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草木 人间草木 9.1分

从寒夜到春风读一本《人间草木》

小村
2018-03-14 看过

我读的《人间草木》是2016年现代出版社的版本,封面素雅而恬静,恰好是“人间草木”四个字的缩影。书的腰封上有一段汪老先生自己的话“你很辛苦,很累了,那么坐下来,喝一杯不凉不烫的清茶——读一点我的作品”。汪老先生说读一点他的作品,这话是没错的,这本小书还真的是要一点一点的读。读快了,你会倏忽错过一草一木;读多了,你会一时无法消化一草一木。 这本并不厚的小集子,自从买回来就被我放在书柜的一角,真正拿起来读是从把它带到办公室,起初的想法是当做工作之余时读来缓解压力,放松大脑,不成想就这样一点一点的从17年的寒冬读到了18年的初春。 在这个雾霾满天的夜里,台灯下翻着手里的书,天气预报里说明天有风,合上最后一页,好像从花园里看完了花,吃完了那些菜园里亲手种下的小菜,再回想一下西南联大的生活,似乎也就结束了这一遭“人间草木”之旅。 第一辑《花园》里读到绣球时,不禁想起小时候爷爷种的绣球,一朵朵开的艳红的绣球,摆满了他的窗台。那时他的腿脚还利索,我把绣球写进小学作文里,拿着老师在作文本上写的大红“优”字给他看,仅仅能够写自己名字的他,似乎能看懂老师的评语,开心的给我做他拿手的红烧茄子。只可惜,我在这本书里没有看到茄子。如今爷爷年迈不便,已无法正常活动,他窗台上早些年的那些花也不知什么时候都消失了。 第二辑《昆虫备忘录》里,作为河北人的我小时候秋收季节,总会和一群小伙伴去地里,拿着自己做的网兜,抓了蚂蚱后,抽一根狗尾巴草从蚂蚱的勃颈处穿过去,它就乖乖地挂在狗尾巴草上,那时候的蚂蚱多,早上趁着露水多时行动,太阳开始晒眼睛时,已经满载而归,中午就可以吃上一盘奶奶做的油炸蚂蚱,特别是吃到肚子里有黄色“籽儿”(卵)的,那真叫一个香!磕头虫也是我们经常抓来玩的,只不过我们叫它“磕头机”。拿在手里,看它不断的磕头,纳闷怎么这家伙就不累呢! 第三辑里提到的多数菜品,唯独对豆腐和萝卜印象深刻又熟悉,其余多说的都是云南昆明菜系,看似熟悉却从未细细品味过,亏得去年春节跑了云南一趟,似乎我去了一趟假云南,看来还要再找机会,慢慢走,细细看,点点品。 第四辑里汪老先生讲的多是西南联大读书时的故事,虽对其中提到的名家都有敬仰,但说来还是陌生而好奇的。倒是读的过程中,不时想起前段时间看的电影《无问西东》,总是禁不住将两者的画面互相带入,或有不敬,也不枉是一件互相取悦的事。 正如鹦鹉史航所说,“他写过多少草木啊,那他这些文字,可以编一本词典,薄薄的,并不整齐划一的。这种词典不解决什么疑难,就是没事翻翻,让你觉得随身带了一个花园,或者一个不错的菜园。”我想,在这个春风诈来的晚上,我会做一个梦,梦里有一个菜园,和菜园相隔一条小路的是花园,花园里有绣球,菜园里有蚂蚱,那是从寒夜冬眠而来的活物,享受月光下的春风拂面。那应该是我家的“人间草木”。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间草木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草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