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自己的疗愈语言

照亮一点潜意识
2018-03-14 10:00:19
我们的肉身来自父母,无论长大后我们在物理距离上如何远离他们,他们始终都是我们意识和潜意识里永远无法分割的一部分。当我们带着强烈情绪去指责、评判或拒绝父母时,我们的生命能量也会受阻。当我们和父母生气时,也就是在和自己生气;当我们刻意要去推开父母时,也等于把自己的一部分推开;当我们强烈批判他们身上的某些负面特质时,这些特质也会无意识地在我们自己身上出现。
与自身和平相处是从与父母良好相处开始的。我们不必期待父母做出改变,因为任何人都可能条件所限只能做他的那个样子。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去理解在他们早年生活中遭遇过一些什么,了解那些事件能够帮助我们打开一扇门,去理解父母的痛苦以及他们何以会是这样。当我们终于明白这些,我们由此而生的理解与同情会取代过去的愤怒和受伤。在有了必要的理解之后,我们也可以在心里对父母说:“谢谢你们,爸爸妈妈,谢谢你们给了我生命,这已经足够。”作为已经成年的子女,允许父母是他们自己,不去批判,才能感谢他们的生育(及养育)之恩。感谢父母,然后允许他们是他们,而自己是自己。

与自己内在受伤的小孩说话
这个小孩就是你的一部分,但你可能已经忽略他(她)很长时间了。这个小孩一



...
显示全文
我们的肉身来自父母,无论长大后我们在物理距离上如何远离他们,他们始终都是我们意识和潜意识里永远无法分割的一部分。当我们带着强烈情绪去指责、评判或拒绝父母时,我们的生命能量也会受阻。当我们和父母生气时,也就是在和自己生气;当我们刻意要去推开父母时,也等于把自己的一部分推开;当我们强烈批判他们身上的某些负面特质时,这些特质也会无意识地在我们自己身上出现。
与自身和平相处是从与父母良好相处开始的。我们不必期待父母做出改变,因为任何人都可能条件所限只能做他的那个样子。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去理解在他们早年生活中遭遇过一些什么,了解那些事件能够帮助我们打开一扇门,去理解父母的痛苦以及他们何以会是这样。当我们终于明白这些,我们由此而生的理解与同情会取代过去的愤怒和受伤。在有了必要的理解之后,我们也可以在心里对父母说:“谢谢你们,爸爸妈妈,谢谢你们给了我生命,这已经足够。”作为已经成年的子女,允许父母是他们自己,不去批判,才能感谢他们的生育(及养育)之恩。感谢父母,然后允许他们是他们,而自己是自己。

与自己内在受伤的小孩说话
这个小孩就是你的一部分,但你可能已经忽略他(她)很长时间了。这个小孩一直等着你去关心他(她),请将手放在自己的身体上,保持深长的呼吸:“我来了,我就在这里。无论何时你感到害怕或受伤,我都会陪着你。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和你一起呼吸,直到你平静下来或不再感到痛苦。”
当我们把手放在身体上,对自己说这些话时,实际上是在支持我们最脆弱的部分。这样一来,我们便可能消除或减少我们痛苦的感受。当新的感觉产生后,我们的身体也会感觉得到更多的支持。

当与他人建立较为亲密的关系时,为何常常会失去自我?
出现这种情况的人,通常与其父母或父母中的一方有边界不清的问题。
举例:有一位女性的母亲酗酒,她在成长过程中一直觉得自己对母亲的幸福和健康负有责任。而当这种责任模式持续到她成年,让她在关系里感觉到对他人的需要有责任,但又会被他们的需要压得喘不过气来。
治疗师让她坐在地板上,用一根长绳在身体周围绕了一个圆圈,她发现当明确划分出自己的空间时,感觉轻松了许多。然后治疗师让她说了下面这些话:“妈妈,这是我自己的空间。你在那边,我在这边。对于你的问题,过去我负担太多了。妈妈,从现在开始,你的感受和你一起在边界的那边,我自己的感受和我一起在这边。有了这样的边界,我可以开始尊重我的感受,这样当我要与他人建立关系时,我就不会再失去我自己了。”
以上就是这位女性新建立的自我边界的意象。

科学研究告诉我们,越多地去重复新的意象并体会它,那么这样的重复练习就可以通过创造我们大脑中新的神经通路从而改变我们长久以来形成的令自己生活不快的老旧神经通路。并且,当我们想象疗愈的意象时,会激活与幸福感和积极情绪相关的脑区,即大脑左前额叶。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这不是你的错:海灵格家庭创伤疗愈之道的更多书评

推荐这不是你的错:海灵格家庭创伤疗愈之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