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淡影 远山淡影 8.1分

平静的回忆及崩溃

阿醉只喝冰阔乐
2018-03-14 看过

————很多次,我在想,悦子就是佐知子。当悦子回忆起往事时,她表面上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讲述佐知子的悲剧,并希望借此来减轻心中的悲伤和负罪感。然而,她终于失败了。这种崩溃,最明显的表露出来,是悦子同万里子在桥上的对话:

“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可以回来,真的,我保证。”

我第一眼的感觉是作者的笔误——悦子是谁?她为什么能对万里子做出这种承诺?其实,仔细看来,悦子的回忆,她试着用旁观者身份的回忆讲述已经被情绪破坏。在巨大的回忆伤痛面前,她已无力维持这种讲述。当悦子后来和妮基说那天她和景子坐了缆车,景子很高兴时,我们更可以确定,悦子就是佐知子,万里子就是景子。悦子所构建的回忆,或者说她的故事讲述再也无法在汹涌的情绪前保持平静,终于崩溃。

而我们在书中并不能从悦子的语言中体会这种情绪。我们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用语言是无法表达人内心的情感的,若一味的描述,则会让文章显得苍白无力。作者避开这样的写法,只是用悦子回忆的崩溃来给读者一个想象空间的入口。想象一下,一个女人在同别人讲述她的一个朋友的悲惨故事,她平静地诉说,直到语无伦次,泣不成声,然后说,那就是我。想象的代入感,给读者对这种情感一种更好的体会的机会。这也是这本书写作手法的高明之处。

但我对悦子和万里子在桥上的对话还有一点迷惑。悦子出去找万里子时是拿了一个灯笼的,关于这个灯笼,我总感觉是有什么隐喻的,究竟是什么隐喻?我还没有弄清楚。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远山淡影的更多书评

推荐远山淡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