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ire un pèlerinage

Théo
2018-03-14 看过

我都跟你说了我就得画画,这事根本由不得我。如果一个人掉进了水里,他游泳的本事是好是坏并不重要,要紧的是他从水里出来,要不他就会淹死。

‘’那就是:我怀疑他的灵魂深处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创作本能,却被他的生活境遇所掩盖,然而这种本能却在不断地膨胀,如同活体组织里不断长大的癌细胞,最后,他被这种本能完全征服,无从抵抗。”

我觉得有些人天生就不属于他们出生的地方。命运将他们送到某种环境之中,可他们却总是渴望着一个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在他们的出生地,他们就是陌生人,不管是他们从小就熟悉的落满树叶的小巷,还是经常玩耍的拥挤街道,都只是过渡的地方。他们可能一辈子就这么生活在亲属之间,与他们格格不入,在熟悉的环境中超然离群。或许正是因为他们无法融入这样的环境,才会让他们到处寻找一处永恒的寓所,而在那里,他们才能够融入其中。或许是某些根深蒂固的返祖现象,驱策着这些流浪者返回他们的祖先在远古时期居住的土地。有时候,人们找到一个地方,会莫名其妙地对那里产生归属感。那里就是他们寻找的家园,他们将融入从未见过的环境中,与那些并不相识的人相处,仿佛他从一开始就对那些人,那个地方熟悉。

在那里,他们终于找到了慰藉。

查尔斯在塔希提找到了他的归属,亚伯拉罕在亚历山大找到了。

你的朝圣之地会是哪里呢?

où est ton lieu saint?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