谎者当心中对于这件事真正发生的期待成了偏执或者从一开始就对自身存在非理性的自我相信时。

可以在时间线上往前推测:杀人者心中一直存在巨大的恐惧,他没找到释放恐惧的办法,这团阴影在他心中越来越大,他终日惶惶不安,看身边的一切都觉得可怕,长期这种精神状态下,他开始自我想象,并且没有办法分辨哪些是现实哪些仅仅是他构思的情节,恐惧让他构思出来的故事再一次伤害自己,加重心中的不安。经过一段时间的恶性循环,他对自身非理性的自我相信越来越严重,他眼中的整个世界不再是客观事件,而是他心中的世界。

小说的结局是杀人者终于忍受不了他所听到的愈来愈响的心跳声崩溃了,向警官招供。仔细读爱伦坡的这段结局,能够发现杀人者的“以己度人”、“自我想象”的猜想是具备逻辑合理性的。泄密的“心跳声”仍然来自于杀人者内心的恐惧而并非良心折磨,当警官呆的时间越久,他的情绪状态越紧绷,心中的不安就愈来愈强,也因此他想象的“心跳声”越来越大,他反复给自己加压,于是心中的恐惧再也压制不住了,他开始胡言乱语,他眼中的警官不再是“很满意我”的警官,已经变为“哂笑的伪君子”、“坏蛋”。

“他们在拿我的恐惧取乐”、“他们已经猜到了”……和对老头的叙述一样,这段杀人者眼里的警官的状态的变化仍旧是杀人者主观的想象,他对于世界的认知已经变为他对于自我想象的盲目相信。

“他们在拿我的恐惧取乐!——我当时如是想,现在仍如是想。不过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了,没有比这种奚落更折磨人的了!我再也忍受不了这几个伪君子的哂笑了!我觉得我得喊出来,要不就会死于非命!” 相比于谋杀行为被发现,杀人者认为更折磨人的是“奚落”、是“拿我的恐惧取乐”,这个程度已经到了若不揭开这些“伪君子”的面目就要被自己折磨死的地步。我们可以从这里推测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让他恐惧让他自我束缚让他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中。
杀人者这是一种病态的自卑。他之前也许仅仅是个胆小的人,由于自己的胆小多次被人嘲笑、奚落,他越来越自卑,也越来越恐惧与人交往,他厌恶被奚落嘲笑却又没有办法摆脱,不敢向前的他被奚落的更厉害了,又是恶性循环!当一个人自卑到极点时,心理状态就会发生变化,出现虚假的自负状态,这可以解释杀人者为何多次强调自己的聪明和缜密,以及在叙述自己杀人过程中得意洋洋态度。人在极度自卑状态下,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会强迫自身相信自己的一切,包括想象。

从这个角度来思考,爱伦坡选择“蓝色的眼睛”这个意象其实是有深意的,眼睛作为心灵的窗户,是最能反映人内心、情绪的一个可视的外在器官,更在在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中担当着重要角色,杀人者因为自卑、讨厌被奚落,毫无疑问他社交是有困难的。杀人者厌恶那只蓝色的眼睛,觉得不舒服,从深层来说是表达了杀人者从心而发的认为“与人交往令人厌恶”。

参考文献:
[1]从心理分析的角度解读爱伦·坡的哥特式小说《泄密的心》 陈琛 - 《青年文学家》- 2013年31期
[2]邸百灵."眼睛"是作品的窗口——论爱伦·坡小说《泄密的心》中"眼睛"的多重内涵[J]-剑南文学(经典阅读).2011(5)
[3]管桑爽.真与美的彰显——论爱伦·坡《泄密的心》中的效果美学[J]-美与时代(下旬刊).2014(7)
[4]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文选———论无意识与艺术[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泄密的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