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门·线 班门·线 8.0分

建筑之美

联合低音
2018-03-14 看过
“街道是城市的骨架,支撑着建筑肌理与人类活动之间发生的复杂的交互反应。在城市发展的进程中,每一条街道都成为社会、政治、技术和艺术力量的有趣而迷人的混合体,建立了自己独特的性格。”(摘自1994 年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的图书《街道:公共空间观察》)街道是线性的,若干个街道就构成网络,网络上记录着这个城市自建立之初的历史密码。公元2017 年,回望五千年,选取10个城市在某一个时点的网络密码。这是一个巨大的命题,在此,篇幅有限,无法“解读”,只有“呈现”。

巴比伦城
公元前3500 年,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发明了楔形文字,懂得了生产彩陶的技术,从史前文明到古代文明的幔帐逐渐拉开。而此时最有力的文明推力,来自原始宗教的萌芽。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的两岸,出现了以神殿为中心的大型聚落,始称“城市”。世界上第一部成文法——《汉谟拉比法典》,以及最早的七天为一周的立法,都在这个时代的城市文明中孕育而生。于是,乌尔城、尼尼微城、巴比伦城……这些名字永远在城市史书的“第一章”铭刻。而此时的巴比伦城,只是一座安静的小镇。直到公元前6世纪,王朝步入鼎盛时期,巴比伦城成为两河流域人口最多的城市。幼发拉底河南北穿城而过,主城墙沿河而建,既是老城的卫护,又能抵御水害。城墙长16 千米,每隔44 米有一座塔楼。300 多座塔楼、100 扇青铜大门,铸成希腊诗人荷马笔下的“百门之都”。城中有9 条大道通向9座城门,道路宽阔威仪,可以通行四辆并行的战车。主城门“伊舒达尔门”被称为巴比伦的“凯旋门”,俯瞰王朝最盛大的仪式。穿过城门,便是巴比伦城最宽的王宫大道。大道西侧23 米高的人造山坡上,矗立着被列为“世界七大奇迹”的空中花园。正当这个王朝和这座城市沐浴着得胜者的荣光时,希伯来先知以赛亚写下一个预言:“巴比伦是列国中的荣美之境……却必像上帝所倾覆的所多玛、蛾摩拉一样。巴比伦必永无人烟,世世代代没有家园。”200 年后,波斯人摧毁巴比伦古城,只留下“伊舒达尔门”,祭奠曾经的凯旋。

罗 马
当巴比伦王朝已经进入鼎盛的时候,罗马还是一座小城,静卧在亚平宁半岛帕拉丁山的七个小丘中。自此,被丘陵分割的罗马城,街道随山就形,再也无法套用“网格”的样式。公元前27 年,屋大维掌管罗马。在他以“奥古斯都”(意“崇高”)之名统治的41 年中,罗马被划分为14 个区,并开启了借助城市建设增加帝国威望的先河。以后的每一任帝王都为此竭尽全力,拓展城池、拓宽街道、修筑宫殿与剧场。作为街道上扩大的一部分公共空间,广场更是成为炫耀功勋的荣誉场。“广场”一词源自希腊语“Agora”。热爱思辨与表达的希腊人,以人文主义哲学思想和精准的几何学催生了 “广场”。当罗马来临,公民社会变成“帝国”,人文之光黯淡,却无法阻止广场规制的日益宏大。从最早标志着罗马城诞生的“罗马广场”,到屋大维修建的“奥古斯都广场”、最强权的图拉真大帝建造的“图拉真广场”,“帝国广场格局”就此形成。奥古斯都时期的罗马有人口近百万,城市道路延伸85 千米,除了广场空间阔绰,大多数道路只能通行一辆马车,只有穿过市中心的东西、南北两条大道,能允许两辆并行。人们常说的“条条大路通罗马”,指的不是这些狭窄的城市道路,而是延伸在帝国境内、长达8 万千米、多达370 多条主要干线的宽敞的“驰道”。在一本早已脱销的非常有趣的小书《人脑·人欲·都市》中,作者呈现了公元300 年左右的罗马模型,并且写道:“这座古代西方世界最伟大的城市,是当时人欲或人脑的最高映像模式,是放大了的人脑。今天的罗马,则是今天意大利人大脑的精确投影。”如大脑沟回般的罗马街道,记述帝国的兴衰,至今还在向每一位到这里朝拜的人们发射出源自不同历史皮层的信号,经久不息。

