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他们?

老死不相往来
2018-03-14 17:02:34

上个世界八十年代,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之后,从意识形态上形成的对立渐渐消融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不再像冷战时期那样鲜明,世界的秩序也进行了重新的洗牌。

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阵营由于是获胜方因此并没有产生过大的波动,西方世界一如既往的宣扬着它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观。但以苏联为中心的社会主义阵营以及中立阵营却出现了巨大的动荡,社会主义阵营从冷战时期的16个社会主义国家锐减到了4个,就连社会主义的老大哥苏联也成为了资本主义国家。

然而就在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认为自己胜利的时候,以自由、民主为代表的西方普世价值即将辐射全球,美国人开始拥抱胜利的时候,等来的不是大一统,也不是冷战时期简单的二元对立,而是令人更加琢磨不定的多元社会。

以中国为代表的儒家社会自改革开放后经济、社会的发展越走越远,中东的伊斯兰国家再一次与基督教文化产生了尖锐的对立,俄罗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非洲依旧混乱不堪等等。当时的很多学者都在试图分析这一现象产生的原因,提出了很多理论,但他们中的大多数随着二十多年的历史变迁要么消失的无人问津,要么已被证伪。

有这

...
显示全文

上个世界八十年代,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之后,从意识形态上形成的对立渐渐消融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不再像冷战时期那样鲜明,世界的秩序也进行了重新的洗牌。

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阵营由于是获胜方因此并没有产生过大的波动,西方世界一如既往的宣扬着它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观。但以苏联为中心的社会主义阵营以及中立阵营却出现了巨大的动荡,社会主义阵营从冷战时期的16个社会主义国家锐减到了4个,就连社会主义的老大哥苏联也成为了资本主义国家。

然而就在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认为自己胜利的时候,以自由、民主为代表的西方普世价值即将辐射全球,美国人开始拥抱胜利的时候,等来的不是大一统,也不是冷战时期简单的二元对立,而是令人更加琢磨不定的多元社会。

以中国为代表的儒家社会自改革开放后经济、社会的发展越走越远,中东的伊斯兰国家再一次与基督教文化产生了尖锐的对立,俄罗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非洲依旧混乱不堪等等。当时的很多学者都在试图分析这一现象产生的原因,提出了很多理论,但他们中的大多数随着二十多年的历史变迁要么消失的无人问津,要么已被证伪。

有这么一个理论从被提出一直到今天都被各路学者不停地批评着,但批评归批评,没有人可以否认当时作者高瞻远瞩的眼光,以及理论所具备的实践意义。这就是塞缪尔提出的文明冲突论。

文明冲突论乍一听觉得确实很有道理。自911恐怖袭击以来,现在的国际上充斥着伊斯兰文明跟基督教文明之间冲突的新闻,像阿富汗战争这样具有代表性的现代战争也是出现在伊斯兰文明和东正教文明的断层线上。1993年的《纽约时报》发表过一组统计数据,即48个地方发生了约59次种族冲突,有31次是不同文明集团之间的冲突。这些数据与我们今天看到的战乱频仍的中东相互佐证。

然而为什么有那么多学者在批评着这种理论?文明冲突论本身就存在理论漏洞,它将文明的冲突当成了冲突形成的最底层逻辑,认为今后世界中最主要的冲突就是七大文明之间的冲突。但是,人类发展到今天,所有冲突的底层逻辑永远都是利益,而文明冲突应该只是一种表象,它可以用来解释一些现象和问题,但它并不是这些问题的解或者说是答案。

即便这个理论很多学者不认可,理论本身也存在问题,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学习它。因为虽说所有冲突的底层逻辑都是利益,但利益链条太复杂,复杂到很少有人能缕清他们之间的关系,而作为冲突的表象——文明冲突论,却能帮助我们打开另一个视野,去预测一下未来,所以文明冲突论是具有一定实践指导意义的理论学说。

随着冷战的结束,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们开始变得迷茫,以前可以很简单选择西方or苏联,再不济保持中立,站在哪一边是二十世纪中后期的唯一问题。然而苏联的解体,冷战的结束并没有欢欣而和谐的迎来一个世界。“历史的终结”仅仅终结了意识形态的对立,而各自文明的不同引发了更多的人,更多的国家开始思考“我是谁”的问题。

直至今日,西方依然代表着发达、代表着先进、代表着现代化,对于西方人而言,世界上只有西方和非西方,这种思想就如同我们心中除了中国人,其他的都是外国人一样。

根植在人们心中最深刻的感受永远都是那份文化认同感,海外华人吟一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表达了他对中华文化的浸染与渴求;流浪千年的犹太人涡旋于列强之中前仆后继只为建立一个共同的归宿;暴乱的中东,无家可归的穆斯林渴望的也只有清真寺下静坐的祷告……文明,成了凝聚起一群人的纽带,相同的文化构成了我们,而剩下的就只有他们。

强大的社会是普世的。曾经统一全球的欧洲文明这么认为并且实践着。而如今的东亚也继承了这一观点,随着东亚崛起,在我们看来中国的崛起更是势不可挡。经济的崛起让我们充满了大国自信,随之而来的就是文化自信,在我们心中历经上千年传承的文化内涵是远远优于西方以及其他文明的,我们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每名中国人强烈的文化认同感。

就在上个世纪的时候,中国人普遍认为要想现代化就得西方化,批林批孔还是社会主流的时候,可能没有多少人会认为儒家文明是一种优越的文明,儒家文化是一项普世文化。然而,物质的成功带来了对文化的伸张,手中攥着钱、心里也就有了底气。

今天,我们可以非常自豪的喊出我们是龙的传人,我们的文化源远流长,我们的文明经久不衰,我们能够像西方一样认清楚“我是谁”,分清楚我们与他们。

伊斯兰文明、东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甚至日本文明统统都与我们一样,伴随着自身的发展,文化认同感越来越强烈,文明的界线越来越清晰,文明成了地球上区分我们与他们的唯一标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