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外之海 身外之海 8.1分

没有自恋,可能就没有文学了

此刻工作室
2018-03-14 13:09:56

李唐,1992年生,小说家,诗人。曾获第四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中篇小说奖、“台湾X19诗奖”首奖。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十月》《钟山》《天南》等,已出版小说集《我们终将被遗忘》。《身外之海》是其首部长篇小说。

主持人(以下简写Q): 你觉得《身外之海》传达出的情绪能代表90后吗?

李唐(以下简写A):我写的时候其实没有想要代表某个群体,他可能就是喜欢纯文学或者喜欢幻想文学,就是这些读者,我觉得跟年龄没有什么关系。

Q:你在书里刻画了很多不同的角色,他们的共性是都弥漫着一种无力感,是这样吗?

A:对,有一点。无力感在书里面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体现。比如说,对于个体价值的确认,和存在感的确认这个方面。我后来想

...
显示全文

李唐,1992年生,小说家,诗人。曾获第四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中篇小说奖、“台湾X19诗奖”首奖。作品见于《人民文学》《十月》《钟山》《天南》等,已出版小说集《我们终将被遗忘》。《身外之海》是其首部长篇小说。

主持人(以下简写Q): 你觉得《身外之海》传达出的情绪能代表90后吗?

李唐(以下简写A):我写的时候其实没有想要代表某个群体,他可能就是喜欢纯文学或者喜欢幻想文学,就是这些读者,我觉得跟年龄没有什么关系。

Q:你在书里刻画了很多不同的角色,他们的共性是都弥漫着一种无力感,是这样吗?

A:对,有一点。无力感在书里面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体现。比如说,对于个体价值的确认,和存在感的确认这个方面。我后来想过这本书的无力感的根源是什么,但这可能跟书的关系不是特别大。

我感觉这个时代是非常强大的一个时代,信息技术方面是在超越以往,光速一样的发展。很多东西都覆盖到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说衣食住行,不管你现在拿什么东西,比如说一个杯子或者一本书,或者这个地板,它背后都有一个产业,一个很错综复杂的东西,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哲学。在这方面,时代会变得很强大,因为它就像网络一样覆盖着每个人,而且是一层一层地覆盖到里面。

这好像不是一个特别恰当的例子:比如游泳,这一片大海你可以主动去游,到哪里都可以,只要你自己有这个能力,或者是意愿。但是,我感觉现在这个时代就是一个被规训的时代,它给你规定好了泳道,然后还有深浅,你想再去深水区,可能还要办个深水证什么的,是一个路径,路径给你安排好了,每个人从生下来以后,就面对着很多“路径”,大部分人只能按着这个路径往前走。就等于说,其实你是过一个被安排好了的生活。

有一个电影,叫《楚门的世界》,它可能主要讲的是传媒方面的一些东西。但是我觉得既然有这个想法,有这个焦虑,就是因为,这个时代太强大了,它可以规训,或者说,按安排“每个人的这一生”这个逻辑来走。所以,虽然说你可以运用时代很多很便利的东西,但其实,到底是你在利用这个时代的便利,还是,它在安排好你?就像一段程序,像编程一样让你在往前走。这个是可以探讨的。在这么强大的一个时代的影响之下,个体就会变得很渺小,因为你能做的其实很少,因为你面对的其实只是路径,你在按照那个路径往前走,你很难再去改变一些东西了。因为每样东西、这个世界的逻辑已经开始自洽,你很难再去真的改变它。这个无力感,主要根源可能起源于这方面吧。

Q:你在《身外之海》里写了很多奇幻的东西,你感觉自己很渺小,你是不是在用这种奇幻的东西去对抗大的东西呢?

A:我倒没有想对抗什么。我的主人公,或者说我小说里这个人物,其实是在寻找一些他自己觉得有意义、有价值的东西。既然很难超越一些条条框框,你就可以做一些你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东西,不管别人怎么说,你觉得有意义就可以。

然后奇幻感,主要是两方面吧。第一个是我兴趣在里边,我比较喜欢天马行空、这种想象的东西,这完全是个人的趣味。第二个就是,我对“现实”这个东西其实有一点怀疑吧。这个可能比较幼稚,或者说伪科学一点,可是我总感觉——现在的人,还没有走出银河系,还不知道这个宇宙外面是什么样,咱们生活在三维的这个空间里面——你其实还不知道其他维度是什么样的,所以我想会不会过去几千年,或者再过去几百年以后,再回头看咱们这个时代,所谓的现实,可能你会觉得并不是真正的现实,可能咱们这个只是一个梦。

咱们只是很小的一个部分,所以我觉得既然如此,还不如多去创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多一些可能性。

Q:你觉得你的现实和马尔克斯的现实有什么不一样?

A: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我觉得还是提炼,是现实中一种。我这个类似于创造了一个平行空间,平行的一个世界。魔幻现实其实主要还是为了体现现实,只是它用更抽象、或更猛烈的一种方式来对这个现实有所关照。

Q:你把现实给抛弃了?

A:我这个小说里的世界可能跟现实是互相渗透的吧。这种关系,是两条平行线,还是藕断丝连的关系。也可以相当于“梦”吧。梦就是完全虚构的,但它其实还是一些现实的体现,它的来源还是现实。

Q:我知道你写诗,也喜欢听音乐,书里这个人也是喜欢听音乐,喜欢读书。就有很多强调“我”的部分,看的时候我在想:“这个人会不会有些自恋?”书里面这个“我”,是不是真实的你的一个投射?

A: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尤其是第一人称,会有一些作者的投射在里面,比如说写诗啊,或者听音乐,这个肯定是我,就是本人的一些爱好。自恋的话,我觉得如果没有自恋,可能就没有文学了。自恋是文学的一个部分,只要控制好度就可以了。当然,我不一定控制得好,但是我想,自恋它不一定是不好的,因为你对自身感兴趣才能对其他事物感兴趣。

Q:那你觉得“对自恋的克制”是不是文学?

A:肯定是,因为特别自恋的文学肯定会招人讨厌。但是,你不能过分关注自己吧,这样的话会损害你的视野。

Q:你说你喜欢写诗,而《身外之海》透露出的那种无力感、个人的渺小感,追寻意义……这些其实可以用诗的形式来表现,你为什么要写一本小说?

A:我最早是写诗歌的,大概高中的时候,比写小说年头应该久一些。诗歌是语言艺术最顶峰,它就像把所有的语言萃取一样,酿酒、榨油一样,就是一个最精华的部分。

小说是有一定游戏性的,它的空间更广阔一点,你可以在里面尽情地去抒发自己的感想,或者一些废话,一些什么,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但诗歌是不行的,它不允许有丝毫杂质。小说是可以允许有这个的,它更生活化,更有游戏性,能承载的可能更多。所以对于选择写小说来说,两方面吧。它比较有趣,比较好玩;它能抒发我更多的想法。

Q:我对你书里一句话印象比较深,就是“写的诗没有被人看到就相当于不存在”。就只是为了写这样一个人物而写这句话,还是它就是你真实的想法?

A:后来人物的想法也发生了改变。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诗歌有没有读者其实根本就不重要,因为不管你有没有读者,最后结局是一样的,就是你都会被遗忘掉。

大同小异吧,所以说每个人应该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你自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就好,然后找到你自己最珍惜或者最珍贵的东西。

Q:所以你觉得写诗也好,写小说也好,被不被人看到其实不重要,只要你自己寻找这个意义就好了?

A:对,就是你觉得你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可以了,这是最重要的。

注:本文为微信公众号“1天1本书”李唐专访文字稿(有删减)

1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身外之海的更多书评

推荐身外之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