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知心只老天,英雄堪恨复堪怜

文新
2018-03-14 看过
明代文学家陈继儒说,“时光,浓淡相宜; 人心,远近相安; 流年,长短皆逝;浮生,往来皆客。”尘世之中能有一方安静之地,读着喜欢的作品, 这样的闲适也需要有力的保障才得以实现。悲哀在于世界之在,生存已然不易,又到哪儿去寻找这样可以放松身心之所,先安身才能将精神追求实现,真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了。

骆玉明做到了优雅与睿智并存,在这本《欲采蘋花不自由》中作者将明中叶江南才子祝允明、唐寅、文徵明、徐渭四人的风貌以诗、画、词、书的形式展现。读这位作者的文字,欣赏已然逝去的精彩灵魂谱就的画作与诗词书法,怎能不引起心灵的震憾。血泪化成的经典,以书、以诗、以词、以画、以文对抗着社会的不公不平与黑暗,读者从骆玉明的书中感悟到的不仅是文学艺术的熏陶,更能体味到这些虽已消量灵魂依然璀璨的昂扬精神。

唐寅《葑田行犊图》的典雅,徐渭的《驴背行吟图》的洒脱,人生虽无常,但在无常之中伤能活出那份自我精彩,便是不虚此生。明中叶江南地区富庶繁荣,文人雅士在这样相对宽松的经济环境下更多呈现出自由的精神,自我意识也是最高昂的。时代的发展经济的繁荣将一些腐朽的“礼义”观点逐渐抛弃,思想的敏锐加上对艺术的不懈追求与美好,造就了书法名家、绘画名家、戏曲名家、诗词名家。虽因时代所囿,不能在政治上有所报负,可不甘于平庸的文人才士终以双手为自己的人生交出完美答卷。骆玉明以生活在明中叶时期的祝允明、唐寅、文徵明、徐渭四位非常有才华,又人生坎坷的人物一生悲欢离合将个人观点借此表达出来,对一个人的全面而详细的分析才能得出正确而公允的结论。骆玉明的短文不带偏颇,以悲悯之情展现“爱憎衮衮风千变,今古茫茫貉一丘”的悲怆。这些不屈从于他人的文士灵魂与精神都带给今人一种可贵而可敬仰的指路明灯。

人是社会的人,生活在其中的人无不时刻受到社会的制约,敏感的不愿同流合污的文人雅士更加体味深刻,“万古知心只老天,英雄堪恨复堪怜”的呐喊声里,体现出思想的深度与广度。普通大众因为敬仰这些敢于发出内心呐喊的文士,便将许多美好的故事加于这些“引领者”身上,作者骆玉明对此点的观察弥足珍贵,在作者骆玉明眼里,对这些文人雅士的悲剧命运是抱有深切同情之感,而这点也正是这本书最吸引人之处。以情感人,才能长久。个人的命运与时代紧密不可分,只有时代开明社会文明“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唯此才能使这些文人雅士的悲剧不再重现。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欲采蘋花不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欲采蘋花不自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