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方的怪物》:创造我的,是我自己

我 本来就是从天
2018-03-14 15:47:28

《军方的怪物》讲述的是一个寻找和证明自我的悬疑故事。 到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是什么决定了我是谁?肯·福莱特的高明之处在于,安排了一个博士女主角研究环境导致异卵双胞胎的完全相反的人生差异,又通过社会化程度高的“野孩子”史蒂夫的母亲说出“我认为重点不在于父母是宽是严,而在于会不会变。不管立下什么规矩,孩子们或多或少都会遵从,但要是朝令夕改,经常变动,孩子们就无所适从了。”在最后又通过史蒂夫自己的行动,让他、让我们大家想明白了――

我为什么不是他呢?是因为成长环境吗?绝对不是。我本可以和她上床。我本可能成为哈维。我不是他,是因为我自己的选择。刚才下决定的并非我的父母,而是我自己。父亲母亲,我能成为今日的我,虽然少不了你们的功劳。但让她回房的人不是你们,是我。创造我的不是柏林顿,也不是你们。是我自己。 曾经因愤怒险些过失杀人的史蒂夫,一直对灵魂深处的自己有着强烈的疑虑。但一次突如其来的栽赃嫁祸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原来他正在步入一场高智商犯罪的泥潭中。因此开始了“先救简妮,再就史蒂夫”的行动。 观察到一个小细节,简妮在爱上史蒂夫时,需要区分他和他的兄弟(刚开始以为是双胞胎,到三

...
显示全文

《军方的怪物》讲述的是一个寻找和证明自我的悬疑故事。 到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是什么决定了我是谁?肯·福莱特的高明之处在于,安排了一个博士女主角研究环境导致异卵双胞胎的完全相反的人生差异,又通过社会化程度高的“野孩子”史蒂夫的母亲说出“我认为重点不在于父母是宽是严,而在于会不会变。不管立下什么规矩,孩子们或多或少都会遵从,但要是朝令夕改,经常变动,孩子们就无所适从了。”在最后又通过史蒂夫自己的行动,让他、让我们大家想明白了――

我为什么不是他呢?是因为成长环境吗?绝对不是。我本可以和她上床。我本可能成为哈维。我不是他,是因为我自己的选择。刚才下决定的并非我的父母,而是我自己。父亲母亲,我能成为今日的我,虽然少不了你们的功劳。但让她回房的人不是你们,是我。创造我的不是柏林顿,也不是你们。是我自己。 曾经因愤怒险些过失杀人的史蒂夫,一直对灵魂深处的自己有着强烈的疑虑。但一次突如其来的栽赃嫁祸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原来他正在步入一场高智商犯罪的泥潭中。因此开始了“先救简妮,再就史蒂夫”的行动。 观察到一个小细节,简妮在爱上史蒂夫时,需要区分他和他的兄弟(刚开始以为是双胞胎,到三胞胎,直到最后发现是八个克隆兄弟)。这简直够难了,通过外在因素根本不可能的好嘛?他们不仅外貌上同样高大帅气,智商还高(因为是来自一个想要培养完美军人的阴谋)甚至几次出现换人的把戏,穿衣、车子喜欢的风格都完全相同。内在因素就更难了,身上有没有烟草味是什么味,很难凭借“今天是不是换掉了须后水”就认为他不是他的那种纠结的心理。

读史蒂夫和简妮的爱情时,我又联想到了《玛格丽特小镇》――爱一个女人一生,意味着你要去爱一个少女、一个少妇、一个忙忙碌碌的中年妇女,以及一个唠唠叨叨的老太太。你想区分这么多的她到底哪一个才是你心爱的她,有时候我问自己,玛格丽特怎么能同时是这么多不同的女人呢?答案是,她要么是独一无二的奇女子,要么就是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 在爱情中,你可以通过这样的方法来确定他是你一直寻找并且想要共度余生的人:你一向坚强独立,从不主动关心家里没有让他吃的食物,但是你约好他来家里时却突然担心他来之后饿了怎么办;而他说:我要做她的朋友,和她一起看电视、上超市。她感冒的时候我要喂她吃药。我要看着她,瞧她是怎么刷牙,怎么穿牛仔裤,怎么给吐司抹黄油的。我要她问我“橙色唇膏衬我吗”“要帮你买剃须刀吗”,还有“你什么时候在家啊”。

想象我是那五个玛格丽特,又有谁能倾尽一生读懂我。想象你是那八个克隆人,我怎么才能分辨出那个是你,还不是坏蛋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军方的怪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军方的怪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