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回忆——帕乌斯托夫斯基散文和小说

florenzX
2018-03-14 03:42:30

帕乌斯托夫斯基的散文很早就吸引了我。我们的相识,大约是在那繁忙的初中和高中交界的假日里,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感觉回忆无比温馨,那是努力奋斗和慵懒恣意交替横行的日子。忙碌之余随手翻阅他那几本著名的散文集《金蔷薇》、《面向秋野》时,这位俄罗斯散文作家(亦称苏联作家)细腻如画的文字很快引起我的注意,仔细品味他文字之中充满的人性、温暖、恬静、浪漫,这徜徉于诗画梦境般的抒情散文,如此沁人心脾、令人流连。俄罗斯作家那种典型的北方民族特有的忧郁、善感、喜爱沉思、热爱宁静的性格完美地呈现在他的散文之中。帕乌斯托夫斯基不仅是位散文作家,他亦是小说家、剧作家和文艺批评家。对于他的剧作我非常不了解,或许有朝一日能认真研读,但帕氏的短篇小说我则是买过好几本的,散文集和随笔我以为最是他文学修养的精华之处。

散文如诗,诗如散文。心中有生活,心中有人性和爱的散文作家胜似诗人,他们比诗人更能看到生活的美好与温暖。帕乌斯托夫斯基是“大自然的歌手”,他的文字似乎受到过大自然母亲的亲吻,就连最优秀的散文作家都要咋舌于他描写自然,思考自然时的无穷无尽的灵感和想象力,森林、湖泊、雪山、溪水、花卉、植物、动物

...
显示全文

帕乌斯托夫斯基的散文很早就吸引了我。我们的相识,大约是在那繁忙的初中和高中交界的假日里,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感觉回忆无比温馨,那是努力奋斗和慵懒恣意交替横行的日子。忙碌之余随手翻阅他那几本著名的散文集《金蔷薇》、《面向秋野》时,这位俄罗斯散文作家(亦称苏联作家)细腻如画的文字很快引起我的注意,仔细品味他文字之中充满的人性、温暖、恬静、浪漫,这徜徉于诗画梦境般的抒情散文,如此沁人心脾、令人流连。俄罗斯作家那种典型的北方民族特有的忧郁、善感、喜爱沉思、热爱宁静的性格完美地呈现在他的散文之中。帕乌斯托夫斯基不仅是位散文作家,他亦是小说家、剧作家和文艺批评家。对于他的剧作我非常不了解,或许有朝一日能认真研读,但帕氏的短篇小说我则是买过好几本的,散文集和随笔我以为最是他文学修养的精华之处。

散文如诗,诗如散文。心中有生活,心中有人性和爱的散文作家胜似诗人,他们比诗人更能看到生活的美好与温暖。帕乌斯托夫斯基是“大自然的歌手”,他的文字似乎受到过大自然母亲的亲吻,就连最优秀的散文作家都要咋舌于他描写自然,思考自然时的无穷无尽的灵感和想象力,森林、湖泊、雪山、溪水、花卉、植物、动物都在他的笔下熠熠闪光。无论是南方系列中的中短篇《黑海》、《闪烁的云彩》,还是北方系列中的中短篇《北方的故事》、《破旧的独木舟》,帕乌斯托夫斯基的小故事里永远充满着永恒的温情,亘古不灭,这来源于他“旅行者”的身份和经历,既是亲近自然所得的灵感酬谢,亦来源于他勤于思索的习惯和对前人的躬身修习,托尔斯泰、布宁等人俱是他努力学习和继承精髓的精神导师。人之本性他努力追寻,人世之情他乐于描绘,人间之爱他大声颂扬,他就是这样一个回归本性的浪漫主义者。生活中的小人物,也是帕氏流淌自心中的歌颂者,《珍贵的尘土》中卑微的清洁工的悲剧和众多生活中的幸运者不幸者都值得同情和记述。和茨威格一样,帕氏乐于也长于描绘他那众多朋友艺术家们的肖像,巴别尔、普里什文、高尔基、契诃夫,布尔加科夫等等。并且与茨威格相同的是,所有这些描写都真实鲜活感人至深,然而不同于茨威格的是他那行云流水似梦境的语句仿佛信手拈来,挥手即成,没有多余的说教和累赘字眼。极喜爱和擅长描写夜色的西班牙散文诗人希梅内斯,几乎篇篇文字离不开夜景,文风中浸透着夜的静谧、神秘和遐思,然而帕乌斯托夫斯基在《“273”护林哨所》中的最后夜景描写则丝毫不逊色于这位“小银”的主人精细的夜景手笔和辞藻。屠格涅夫善于塑造少女形象,譬如《罗亭》、《初恋》、《阿霞》中生动可爱的女主人公们,然而帕乌斯托夫斯基 《一枚小钢戒指》 、 《一篮极果》 那些文章中的小女孩子们也充满可感的亲和力和可爱的魅力,甚至充满温情和不可思议的童话色彩。普里什文和帕乌斯托夫斯基的关系最为密切,帕氏曾赞赏过前辈对于大自然描写的细致功底,然而他也是一脉相承,我甚至认为他丝毫不逊于普里什文。帕氏文字不像普希金那样热烈炽热,惊艳似火,充满无限激情,而是像流水般细细绵长,青烟般可随风逝去,恬淡而又清新可人。在当代热爱抒写哲思散文的作家们之中,有几位不算特别出名但我却无意中阅读过其文字和书籍的人物,查一路、鲁先圣、李雪峰,以及更著名些的迟子建等等,是我觉得最神似帕乌斯托夫斯基的,他们的那种从容淡然,悠然自适,甚至稍许的乡土之气都具有帕乌斯托夫斯基温暖的人性和灵性,让人热爱与沉醉。

帕乌斯托夫斯基没有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但诺奖并不能说明什么,托尔斯泰、博尔赫斯、左拉、里尔克、易卜生、卡夫卡、普鲁斯特、乔伊斯都没有得过诺奖,但他们的文章和思想精髓依然流芳。帕乌斯托夫斯基不需要用诺奖来证明自己。他的文字说明一切,他永远是我们心目中那一位慈祥可亲,眼角眉头闪现童真的,生活在美好自然之中的浪漫诗人,他会偶尔湖上泛舟,吟诵诗句,或是身影在斑斓树荫中一闪而逝,不留痕迹。他生长在自然,当然也在自然的怀抱中离去,这才是“大自然的歌手”,“大自然的诗人”。

2013-02-16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帕乌斯托夫斯基散文的更多书评

推荐帕乌斯托夫斯基散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