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是枪手,每个人都是靶心

春眼秋手
2018-03-14 18:10:11

每个人都是枪手,每个人都是靶心

文:果子

一、幼稚、愚蠢、伪善、愤怒......这世间充满流弹,而我们既是弹无虚发的枪手,又是体无完肤的靶子。

近期,国内首次引进出版了美国黑色幽默大师——后现代主义文学代表人物,库尔特•冯内古特《神枪手迪克》一书,书中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不管出于有意还是无意,人们总是在互相伤害。似乎每个人都同时扮演着加害者与被害者的双重角色。

1944年母亲节这天,12岁的鲁迪•沃茨因射击成绩良好,得到了父亲的认可——获得了枪械室的钥匙,沉浸在喜悦中的他,对着城市放出一枪,却无意打中一名孕妇的眉心,致其死亡。这一偶然事件成了他悲惨的成

...
显示全文

每个人都是枪手,每个人都是靶心

文:果子

一、幼稚、愚蠢、伪善、愤怒......这世间充满流弹,而我们既是弹无虚发的枪手,又是体无完肤的靶子。

近期,国内首次引进出版了美国黑色幽默大师——后现代主义文学代表人物,库尔特•冯内古特《神枪手迪克》一书,书中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不管出于有意还是无意,人们总是在互相伤害。似乎每个人都同时扮演着加害者与被害者的双重角色。

1944年母亲节这天,12岁的鲁迪•沃茨因射击成绩良好,得到了父亲的认可——获得了枪械室的钥匙,沉浸在喜悦中的他,对着城市放出一枪,却无意打中一名孕妇的眉心,致其死亡。这一偶然事件成了他悲惨的成年礼,也彻底改变了他和家人的命运。

成年后的鲁迪过着自我放逐、苦行僧般的日子。放弃写作去当药剂师,躲开人群上夜班,像仆人一样照顾父母,没有朋友和爱人,努力为儿时的无心之失赎罪……

“神枪手迪克”其实是一名船员的绰号,不过在冯内古特青少年时,美国中西部的人用这个词赞美枪法精准的人。在书中,鲁迪误杀孕妇之后,饱受警察的虐待,其中一个残暴的警察一边恐吓谩骂他,一边送给他这个绰号,成了伴随鲁迪一生的污点。讽刺的是,这个看似伤害别人的警察,本身也曾是被别人伤害的靶子。

他跟我解释了虽然他只有二十四岁,却没被征入军队的原因,因为他父母从小一直打他,把他的鼓膜打破了。“他们还曾经把煤气灶点上火,把我的手放在上面烧。”他说,“你的父母曾经这么对待过你吗?”
“没有。”我答。
“现在应该这么教训你了,”他说,“也可能已经晚了。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二、我们无法摆脱人类一闪而过的邪念,但我们能摆脱让邪念成真的器械。——冯内古特

枪支泛滥,一直是西方世界的一个噩梦。哪怕枪支存在的意义再正面,管控再严格,依然有悲剧不断发生,尤其近年来,少年持枪者和校园屠杀事件开始越来越震颤人心,这个问题也越来越不容忽视。

《神枪手迪克》可以说是冯内古特对持枪态度的一次正式声明。虽然少年鲁迪的那一枪不带任何恶意,虽然无意者不应遭受蓄意屠杀者那样的惩罚,但无意的伤害同样是伤害,无意误杀的破坏力也并不会比蓄意屠杀好到哪里去。

书中借由妻子被误杀的那位丈夫,报社记者之口,冯内古特发出了这样的号召:

我的妻子是被一种任何人都不该拿在手里的器械所杀。那就是枪械。它能让人类最黑暗的念头在远距离处瞬间成真—这种邪念就是终结生命。
你心中是有邪恶的。
我们无法摆脱人类一闪而过的邪念,但我们能摆脱让邪念成真的器械。
在此,请允许我告诉你们一个圣洁的词:缴械。

相比于冯内古特另一本名著《囚鸟》,《神枪手迪克》显得更接地气,因为书中没有总统,没有大财阀,没有变装富婆,有的只是一个12岁少年,和他花瓶一般的母亲;孩子一般的父亲;肥皂泡一般的哥哥,各自幻灭的人生。并以此来证明,人类的邪念不止终结生命,还有盲从的舆论,伪善的正义,甚至不负责任的亲情,同样都能伤及生命。鲁迪残破的一生就是最好的见证。

三、这就是我憎恶生活的主要理由:人生在世,要犯几个弥天大错太容易了。——冯内古特

《神枪手迪克》故事前半部分更倾向于描写社会及家庭对个体造成的伤害,相形之下后半部分开始转向特权阶级操纵给整个社会带来的伤害。

同样是犯错,一个12岁男孩因为无心之失误杀孕妇。所激起的民愤是如此巨大,甚至到他成年之后,依然被人们取笑和指责。可以说鲁迪是用放弃自己的一生在赎罪。而那些真正罪大恶极的人们,却是在蓄意的谋杀。冠冕堂皇的发战争财,用被核污染的建材毒杀平民;理直气壮的搞核武试验,不惜屠杀整个小镇的居民。他们犯错之后不但没有一丝歉意与悔意。没有受到一丁点的惩罚,甚至有权继续掩盖真相,歪曲事实。

我个人的猜想是,美国政府想要查明这枚中子弹是否真的像原来设计的那样无害,因此政府选中了一座无人关注的小城市,这里的市民把时间花在没有意义的事上,这里的企业也濒临破产或向外迁移。然后,他们向这座城市投射了一枚中子弹。毕竟他们没法在别国城市里做爆炸试验,那样很容易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如今这片土地已经成为政府资产,从私有变为公有了。任何人都不允许开着自己的车踏入围墙界内,或在里面随意走动,哪怕这片土地上曾有他的生意、他的亲人甚至他的一切。
我们看到了几个拍摄人员,他们严禁我们碰任何东西,即使有些东西无疑曾是我们的财产。我们就好像身处国家公园一样,里面全部都是濒危物种,我们连摘朵小花闻一闻都不行,因为那朵小花很有可能是这个品种里的最后一朵了。

冯内古特在本书序言中写道:我将中子弹描述得如一根黑魔法魔杖一般,杀人可谓“手起刀落”,但周围的建筑却丝毫未损,这源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狂热分子的幻想。

正是这种前后文的强烈对比,让《神枪手迪克》保持了冯内古特一贯的风格,可笑又可怕,荒谬又不失真实,因而更具警世意味!也更值得玩味!

四、或许,我们依旧身处黑暗时代。黑暗时代,还没结束呢。——冯内古特

小说以二战为背景,将真实人物和虚拟故事相结合,展现战争时期及战后各个阶层的生存状态。以一种鲁莽而怪异的幽默直面个人与公众的灾难,悲哀地庆贺着生活的无序。嬉笑怒骂之间,让读者感受到时代的荒谬与黑暗,以及美国中产阶级的集体焦虑与迷茫。除了正文部分,另外还添加了“剧本”与“菜谱”部分,使小说更具戏剧性和趣味性。

随着多丽丝•莱辛、诺曼•梅勒、格雷厄姆•格林等国际文豪的推荐。《神枪手迪克》已经成为真正享誉文坛的名著,《纽约时报》评价“这部作品让我们看清自己的处境”。

那么,我们的处境终究是怎样呢?

《神枪手迪克》全文最后一句话,应该就是冯内古特醍醐灌顶式的定论。或许,人类并没有我们自己想象的那么文明。

或许,我们依旧身处黑暗时代。黑暗时代——还没结束呢。

(t图片来自网络)

2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神枪手迪克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枪手迪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