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 长相思 8.1分

小夭最爱的不是涂山璟。是相柳

忘川奈何
2018-03-14 17:07:42

但是在我看来相柳不可怜,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他为自己选择最好的结局,心甘情愿的完成使命,他并不是一个赚同情心的角色,更不仅是个只能靠同情分赚人气的角色,他的人生是完美无缺的,也正是我们所认为的不圆满成就了他的完美,相柳的魅力不该被这看似悲情的结局所掩盖,骄傲如他无需同情,更何况本就没什么值得可怜,如果喜欢相柳只是因为他默默付出却与小夭无缘,那不是真正的相柳党,而是小夭党,在这件事上,如果非要谈得失,那么也只是小夭的失,相柳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一切,死而无憾,要知道他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在意的人过的好,真相掩埋带来的结果不过是小夭少知道了一些她本该知道的东西,知道又如何呢,结局不变,与相柳何干,相柳的魅力也不会变,那么有些事何必非要知道得太清楚 开宗明义:小夭爱的是相柳 如果爱璟,她都和璟在一起了还叫什么长相思。书中有几处讲的很明白: 首先,小夭有对自己要嫁的人的设定,璟完全符合,相柳完全不符合。然而,与丰隆婚礼前,她的水晶球是给了相柳而不是颛顼,所以不要把她对相柳的感情说的和表哥一样。她在等相柳来接她,而相柳不是她认为的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她干这个事情,只可能是因为她爱他,否则,她就是