米 兰
罗马广场的一侧,矗立着最宏伟、保留最完好的凯旋门——君士坦丁凯旋门。它的缔造人,君士坦丁大帝,在基督的神佑下,统一了本已分崩离析的东西帝国。这一年是公元312 年。次年,他颁布《米兰敕令》,停止帝国对基督徒长达数世纪的迫害。自此,欧洲历史的车辙从希腊- 罗马代表的古代文明转向犹太- 基督教代表的中世纪文明。芒福德在《城市发展史》中断言:“所有这些内心世界的变化都在此后的一千年中对西欧城市留下了深刻影响。”米兰就站在这个转折的中心。尽管作为罗马帝国最后时代的首都,米兰在帝国崩溃之后一度衰落,但基督教的力量支撑着这座城市的重新崛起。一反古代城市的先例,米兰开始建筑城墙,作为城里居民的庇护。据公元1288年《米兰的奇迹》记载,当时的米兰,城廓是不规则的圆形,城墙高耸,城内分六个大区,每个区设一个城门。街道以环形及放射线编织出鲜明的城市肌理。城内6000 多个取水口,淙淙泉水养护几千户人家。“当新的城市社区开始形成的时候,修道院强有力地影响着当时的社会生活,这时实现了基督教民们所喜爱的和平、规则、宁静和真诚的环境。”米兰城里有200 多座教堂和120 座塔楼。在今天,即使当古驰和兰博基尼成为米兰时尚的标志,在米兰依然可以感受到浓厚的基督教文化。始建于1386 年、历经5个世纪才完工的米兰大教堂,成为这座城市的精神高地。教堂铜门上镌刻着君士坦丁一生的功绩和他奉献给人类的《米兰敕令》。遥望米兰,感慨几多。欧洲千年中世纪,总被冠以“黑暗”的定语。那是文艺复兴的战士们要突破宗教的枷锁,对那个时代的简单定义。其实,单单从城市建设的角度,中世纪的城市奠定了欧洲城市发展的根基,孕育了很多著名城市的原型。宗教的发扬和商业的发展,使米兰成为意大利最富庶的城市,并继而在文艺复兴到来的时候更加光彩夺目。

佛罗伦萨
1431 年,布鲁乃列斯基设计的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封顶,好似“文艺复兴的报春花”,宣告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这是一次人文主义向罗马教廷的挑战,是打破旧衣钵、建立新世界的精神涤荡。文艺复兴之风迅速扩散到社会各个领域,城市建设首当其冲。从表面上看,建筑师并没有将中世纪城市推倒重来,而是很有分寸地进行渐进式改良,倡导城市是为人服务的,而不是神,应以“开阔、清晰、宁静”之律开城市新风。中世纪的城市,到处是弯弯曲曲的街道和黑洞洞的胡同。那不勒斯国王弗伦特宣称“狭窄的街道对国家是一个危险”。最先沐浴文艺复兴光辉的佛罗伦萨,推倒了拥挤的围墙,拆掉了小棚、小摊,从小胡同中开辟出笔直的大道,或拓展出开阔的广场。人们好像从阴暗幽闭的空间突然打开了窗子,迎面便可以吹得到阿诺河湿润的空气。芒福德说,文艺复兴“这一新乐章的音符是笔直的大街,连绵不断的平屋顶天际线、圆形的拱和重复出现的建筑立面形式:飞檐、楣、窗和柱子”。从街道升到城市上空俯视,这一乐章还有一个新的音符,就是市政厅、行会大厦、府邸等大型世俗建筑逐渐成为城市中心,打破了中世纪城市教堂一统天下的格局。从1298 年开始兴建的佛罗伦萨普里奥利宫,上方耸立着91 米高的钟塔。召集市民的钟声由此传开,市民集会的场所从圣母大教堂转移到这里。在不远处的威尼斯,圣马可广场周围也从原有的圣马可大教堂逐步扩建了总督府、市政厅、图书馆,成为真正的“市民中心”。我们常说,文艺复兴是一个人类创造力喷薄而出的时代,留下了大量传世的艺术作品,也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建筑。但这些解说如此苍白,更无关创作的本质。因为这个时代建筑师最大的荣耀,是为城市提供实用之需与现实之美。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推荐班门·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