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朱子語類》中隨便摘出一段就來證明朱子觀點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塔灣演澂
2018-03-14 看过

不算書評,只是寫幾句感想。

當然,題目的意思不是說,在這本書出來之前,語類就可以隨便用。而是說,既然這本書都出來了,再加上池錄(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733447/)也出了,我們就再也沒有文獻上的藉口來為自己的懶惰開脫了。

也就是說,現在,當我們看到黎靖德本《語類》(即通行的中華書局理學叢書點校本)中的一段話時,一定要馬上去查《彙校》(蜀類-徽類系統),看看有沒有字句上的不同。若記錄者屬於池錄中的33位之一,還要參看池錄。

這個步驟,在前幾天的課上就發揮了功效。我們讀趙順孫的《中庸纂疏》,讀到他引用的一段黃士毅記錄的語錄:

中庸纂疏

趙順孫這裏所引的語錄,作“如此則未可便謂之私欲”。而翻看通行本的語錄(黎類),則是這樣的:

黎靖德本《朱子語類》

作“未可便謂之私”,沒有欲字。到底是“私”,還是“私欲”?我們翻看了《彙校》:

匯校

《彙校》本作“私欲”,而且出校勘記曰“成化本無欲字”。

《彙校》的底本是寶祐二年(1254)的《再校徽州本朱子語類》,這個本子中仍作“私欲”,而趙順孫很可能正是根據這個本子加以引用,在寶祐四年(1256)以後刊刻了《中庸纂疏》(根據牟子才序)。而這個“欲”字到了黎靖德的本子里就沒有了,很可能是黎靖德刪去了。《彙校》校勘所謂成化本,正是翻刻黎本的。

也就是說,在《彙校》的幫助下,我們就能明白,不是趙順孫在引用的時候改了語錄,反而是保存了更早的版本;而真正修改了語錄的是黎靖德。

以上只是我在學習過程中碰到的一個例子而已,還只是替趙順孫開脫了亂改的嫌疑。而《彙校》和池錄的序言中都引用了更加說明問題的例子,更可以說明語類的使用應當慎重。

3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推荐朱子语类汇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