...
显示全文

但是在我看来相柳不可怜,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他为自己选择最好的结局,心甘情愿的完成使命,他并不是一个赚同情心的角色,更不仅是个只能靠同情分赚人气的角色,他的人生是完美无缺的,也正是我们所认为的不圆满成就了他的完美,相柳的魅力不该被这看似悲情的结局所掩盖,骄傲如他无需同情,更何况本就没什么值得可怜,如果喜欢相柳只是因为他默默付出却与小夭无缘,那不是真正的相柳党,而是小夭党,在这件事上,如果非要谈得失,那么也只是小夭的失,相柳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一切,死而无憾,要知道他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自己在意的人过的好,真相掩埋带来的结果不过是小夭少知道了一些她本该知道的东西,知道又如何呢,结局不变,与相柳何干,相柳的魅力也不会变,那么有些事何必非要知道得太清楚 开宗明义:小夭爱的是相柳 如果爱璟,她都和璟在一起了还叫什么长相思。书中有几处讲的很明白: 首先,小夭有对自己要嫁的人的设定,璟完全符合,相柳完全不符合。然而,与丰隆婚礼前,她的水晶球是给了相柳而不是颛顼,所以不要把她对相柳的感情说的和表哥一样。她在等相柳来接她,而相柳不是她认为的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她干这个事情,只可能是因为她爱他,否则,她就是脑袋被门夹了。 其次,相柳抢婚后,问小夭最想和谁相伴一生,前面小夭已经回答了愿意嫁给十七,如果后面的问题是十七,为什么不能回答。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想在一起的人,是防风邶。 最最明显的一点,就是情人蛊,它的设定,不是单恋,是两情相悦才能种,所以表哥不能种。如果小夭爱的是璟,小夭会被蛊虫反噬死掉而不是不能感知这么简单。她不是不能,是相柳不想她能!事实说明,相柳想是那次,她感受到了,疼得死去活来。桐大写这个蛊不是仅仅为了让相柳救小夭,否则这个蛊不用起这个名字起。她是虚写。 小夭和相柳的感情其实不是从防风邶开始的,其实,阿念把她丢海上那次,小夭说的很明白。她不是不想亲他,她是不敢!小夭的成长环境决定了小夭势必不是一个勇敢追求爱情的人。她很清楚她要选什么人,很清楚她和相柳没可能。请不要选择性无视。而且后面,小夭在水里想用同样的方法让璟亲她的时候,璟说的是什么记得吗?他说:你刚才眼里没有我。什么原因,很简单,她心里想的是相柳。你可以想一下,假设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强迫你亲他,你拒绝过后,是否会愿意想起这个不愉快的经历,然后还拿来如法炮制对自己的爱人?答案是否定的。 小夭对璟是一种依赖,是一种明知他把她摆在第一位的安心,她显然是喜欢璟的,所以她更愿意和她相依而不是丰隆。 抢婚过后,相柳问过小夭三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小夭抵死不愿意回答——“你最想和谁相伴一生?”前面小夭已经回答了愿意嫁给十七,为什么这里不回答十七?因为这个答案不是十七,而是刚刚死去的防风邶。 小夭自欺欺人绝对不是一次两次。丰隆死的时候,小夭害怕生气,不是因为丰隆死了,而是,相柳想杀颛顼。但是好笑的是,等到见到相柳的时候,她要杀他,下不去手,对自己的解释却是做不到为了丰隆杀了他,多么自欺欺人啊。 小夭拒绝吻相柳那一次,她心里想的不是我爱璟不爱相柳,所以我不能吻他,她对自己说的是十五年之约。很多时候,小夭想的都是璟对她的深情,以及她与他的十五年之约以此作为自我约束的理由,而不是她有多爱他。 看小夭爱不爱谁,不是看谁更符合她定下的标准,而是谁更不符合,剔除理性,剩下那部分才是真正感性所驱,情不自禁。 书中描述了小夭面对相柳和璟死亡的反应,怎么说呢,应该是不分伯仲。最有参考意义的是第一反应,第一反应才是最符合内心的。虽然说不分伯仲,但是我们需要想到,璟“死”时,身份是即将与她完婚的情郎,而相柳呢?此生此世永不想再相见的仇人。面对这两种人的死亡,怎么可能会同等。 其实第一部前期,在小夭还不是王姬的时候,夭柳之间的关系是比夭璟要亲密的,璟提的十五年之约那个时间节点很妙,就是在小夭被颛顼带去高辛的时候,璟向小夭确认了俊帝不会杀她,俊帝不是与她立场对立之后。这个时候小夭已经明确地被现实提醒了她和相柳的不可能,而璟在这个她心理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时候陪在她身边,对她讲述了自己的悲惨经历,对小夭“示弱”,小夭心生怜悯,这个时候他们的心理距离才拉近,所以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最有可能答应十五年之约。 前半部里面,相柳对小六是很主动的,甚至很多时候没有掩饰他对她的占有欲,包括他种蛊。也只有在前半部才会出现,夭璟在一起的时候柳大介入,顺便带走小夭的情况。后面两部基本上都是夭柳在一起的时候,璟出现并打断。其实是相柳的心态变了。 小夭变成王姬后夭柳的首次见面,一开始其实柳大还是在展现他的占有欲,甚至在逼她吻他,但是他弄清楚为什么小夭不愿意时,他们之间就起了微妙的变化,相柳被点醒了,自愿退到守护者的地位,甚至不敢再用相柳的身份去撩拨她,只是换了一个身份陪伴她。他们之间的结局其实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定了。夭柳关系现实本来处于不利,随着柳大的放手,夭璟有了更多的发展空间或者说,小夭调整了自己的潜意识,给予了夭璟发展土壤。所以夭邶的若即若离就是两个人控制的结果。有的时候远离外部大环境,到了大海,他们两个之间的那份亲密渐渐就会回来。 小夭之心是柳大! 小夭对璟一直一直其实都很客气,对十七敢做的事她不敢对璟做。她等了四十二年,编篡医书。订婚时,璟说他都等了几十年了,可是他们之间早就没有什么‘阻碍’了,小夭还在用医术消磨时间忘记‘某人’,‘某人’本不想出现在小夭面前,可总是被小夭’死死‘抓住,‘某人’为了抵消这次的‘失误’总是用某种手段提醒着璟的存在。 还记得小夭第一次从蛇莓儿那听说情人蛊的事吗? 那之后她爬了一下午的紫金顶,什么感情能让人想要用’体罚‘来减轻负担。 那个生与死的问题,当时颛顼不会死,璟也不会死,难不成是太夫人的死?当然不是!是相柳! 一个从一开始就知道结局,所以中间不管争什么都没有意思。 原文: 【小夭目送着蛇莓儿的身影消失在苍茫的天地间,转头看向了东边,那里有清水镇,还有辽阔的大海,小夭喃喃说:“情人蛊?”小夭从中午爬到傍晚到紫金顶上,呆坐着。 “本来想了很多,一直都想不通,后来什么都没想了。其实,人生真无奈,不管再强大,世间最大的两件事情都无法掌握。” “生!死!我们无法掌控自己的生,也无法掌控自己的死,有时候想想,连这两件大事都无法掌控,别的事情又有什么好想、好争的呢?真觉得没意思!”】 小夭的生注定负担,相柳的死也是注定。在生死之间,无聊可以想做好事也可以做坏事,可以找东西去争或不去争,可以想成功或不想成功,可偏偏,两个什么都看透也都经历过的人,背负着亲人袍泽沉重的“大义”和“牺牲”而“生”,也要背负着一辈子的“生”到“死”。如果他们能掌控这两件事,他们宁愿像普通人纠结普通的事,“情人蛊”才适合,那样会有意思多了吧,何必今生如此压抑,在最开始便知道了结局,这么没意思?他们明明什么都可以不要也能在一起很快乐的。 这与小夭最后说的‘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呼应了。 小夭从何时才真正跟璟说了自己的心事?是相柳死以后吧,她才把对相柳的感情一股脑全部吐给了璟,她压抑太久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相思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相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